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情.私情﹕一頓晚飯

分享

鄰舍的洗濯聲穿透薄薄的木門把我弄醒,我張開雙眼,望著白白的天花板,心情平靜。「從新開始吧」,我心裏想著。因為斗室是剛好翻新,之前住的婆婆又沒有安置電話線,所以要脫離網絡世界一整個月。梳洗過後,便出外走走,準備添一些家具。家前是另外兩伙人共用的有蓋空地,住在最遠那間石屋的是一家新來港家庭,一朝早,婆婆便到附近的垃圾收集站拾紙皮鐵罐,晚上拿去變賣。婆婆見我走出來,便放下手上的紙皮,上前跟我說聲早安,我便報以微笑,送她我載過書的紙皮箱。 清早,街上貓多人少,行人路兩旁站滿了數十頭等待好心人送上早點的貓咪。走到一間茶餐廳,點了我一向喜愛的沙爹牛肉公仔麵。無論是麵條的味道、瓷杯碰撞的聲音,還是風口吹出的冷風,我都一一細意感受。那天,我的感官突然敏感得很,一事一物都變得新鮮。整個世界的步伐頃刻慢了,差不多快要停頓下來,讓我這個像旅客的人在大街小巷裏遊蕩、探索。 離開了茶餐廳後,我一路漫無目的走著,享受那種陌生但新鮮的孤獨感。人群把我帶到一條長長的街上,兩旁都是正在叫賣的菜販。我逐間店舖去打探,用手觸摸翠綠色的青菜,感受它的質地,又蹲在魚販的水缸前,跟貓咪打個招呼。來回走了兩遍,最後用兩元買了一斤生菜,四元五個剛出爐的麵包和十元的瘦叉燒,便起程回家。洗菜、煮飯、打蛋都是我一直做的,沒有什麼特別,只是廚房比以前小了點。思情放學便跑過來。「我今晚做飯,好不好?」,他一臉孩子氣的連番說好。 表面的平靜 我在狹小的廚房打蛋,媽媽教過,先放下鑊炒至半熟,然後再把預先切了片的叉燒放進去。但從以前家裏搬來的電子爐不中用,常常自動截斷電源。這邊要翻蛋,以免過熟,另一邊又要洗菜。我叫他幫手,但沒有回應,原來他卷曲在小小的梳化上睡著了。房子很小,只能免強放得下一張迷你餐枱。我把熱騰騰的叉燒炒蛋、白灼生菜和白飯逐一端上。思情從容的爬起來,坐到餐枱的另一邊,準備開動。我垂下頭吃飯,淚水卻不由自主地注滿了眼眶,思情見狀大驚,連忙問候,我便一發不可收拾地嚎哭一場。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原來平靜的表面下埋藏了沒有好好梳理的情緒,患得患失,起伏無常。思情雖然只比我年輕四五年,但他永遠像一個孩子—— 一個好睡、偷懶的孩子。過去數個月的聚散離合我都能夠坦然面對,但當坐下來,吃一頓簡單的晚飯,我便再無力招架了。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