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年繁盛之道,晉商以制度建立信譽

分享

清人郭松燾曰:「中國商賈素稱山陝,山陝人之智術不能望江浙, 其推算不能及江西湖廣,而世守商賈之業,唯其心樸而心實也。」 「心樸而心實」即為誠實信用,晉商幾百年的繁榮,與此有莫大關係。然而,誠實信用不會自動實現。晉商的誠信,乃是遵循社會發展的大趨勢,綜合考慮行業發展的不同狀況及企業發展的特定階段等因素,通過制度安排形成的。明清時,晉商經營門類繁多,分號、分莊遍布全國,人員眾多,分為東家(投資人)、掌櫃(經理人)、夥計(普通員工)多個層次,且交通往來不便,難以直接控制。山西票號經理李宏齡在《同舟忠告》中曾深有感觸地寫道:「區區商號如一葉扁舟,浮沈於驚濤駭浪之中,稍一不慎傾覆隨之......必須同心以共濟。」 如何保持眾多的商號人員誠信共事,避免道德風險?制度是信任的來源之一。在長期的經商實踐中,晉商以一套有效的制度,建立了上下左右互信的「和」(和諧)的社會局面:一是明確崗位職責,減少周圍的相互摩擦和推諉現象;二是重視選人、育人,消除組織內部相互攀比現象;三是重視用人,既激勵也約束;四是重視精神教育。 精簡、相互制衡的職位設置 晉商財東擁有所有權,一般不直接參與企業的經營管理,而是將資金運用權、職員調配權、業務經營權委託給總經理。總經理則坐鎮總號,除管理總號內部各項事務外,也對外地分號進行宏觀調控。 晉商商號、票號、總號實為企業的權力中心。凡經總號集體研究、由總經理定奪的經營決策、業務方針、存放匯兌等各種規章制度以及人事管理制度,上至經理,下至一般夥友,必須不折不扣地執行,不能有絲毫的違背;否則,即以違反號規論處。 分號經理(掌櫃),擁有所在分號的業務開拓權、資金運用權和人事管理權,但機構設置、資金調度、人事任免和盈利分配等重大許可權仍然是由總號控制。對分號業績的衡量不僅僅是看其盈利多少,更重要的是對總號實力增強有多大貢獻。 無論總號還是分號,其內部工作人員設置的原則都是「因事設人」,絕不「因人設職」。每個商號一般從業人員在十人左右。其中,大掌櫃為決策人物;二掌櫃處理日常事務,負責對外聯絡、安排每日飯譜;三掌櫃(櫃頭)總管櫃檯業務;內事先生(管帳先生)監管文書、出納及貴重物品的保管;櫃員二到四人,經辦具體業務等事項;學徒二人,協助櫃員打雜。 精簡的機構設置大大提高了商號、票號的辦事效率,增強了店員的責任心、積極性,從而為商號、票號的穩定、發展提供了可靠的組織保證。 嚴格的錄用與考核制度 晉商對店員、學徒的錄用十分嚴格、謹慎。學徒必須儀態大方、家世清白;入號,須有人擔保。入號前,由主考人當面測試其智力、試其文字;入號後,總號派年資較深者任教師進行培養。培訓內容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業務技術,包括珠算、習字、記帳等,學習蒙、滿、俄語,瞭解商品性能,熟記銀兩成色;二是職業道德,主要有重信義、除虛偽、節情欲、敦品行、貴忠誠、鄙利己、奉博愛、薄嫉恨、幸辛苦、戒奢華,並將學員派往繁華商埠,以觀其色。 山西商人的習商諺語充分說明其對學徒要求之嚴。諺稱:「十年寒窗考狀元,十年學商倍加難」「忙時心不亂,閑時心不散」「快在櫃前,忙在櫃檯」。在山西商人中還流傳著這樣的 學徒工作規矩:「黎明即起,侍奉掌櫃......顧客上門,禮貌相待;不分童叟,不看衣服;察言觀色,唯恐得罪......每歲終了,經得考驗;最所擔心,鋪蓋之卷;一旦學成,身股入櫃;已有奔頭,雙親得慰。」 訓練結束後,還要對學徒進行工作能力及道德修養的考核。具體的考核辦法有:「遠則易欺,遠使以觀其志;近則易狎,近使以觀其敬;煩則難理,煩使以觀其能;卒則易難,卒問以觀其智;急則易爽,急期以觀其信;財則易貪,委財以觀其仁;委則易變,告危以觀其節;久則易惰,班期兩年以觀其則;雜處易淫,派望繁華以觀其色。」經過這樣嚴格的考核,才根據個人的具體情況派往分號任事。凡循規蹈矩、勤於號事、心地清楚者,不拘一格委以重任;凡懈怠浪蕩者,即予辭退。 由於晉商重視普通員工的選拔和培訓,且執行很嚴格,從而培育了不少既有能力又講信用的骨幹力量。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得人者興,失人者衰;認真察看則得人,不認真察看則不得人。」這是李宏齡的經驗之談。晉商對於商號經理之聘用原則是用人唯賢,唯才是舉,採取經理負責制。 經理聘用之前,先由財東對此人進行嚴格考察,確認其人德才兼備,可以擔當經理之重任,便以重禮招聘,委以全權,並始終恪守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之道。財東將資本、人事全權委託經理負責,大膽放手,一切經營活動都不干預,日常盈虧平時也不過問,靜候年終決算報告。經理頗似「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一切便宜處置。若遇年終結算時虧賠,只要不是人為失職或能力欠缺造成的,財東不僅不責怪經理失職,反而多加慰勉,立即補足資金,令其重整旗鼓。正是由於財東充分信任經理,故而經理經營業務也十分賣力。且經理有無上之權力,可通盤定奪(當然同仁有建議權,大夥友對小事可便宜行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不僅給經理人發揮才能以極大的空間,滿足了他們的成就感,而且使他們對財東之信任還以信任,勤勉為事。 鐵腕推行的嚴明號規 晉商無論經營什麼生意,對人員和業務均有極嚴的制度限制,俗稱「號規」。無論財東、經理、夥計、學徒,均須遵守。晉商有諺稱:「家有家法,鋪有鋪規。」其內容包括各分號與總號之間的關係、業務經營原則、對工作人員的要求等。 第一,人員。一律不准攜帶家眷;不准長借短欠;不得挪用號內財務;不得兼營其他業務;禁止嫖賭和吸食鴉片;不接待個人親屬朋友;非因號事不准到小號串門;回家休假時不得到財東和掌櫃家閒坐;不准向財東和掌櫃送禮;如有婚喪喜慶則號內送禮,夥友之間不准互相送禮;夥友之間不得互相借錢;不得在外惹是生非;若有過失不得互相推諉包庇。打架鬥毆者開除、撥弄是非者開除、結夥營私者開除、不聽指揮調動者開除。 財東只能在結帳時行使權力,平時不得在號內食宿、借錢或指使號內人員為自己辦事;不得干預號內人事;經理對外代表商號,財東不得以商號名義在外活動。學徒五年內不得回家,出師後每三年(或一年)探親一次,從業人員不得在營業地結婚。 第二,總號與分號之間的聯繫。不論指示、安排或請示、彙報,均用編號和記日期的書信,寫信用暗語,重大機密派高級職員親往口授;上級可以定期、不定期進行查莊,或考核從業人員的得失和實績。 上述號規,如發現店員不能遵守,有舞弊現象,則由本人、掌櫃及保人三方當面交割開除出號,永不續用,其他各聯莊分號亦不得錄用。這一條也是晉商的獨特之處,所以雖號規極嚴,但違者寥寥。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為了加強商號、票號的自我約束,除嚴格號規外,還經常進行突擊性的檢查。如大德通票號大掌櫃、二掌櫃(或委派資歷較深的職員)每隔若干年都要到所屬各分號進行工作視察,謂之「閱邊」。這種工作視察是突擊性的,並不事先通知,更不允許分號之間互相通報消息。 以「信義」為主的價值觀 晉商對店員的思想教育非常重視,其中誠信重義是中心內容。例如,採用店員喜聞樂見的藝術形式——山西梆子、通俗易懂的語言和感興趣的事物來進行誠信教育。 中國傳統裡,關羽「敦信義」「崇信行」,被尊為關聖帝君。關羽是山西解州人,出於地域方面的原因,晉商對關羽情有獨鍾,膜拜之至,均供奉關羽,甚至尊崇關羽為行業神、保護神。 他們以關羽的「義」來團結同仁,摒棄「見利忘義」「不仁不義」等不良觀念和動機;以關羽的「信」來取信於主顧,衡量和規範商業行為,摒棄欺詐行為。同時從關羽身上吸取正氣力量,借助於關羽在人們心目中的完美人格,晉商將誠信意識牢牢地扎根在員工心中。 經過一系列有意識的制度安排(包括文化建設),晉商建立了有口皆碑的信用,塑造出了令人豔羨的職業商人群體。《清朝續文獻通考》卷十八曾對山西票號有此評價:「山右巨商,所立票號,法至精密,人尤敦樸,信用最著。」上海匯豐銀行的一位經理給山西票號這樣的評價:「二十五年來匯豐與山西商人做了大量的交易,數目達幾億兩,但沒有遇到一個騙人的中國人。」 然而,晉商的信用機制建設並非完美無缺。商業交易中信守承諾是有條件的:一是有信守承諾的實力,二是有信守承諾的願望,任何一項出問題,整個信用體系就全出問題。山西票商對外放款全是信用放款,少有抵押貸款;而晚清又恰是最不穩定的亂世,工商業紛紛破產,債務人自然無法還款,且因當時國力衰弱,外國商人故意欠款不還的機率也大大提高,這影響了晉商的整體實力。一旦發生經濟風潮,面對顧客的擠兌,即使想守信用,也無可奈何。晉商晚期的悲劇就在這裏。 從晉商的成敗中,今日中國企業無疑受益良多:除了以制度建立誠信之外,還須以全球化的思惟解決局部的經營問題,提高自己信守承諾的能力,這才是真正的誠信。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