/好書推薦/吳騰飛的日系小說【你真的愛我嗎?】

分享

作者個人部落: http://blog.sina.com.tw/weblog.php?blog_id=9976 作者:吳騰飛(即[my movie life]台長kenwu) 定價:愛戀149台幣 出版社:采竹 請至各大實體&網路書店查詢訂購 /關於小說本身/ 這是一部相當日本趨勢劇的小說,內容集結了歐洲藝術電影的叛逆和反建制精神,但更多的是充滿日本趨勢劇的浪漫和清新,在[你真的愛我嗎?]這部小說裏面,你可以找到柴門文和野島伸司的友情元素,北川悅史子和野澤尚交融彙集的愛情精華,也可以瞭解到日本當代年輕人的心情和想法,總之就是一副關於東京青春生活的圖畫。 作者吳騰飛曾經出版過日記式的女性成長敍事[天空、夢想、男人香],此次轉型全力迎戰日系小說領域,是因爲臺灣存在不少哈日的族群,而作者本身也是在日本流行文化氛圍的薰陶下長大並且深受影響,因此爲了自己和臺灣廣大喜歡日本流行文化的族群,他創作了這部小說。 一個哈拉迷糊的小作家紗織,青梅竹馬的雅痞帥哥直樹,英俊狂放的夜店戀人千勇,徘徊在兩個男人間的紗織是日本當代年輕人的縮影,中間再摻雜一名美麗冷豔的新女性繪裏,複雜交錯的四角戀情該朝向何方發展?在媚惑的夜店或是競爭激烈的現實社會,紗織如何尋找自身人生定位?小說的一切都遵循日本流行文化精華元素還原東京時光的真實細節呈現。 在日本的流行文化裏面,女性總是扮演著堅強的、包容和開明的角色,而許多英俊迷人的男性,卻是纖細的、努力而需要鼓勵和守護的,吳騰飛喜歡聽女孩子說“我一定會保護你的……”這樣的話,所以在[你真的愛我嗎?]裏,他安排紗織和繪裏擔任這樣的角色,以表達他對於日本的感謝。這樣的女性形象在日本和西方流行文化中非常普遍,但在臺灣的小說市場中卻是新穎和罕見的,絕對能夠帶給讀者不一樣的驚喜。 這一代的年輕男孩,時常嚷嚷著“戀愛圈外”、下班後就結伴去居酒屋喝個痛快、然後橫七豎八地躺倒在地板上面,很多英俊漂亮的男孩,援助交際、AV甚至GV的現象也很常見,但是在[你真的愛我嗎?]裏的兩個男主角,卻是非常努力而盡情地拼搏著事業和享受著人生,他們對待愛情的方式,是完全不同於任何一出文化範本的獨特,作者認爲這是時代的發展和進步所形成的先進現象,是社會民主包容的體現,所以在[你真的愛我嗎?]裏,他只想還原現在年輕男性的本來面貌,帶著讀者們深入窺測現代日本帥哥男生群體的內心世界。 愛情。友情。親情。不同的情感元素在[你真的愛我嗎?]裏面交織混雜著不斷地向上翻騰,這絕對是一部獨特的日系青春文學,請注意,是日系青春文學而非單純的言情小說,作者吳騰飛誠懇真摯地想將裏面所蘊含的每一份愛,獻給同樣在人生道路上努力行進並且懂愛的你。 購書相關網站資迅和情報即將公佈,敬請讀者朋友留意,或許在這一份浪漫清新的閱讀氛圍裏,你,也可以擁有一份純粹日本式的真愛和友情。 作者:吳騰飛(即[my movie life]台長kenwu) 定價:愛戀149台幣 出版社:采竹 請至各大實體&網路書店查詢訂購 /小說緣起/ 關於我生命中的記憶---------[你真的愛我嗎?] 不要問我爲什麽故事的背景地會設定在東京。因爲如果不是這個最西化的具有亞洲風範的包容大都市,就不會存在著這樣的一群人,也就不會發生著這樣的一些事,對我而言,創作這樣一部日系的小說,也是標志著我的書寫由西方-----國籍刻意模糊的城市發生地------轉而回歸日本(那個我少年十四、五歲時最迷戀之地)的轉航。 故事原本構思的背景地是炎城,那是一個國籍刻意模糊的地方,小說中的主人公們是分別來自不同國家的年輕人,他們在這個城市中相聚,當中既有溫馨而輕快的友情描寫,錯綜複雜的愛情交錯糾結,還有日本偶像劇中最常見的相關於工作和夢想的鋪陳,而在整個創作的過程中,我也的確是這樣做了。 但是寫完以後,感覺還是很不對勁,就像是抓不住作品主旨的方向似的,大概在完稿將近一年以後,在完成了日系小說[深海]的創作以後,我才意識到原來我也可以純粹地書寫和描繪出自己記憶和印象中的東京,那些鮮活幷在腦海和身體中跳躍著的記憶,隱隱約約地,就猶如浮光掠影重現一樣地自創作過程中浮現出來。 因此我決定重新修訂[你真的愛我嗎?],首先我希望能夠在愛情中加入在日本和西方大行其道的豐富的友情旁枝,然後故事的背景地和主人公的身份,也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但大致上是個五位日本年輕人、一位義大利男孩、還有一位以色列女孩人生彼此交織的故事,風格總體上是青春文學和文藝小說的結合物,但卻幷非所謂的純愛故事,因爲我早就已經不再純情,因此那些於細微的末節中來感動人心的劇情,我已經寫不出來。 所以我想寫自己熟悉的、會確確實實發生在東京的故事,也想籍著這個機會,去向那些感動過我的日本流行文化好好地說聲謝謝。籍著亞洲最具革新自由主義之都的東京,我想邀請每一位在成長中被日本流行文化打動過的讀者敞開心扉,來共同展開一場浪漫溫馨的心靈之旅。 青春和自由就是能夠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做著自己喜歡的事。 謝謝出版社能夠給予機會,讓小說有機會綻放光芒。 日系小說試閱/【你真的愛我嗎?】第15話 作者:吳騰飛(即[my movie life]台長kenwu) 定價:愛戀149台幣 出版社:采竹 請至各大實體&網路書店查詢訂購 【你真的愛我嗎?】/15 在隨後的兩天時間裏,我認真地思考很多事,包括衡量千勇和直樹的兩條交錯發展的感情線,哪條對我來說更加重要,或者可以形容爲,在我的生命裏,哪條感情線能夠帶給我更長久的幸福,如果說愛情確實可以豐富和滋潤生命的話,那麽我不希望這份幸福,只是一份短暫的幸福。 然後在第三天,我獨自去了原宿的藝術電影專營碟片店搜尋出色的電影DVD,當我將挑選出的電影DVD付了押金,挎著背包自街道上匆匆而過,一個爽朗、充滿活力的聲音在我的背後響起,“紗織。” 我詫異地回過頭,直樹蹦蹦跳跳地走到我的面前,“又爲了電影DVD而四處搜索出動吧,你還真是精力充沛啊。” 看著直樹活潑的動作,我的心情一片舒坦,“你還真是瞭解我,不過我倒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裏遇見你。” 直樹揚了揚手中的背包,邁步朝前走去,“下班後到了一個住在這附近的同事家坐了一下,我偶爾也要聯絡一下和同事的感情,這樣工作就能更順利地展開。” 我跟上直樹的腳步,兩個人一起並肩齊行,“終於恢復往常的你了,就是這個爽朗豁達的調皮男孩,這才是我所認識的直樹。” 直樹詳和地直視著前方,“坦率地說,很多事情想通了就一點事也沒有,而且爲封建主義的瑣事困擾,那並不是我處世的作風。” 我偷偷地瞥向直樹,“那我就放心了,其實直樹還是適合活躍歡樂的形象,也許因爲那才是真實的你吧。” 直樹歡笑著望向我,我急忙收起偷瞥向他的目光,而他則語調輕快地說:“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不過……偶爾讓紗織擔心一次也不錯呢。” 我不明所以地說:“真是個古怪的傢夥,你覺得讓我擔心很好玩嗎?” 直樹眼角泛起溫柔的笑意,卻裝模作樣地反問我:“怎麽你認爲世界上有比你擔心著的表情更好玩的事情嗎?” 我不悅地瞪著直樹,卻忍不住笑了起來。 直樹摸不著頭腦地看向我,“你在笑些什麽?” 我愉快地回答:“這才像是直樹的作風呢,我總算找到以前和直樹一起的感覺了,你可能還不知道,自從生日那晚以後,和你在一起我的心情都很難受的。” 直樹收起嬉皮笑臉的神態,“難受?是我太冷漠了嗎?我沒想到會令紗織難受的,抱歉,因爲當時我只顧慮到自己的心情,一點也沒有考慮到紗織的想法。” 我笑著搖了搖頭,“不是這樣的,我只是害怕會失去直樹,其實我並不會計較所謂的態度,說起態度的話,應該是直樹一直在包容著我的任性吧,我會覺得難受……只是因爲我害怕會因此而失去直樹,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麽就連我自己,也是絕對不會原諒我自己的。” 直樹抿著嘴唇,似乎下了很大決心地說:“剛才,我不是說過‘偶爾讓紗織擔心一次也不錯呢’的這種話嗎?” 我吐了一口氣,輕鬆地回應說:“是啊。” 直樹踢開腳下的石頭,石頭滾動在地面上發出清亮的聲響,“你也知道我的個性,我也一直認爲自己是比較適合去照顧和保護別人,不過也就是在那段日子,紗織對待我的寬大還有忍耐,雖然還是裝作很冷淡的樣子,但是在內心裏我已經不生氣了,反而有種很高興的感覺。” 我迷惑地重復著直樹的話:“反而有種很高興的感覺?” 直樹真摯地笑著說:“嗯,能被紗織那樣溫柔的體貼和關懷著,看到變得會保護和照顧別人的紗織,我的心裏真的非常高興,有一種類似欣慰的喜悅。” 不知不覺中我們已經走出了原宿,直樹霍然停下了腳步,“或許就像濱崎步的[rainbow]所描繪的一樣,‘我扶持著你,讓我也得到了扶持’、‘我保護著你,讓我也獲得了保護’,大家一直也以爲我是那個守護在紗織身邊的好兄弟,就連紗織你也曾經這麽說過,可是……” 直樹注視著我,“實際上得到扶持和守護的反而是我,儘管有的時候也會埋怨你不懂事,可是只要看到你的笑容,我就覺得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因爲在我付出的同時,也得到了回報,一些在精神和心靈方面的更加珍貴的回報,所以,我也很感謝紗織呢。” 我微微地呼吸著,迎接著直樹誠懇的視線,我說不出話來,或者擔心會說錯話,從而破壞掉這溫馨美好的時刻。 而直樹只是微笑著,擡頭看了看綠燈,“啊,到綠燈了,今天沒有開車出來,那麽我到對面的候車亭等車回去了,改天我們再電話聯繫。” 我呆呆地看著直樹,想要開口挽留住他,可是卻怎麽也說不出來,因爲感覺相當幸福,就像是怕只要一開口,幸福就會溜掉似的。 直樹興味盎然地端詳著發愣的我,“再見,小呆瓜。” 我看著直樹轉身向著對面的街道走去,我目送著他的背影,卻怎麽也不想就這樣地放他走掉,因爲我的內心正源源不斷地湧現出話語來,那些我這陣子怯於傾訴出口的話語,然而看著直樹的背影,那些話語居然全在離情不舍的心情下湧上心頭。 “我不能就這樣放他走掉。” 我的心裏瘋狂地呼喊著,當直樹走到對面的街道上時,我突然産生了一股堅定的勇氣,朝著他的背影大聲喊著:“直樹!” 直樹回過頭來,徵詢式地觀望著我,我的心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正當我們的視線交集之際,紅燈閃現,行駛而過的車輛赫然阻擋了我們的視線。 我焦燥地左右走動著搜尋直樹的身影,而隨著這暫時性的無法相見,我浮燥的心也奇迹般地平靜下來,也就在這個時候,我意識到了自己所該付儲行動的事,然後我就真的不顧一切地去這麽做了。 在無法看見直樹的情況下,我也得以全情流露地對著他所站立的方向大聲喊著:“直樹,我喜歡你,我喜歡你!” 在大聲喊叫著表達了自己內心的感情以後,仿佛爲了平衡和調整隨即緊張忐忑的心理,我開始急劇地喘息起來,而也就在這時,阻擋我們視線的車輛逐漸減少,直樹的身影清淅地重新映現在我的眼簾中。 他也在看著我,表情複雜而目光閃爍,他也在急劇地呼吸著,然後,直樹邁開腳步,朝著我一步一步地走了過來,他離我越來越近,我卻完全不明白接下來應該怎麽做。 我竭力平復著驛動的心情,維持平靜的表像來迎接著直樹,他站到我面前,目光是如此的遊移不定,半晌,才一副束手無策的樣子說:“你還真會折騰,爲什麽就不能像別的女孩那樣,讓朋友好好安穩地過日子呢。” 我突然間沒來由地想哭,但卻盡可能灑脫地說:“因爲我是東澤紗織,我沒必要學習其他女孩的處世方式,而且那是我的真心話,我一定要把它給說出來。” 我的頭腦完全亂作一團,只好順著本能徑直地說:“我不想要欺騙自己,還有,我也希望讓你瞭解,我有多麽地喜歡你。” “……”直樹嘴唇微啓,望了我好半天,才喃喃地說了句:“傻瓜。” 不過聽見這句親昵的責備,我卻感到很高興,其實我清楚這是個非常冒險的行爲,先前我們的關係之所以那麽鐵,就是因爲這份友情是純淨、不摻雜有任何雜質的,然而在我意識到我對直樹的感情已經超出了原本既定的範疇後,原先單純的友情就要承受更大的考驗。 所以我要告訴他,我爲什麽會作出這個決定,雖然稱不上是深思熟慮,但也並不完全是隨意而爲,“直樹,對不起……也許這麽做真的像個傻瓜,但是我害怕如果到了面對面的時候,我又沒有勇氣再告訴你了,所以我才想趁著這個機會好好地向你表白。” 直樹完全拿我沒輒,只是疼愛地伸手捋捋我的頭髮,“我前世一定欠了你什麽,這輩子你才會是我的克星。那繪裏怎麽辦?千勇又該怎麽辦?在隨著性子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以前,你有想過這一點嗎?” 我克制住眼睛浮現的迷茫,“我不要求直樹回報我的感情,但我會先處理好自己的事情,我只不過是如實地反映自己的心情和想法罷了,只是這樣,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直樹凝視著我,他的目光就像要看到我心裏面去似的,“我明白了,很符合你的作風呢,只是希望到時候不要遇上了不順心的事情,又一個人跑到酒巴喝悶酒喔。” “放心吧,我會努力變得更堅強的”,我露出會心的笑容,“啊-----把心裏面憋著的煩心事傾吐出來以後,真的輕鬆了不少呢。” “紗織。”直樹無奈地踢開腳邊的一塊小石子,“你什麽時候才能真正長大啊。” “等到我解決了你以後。”我沒好氣地回答。 然後我和直樹彼此對視著,都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回到家以後,我笑容滿面地與爸媽共進晚餐,弄得爸媽都在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麽開心的好事情,居然笑個不停,我也不去回答,還主動攬過清洗碗碟的飯後工作。我真算得上是個沒心沒肺的女人,在清洗碗碟的過程中,居然沒有多少的負罪感,只是在想到千勇的時候,心就不由得一陣刺痛。 在九點鍾的TV time結束後,我剛告別美麗的松島菜菜子,正準備換台到tokio的綜藝節目時,手機又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然而這次我卻沒有再嘀咕著打來電話的是誰,也許自己的內心也很清楚吧,那個真情待我的人,總會在這個時間約會我外出見面。 我按下接聽鍵,千勇的聲音果然傳了出來:“又在看偶像劇?有空出來見個面嗎?我在六本木那邊發現一家不錯的[ES]酒巴,想約你一起去坐坐。” 我猶豫著,最後還是答應了千勇的邀請,“好吧,我現在就坐車過去。” 來到[ES]酒巴,千勇還是一如既往地提前到達在等待著我,他總是會這樣地爲我著想,聽著酒巴裏播放的blue組合的背景音樂,我思緒萬千地在千勇的對面坐下。 千勇爲我倒了一杯紅酒,歡快地說:“我和同事昨晚閒逛時發現了這家酒巴,當時就想到要約你一起分享這個新發現,環境真的很不錯吧?” 我點了點頭,千勇真的非常懂事,居然一點也沒提起上次我突然扔下他離去的事情,我握著高腳酒杯,真的很難再遇見這麽理想的物件了吧,既能擁有狂放不羈的火熱激情,又能兼備現代男孩的細心體貼,而我居然…… 我環顧著全然設置成藍色格調的酒巴裝潢,“千勇,你不想問我上次爲什麽突然離去的事情嗎?” 千勇一怔,迅即露出慣例的和煦笑容,“我是很想弄明白原因啊,不過我告訴自己,如果紗織覺得適合的話,自然會跟我說的,我覺得在交往中,沒有什麽能比得上相互信任更加重要。” 我輕嘗了口紅酒,“你還真是體貼,居然會對我這麽一個既沒魅力、又沒事業的人這麽好,如果被公司或夜店的辣妹們知道的話,她們一定很想打死我吧?” 千勇靠上了椅子的後墊,裝出委屈的腔調說:“就是說嘛,我又有錢又帥,而且還很年輕,怎麽就被你給套牢了呢?” 我會心地笑著喝下整杯的紅酒,眼睛有點澀澀的,喉嚨也有些哽咽,這傢夥真是很會活絡氣氛啊,如果我沒有意識到自己真正的感情,或許能夠跟千勇這樣的人交往,就是我三生有幸才能修來的最大福氣吧。 千勇爲我再倒了一杯紅酒,“今天酒量很好嘛,發生了什麽樣的好事了嗎?” 我遲疑著,不曉得是否該誠實回答千勇的話,如果是尋常的女孩,一定會或多或少地顧及對方的感受,而痛苦地折騰著自己吧,寧願自己痛苦也不捨得傷害對方。然而可惜我並不是,那種傳統意義上的好人,就算是這麽深愛著我的人,就算是這麽深愛著我的優秀英俊的人,我也…… 我的視線由手中的紅酒移上千勇的臉,“千勇,我們分手吧?” 千勇愉悅的笑容忽然凝結,猝不及防地當場呆住,嘴唇不知所措地翕動著,“紗織,你說什麽?你是在開玩笑對吧?” 他嘗試著從我臉上尋找答案,然而我收藏了內心所有的歉疚與深情,竭力平靜地望著他,又再重復了一遍,“我不是在開玩笑,千勇,我們分手吧。” 千勇顯得非常吃驚,眼睛裏的光彩頃刻間暗淡下來,兩隻手的手指焦燥地交織在一起,籍此掩飾內心的震撼,“爲什麽……爲什麽會這麽突然?一點預兆也沒有,是我做錯了什麽嗎?” 我的手慌亂地握緊了背包,不忍心再正視他傷心的表情,“沒有。你做得非常好,都是我的錯……因爲我愛上了新的人,對於我們前鋒新浪潮族群來說,這不是很正常的行爲嗎?” 千勇緊緊咬住了嘴唇,“我不想要分手,紗織,我不願意就這樣輕易地把你讓給那個橫刀奪愛的傢夥!” 他倔強地瞪著我,迅速地握住了我的手,他握得非常用力,我強忍住疼痛的表情,而他猶如找尋希望似地說:“你告訴我,我有哪里不好?紗織,如果我有做了什麽令你不愉快的事情,你可以告訴我,我都會改正的。” 看著千勇竭力強忍住傷痛的模樣,讓我差一點就要哭出來,“沒有,你做得很好,真的,以你那麽出色的外表和敬職的工作態度,還有對待戀人的細心和體貼,我從來就沒和像你一樣的男孩交往過。” 千勇的眼睛裏不斷流瀉出濃厚的憂傷,急切地說:“那麽爲什麽要提分手?如果我真的沒有做出任何令你不愉快的事情,爲什麽還要決定跟我分手?” 我別過了頭,任何會傷害到這個男孩的行爲對我來說都是無可寬恕的罪惡,“因爲我是個壞女孩,因爲你愛上的是個任性的壞女孩,一個凡事只會考慮到自己的壞女孩,而我現在必須要做的事情就是和你分手。” 千勇鬆開了緊握住我掌心的手,拼命忍住在眼眶中打轉的淚水,而強行擠出一絲微笑,“不,紗織並不是個壞人,相反地,卻是個能夠散發出獨特光芒的女孩,不然我也不會喜歡上這樣的你。” 我咬住了嘴唇,直到這個時候,我都已經這樣絕情地提出分手了,他還在細心地呵護著我的感受,甚至還在替我說著好話,我心中想要分手的決心幾乎忍不住就要動搖。 千勇開始一杯又一杯地喝著紅酒,雖然很快地就恢復了堅強的表情,可是哽咽和低沈的聲音,卻出賣了他內心的傷痛和脆弱,“我以前也經歷過相似的場面,或許就像你所說的,這個前鋒新浪潮流派的人並不會是輕易就相信感情和別人的動物,以前的我,也是同樣的人。”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在剛認識你時”,千勇左手抓緊了桌沿,又灌下一杯紅酒,“我也抱著玩玩的心理跟你在交往著,可是慢慢地,就不再只是單純地玩玩而已了……我愛上了你,紗織,就在不自覺間,我已經在祈求讓這段感情不再只是場遊戲。” 他乾澀地笑了笑,眉宇逐漸往下望去,失落地低下了頭,“現在的我無法再將這段感情當作遊戲,我不願意輕易就這樣分開。紗織,我還是不想……不想要和你分手,我很任性對吧?雖然知道這圈子的規則,喜歡的感覺不再的話,把對方強行留在身邊也沒有意義,可是我就是不想要和你分手。” 千勇的肩膀微微抖動,擡起頭看著我,自嘲地說:“所以我真的是個任性的男人呢。” 看著千勇英俊臉龐上的痛楚,我禁不住脫口而出:“不,你已經太好了,任性的是我,我就是利用你的好,來理直氣壯地推動自己去做這些傷害你的事情。” 話音剛落我就挎起背包跑出了[ES]酒巴,我已經無法再在裏面呆下去了,因爲只要繼續坐在千勇的面前,我的內心就一定會動搖的,一定會爲這份深情和溫柔所打動的,除了父母和直樹,我從來都沒有體驗過如此真切的感情,然而那卻又是截然不同的、完全歸屬於愛的感情。 我吃力地控制著想返回[ES]酒巴的衝動,快步朝著街道的另一邊跑去,身後一陣熟悉的腳步聲傳來,我的眼睛終於按捺不下地湧出眼眶,回過頭去看著追趕我的千勇。 千勇喘著氣跑到我的面前,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拉到他的懷裏,緊緊地抱住我說:“不要走!我不會放你走的!真正能帶給你幸福的人是我,就算是你不要我了,我也不會輕易就放棄你!” 他抱得是如此地用力,好象怕我從懷中溜掉一樣:“我會比他好,我有信心做得比他更好,所以你不要走,真的,紗織,我會比那傢夥更用心去珍惜你的。” 這些話就像刀子那樣割著我的心,我真希望千勇能夠跳起來朝我甩來幾個大耳光,或者狠狠地將我臭駡一頓,那樣我心裏還會好過一點,然而他越是深情執著,我就越是無法面對虛僞並且自私到了極點的自己。 我抹著眼淚,低聲說:“求求你……不要再對我這麽好,我不想再傷害到另一個人,因爲那個人對我來說真的非常重要。” 千勇的身體刹時變得非常僵硬,抱住我的雙手慢慢地滑落,動也不動的佇立著,臉色灰沈地試探說:“難道你說的那個人……是直樹?對紗織而言具有非常重要位置的人,是直樹沒錯吧?” 我無力地垂下了頭,千勇一下子衝動地抓緊我的肩膀,拼命地搖晃著說:“爲什麽我就不行呢?直樹可以爲你做的,我同樣可以辦得到啊,爲什麽我就不行呢?” 我輕輕推開了千勇的手,以自責的口氣回答:“我也不知道,只是……我一直以來也在遵循著自己的意願生活,尤其是感情的事,我不希望勉強自己去沿襲某種模式,千勇,我之所以爲我,是因爲我不斷地去對抗著這個社會強行加儲給我的各種模式,雖然辛苦可是那卻得以保留最真實的我,如果在感情上屈服的話,那麽我的人生也就沒有意義了。” 千勇怔怔地望著我,瞬間啞口無言,然後在那雙烏黑有神的眼睛裏,淚水不由自主地滑落出來,他不在乎,也沒去理會,只是繼續地看著我,繼續地佇立著,他的樣子讓我感到心酸。 我伸手拭去他臉頰上的晶瑩淚水,內心一陣絞痛,那麽堅強的男孩也會流淚,縱然是傷心的淚水,畢竟也是爲我而流,叫我怎能無動於衷? 千勇勉強地苦笑著,“我到底在幹嘛啊?怎麽好端端就哭了呢?不要哭、不要哭。” 他嘴裏念叨著,淚水卻仍舊不聽使喚地競相湧現,我慌亂地擦著那些彌足珍貴的淚水,就在這時我聽見他說:“我可以等你嗎?我會等你,我會等到你回心轉意的那一天,如果你在對方那裏受到傷害的話,可以回來找我,到那時候,這裏還有個可以依靠的肩膀。” 我的手猛然停止了動作,轉而握住了他的手背:“你不用等我,其實以千勇的條件,你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戀人,我們可以成爲非常知心的好朋友,就算也許只是我個人單方面的奢想也沒關係。” 千勇的手在我的掌心中顫動,“只是等待著你也不行嗎?只是等待著你,直到你回心轉意的那一天,這樣也不行嗎?” 我的身子抖動著,幾乎就要情不自禁地沖上去抱住千勇,這個男孩的身體是如此地溫暖有力,他是這樣地高大陽剛,這麽理想的物件,看到他爲了我如此痛苦,叫我怎麽能夠不爲他而動心,怎麽能夠不去爲他心疼?! 然而想起直樹,我還是拼命克制住自己,堅持按照自己的心意作出抉擇:“如果我真像你認爲的那樣,是個不錯的女孩,如果你真的愛我,那麽就請讓我放心好嗎?看見你悲傷的表情,就連我也會心碎的,所以,答應我不要再難過了好嗎?” 千勇沒有回答,他只是擡起了頭,遙望著天上的點點星火,過了好長時間才再開口說:“即使不能再爲你而等待,也請讓我守護著你,像以前直樹守護你那樣地……守護著你。” 他又頓了一下,將視線轉回到我的面前:“我答應你,但是也請你答應我,如果遇到不順心或者難過的事情,來找我好嗎?” 千勇伸出了手,似乎想扶住我的肩膀,然而猶豫了一下,還是抽了回去:“也許我幫不上什麽忙,可是我會願意聆聽你的煩惱,我會盡自己的能力去幫助你,也請你答應我好嗎?” 我目光虛幻游離地看著千勇,真情畢露地一字字的回應:“我答應你。” 接著我邁開腳步,在千勇的注視下,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我每邁出一步,心就會深切地被刺痛一次,我何嘗不知道目送著我離開的千勇,此刻有多麽難受,有多麽希望我停留下來,可是他越是如此期盼,我就越是不能這樣,眼下邁出的每個腳步不管有多沈重和艱難,然而卻還是必須果斷絕決去踏出的。 在這個時刻,即使我有多麽地心疼和在乎千勇,也要強行忍耐而不作表達,因爲我已經傷害了一個自己心愛著的男孩的心,那麽對於另一個自己心愛的男孩來說,我希望能夠給予他幸福,通過自己的努力去不斷完善並爭取著的幸福。 可是在我面前的千勇,在向素開放的日本男孩身上,所表露著的這份忠貞和深情,對於生活在這個以傳統美德著稱的國度的我而言,我的這種心態到底算得上什麽呢? 在具有如此情真意切的千勇面前,身爲日本女孩的我的這種輕率行爲,又算得上什麽呢?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