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 謝 的 季 節

分享

花 謝 的 季 節 -------------------------------------------------------------------------------- 站在窗前,看著馬路上的車輛由雍塞到冷清;聽著街道上的噪音從沸騰歸於疾靜;不經意地看見窗中的自己,憔悴、焦慮和不安,全部都寫在臉上! 「偉銘」一聲有氣無力的喊叫使我的精神再度緊繃!急忙的走近病床, 「雅娟,那裡不舒服?」我緊張的問著。 「我...我想喝水!」 「好,我倒給妳!」 我將她扶起,讓她依畏在我懷裡,將裝半杯水的杯子,送到她嘴邊;我小心翼翼地撫著她的背,深怕她嗆到了! 我將杯子拿到旁邊放著,慢慢地移動身軀,想讓雅娟躺下來休息! 雅娟突然抓住我的衣袖,「我有話想要跟你說!」 「可是... ...」我來不及說完,雅娟又說了:「不要緊的!講完我就休息...好嗎?」 「哦!」 雅娟將整個身體完全放鬆,她的頭靠在我的肩上,看著天花板,「一年了,我居然在這躺了一年!」 我撥弄著她的長髮,「不用多久,你就可以出院!」 「什麼時候了,你還想騙我!」雅娟的聲音變得低沉。 雅娟是一個臨危不亂,處變不驚的女人;當她知道自己是子宮頸癌末期,只剩一年多的時間可活時,她沒有哭喊,沒有發脾氣,她只是,只是黯淡地接受這個事實!...她從不允許別人欺負她,而她確常對我說:「我喜歡被你騙!」因為她知道我會說謊話都是為了保護她! 「雅娟!」我把她抱得更緊了! 「雖然,雖然只剩幾個月的生命,但我覺得很充實,很愉快!因為有你陪在我身邊!每一天!」 雅娟轉頭看著我,她滿眶的淚水,削瘦的面容,看得心裡好難過! 我強忍著淚水,笑著對她說:「傻瓜!等妳病好了,我還是每天會陪在妳身邊!」 雅娟露出一個笑容,隨即抱住我! 也不知相擁了多久,直到她的手有些許的放鬆,我知道她睡了!我緩緩地'讓她慢慢躺平,替她蓋好被子,握著她的手,看著她日漸削瘦的臉,我一步也不肯離去,深怕她... ... 清晨,窗外的喧囂漸漸揚起,我趕緊將窗子關上,簾子拉起,深怕她被驚醒! 叩!叩!叩!護士小姐推著滿是藥包的小車進來! 護士小姐把藥包放在桌上,正當要離去之際,她停住了腳步,「陳先生,我真的希望你太太能夠好起來!」 「謝謝妳!」 護士小姐又推著車往別間去送藥! 將電鍋中熬好的稀飯端出,看著它冒出的蒸氣,一屢屢地... 「偉銘!」 我突然回過神來,雅娟一臉疑惑地看著我,你...你怎麼對著稀飯在發呆! 「啊!沒...沒有啦!一時看傻眼了!」我不好意思地說著。 雅娟一副沒輒似的笑著,「你喲!」 我馬上坐到床邊,一邊攪動著稀飯,一邊說著,「好了啊!妳就別再取笑我了!...趕緊把這碗稀飯吃完,然後把藥吃了!」 「再來呢?」雅娟把頭歪一邊看著我。「再來?什麼再來?」我看著她說。 「我...我們出去散步,好不好?」雅娟以那種盼望又可憐的眼神看著我。 我停止攪動稀飯的動作, 「這......」 雅娟遷動著我的衣袖,撒嬌地說:「老公,我知道你最疼我了!而且...我們也好久沒有一起去散步了!」 「老公」,雅娟只有在要求的時候,才會喊出著個「合法稱呼」;平常,人前人後,就連私底下,她也絕不叫出這個她所認為的「形式稱呼」! 我皺著眉頭,心中不知如何是好,「可是...可是現在外面滿冷的,你的身體還這麼虛弱,我擔心萬一...」 雅娟把手搭在我肩上,看著我說:「你愛不愛我?」 我用肯定的語氣對她說:「我當然愛妳!」 「好!既然你愛我,那麼就該聽我的,我不管啦!」 雅娟又將手交叉在胸前,一副生氣的樣子。 看見她這個樣子,好怕她氣壞了身子, 「好吧!等你吃完藥,我就帶妳去散步!」 雅娟開心地抱著我, 「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嘻...」 雅娟在剛認識她時,她常說自己像個陶瓷娃娃,從小就被父母、親戚保護得好好;長大之後,周遭的朋友更是關心她!她常說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在認識我之後......她覺得我對於她的疼愛是百分之百的出自內心深處,是和其他人的感覺不一樣的!她從不跟我鬧脾氣,因為她不忍心,不忍心看我驚慌失措的樣子! 雅娟從我手上拿走稀飯,低頭快速地吃著稀飯! 我不停地拍著她的背,急忙地說:「不要急!慢慢吃,別噎著了!」 不到一會兒功夫,整碗一粒米都不剩了!雅娟滿足地擦擦嘴, 「好了!我吃飽了,趕緊餵我吃藥吧!」 我無奈地搖著頭,「你喲!」 雅娟頑皮地笑了一下,拿起水,把嘴張得大大的! 我小心地把藥放進她嘴裡,她咕嚕、咕嚕兩下就把藥吞了下去! 雅娟將毛衣穿上,「走吧!」 樹木依舊翠綠,鳥兒仍然歌唱;暖暖的陽光照在雅娟的臉上,仿佛為她蒼白的臉增添幾分紅潤! 我扶著她在一處可看到天空的椅子上坐下! 「偉銘!你看,天空好美!」雅娟仰著頭說。 我也跟著抬起頭,「對啊!真的好美!」 「你記不記得,我們三年前剛結婚的時候......」雅娟看著天空說: 我笑著說:「當然記得!」 雅娟接著又說: 「那時我們經常跑到山上,躺在草坪上,看著天空,計劃著我們的未來!」 我看到雅娟的眼角滑落一顆淚珠;我將她摟進我的懷裡,緊緊的,牢牢的...... 只聽到風聲、鳥聲,樹葉的婆娑聲! 雅娟的身體顫動了起來,我聽見了她的哭泣聲, 「偉銘,我真的不想離開你!」雅娟哽咽地說著。 我忍不住地流下兩行淚,語氣肯定地說著:「不會的!我不會讓你離開我,更不會讓任何人帶你走的!」 雅娟抬起頭看著我,看到她那雙紅腫的眼睛,我的心好像被刀割到似的! 雅娟抽搐了一下,「你會不會騙我?」 我用手拭去她眼角的淚水,笑著說:「我什麼時候騙過擬妳!」 雅娟破涕而笑,「這句話?N足夠了!謝謝!」 話還沒說完,聲音仍舊回盪在空氣中,雅娟的身體往後倒去! 我急忙地抱直住她,「雅娟!雅娟!」 我把她整個人抱了起來,往急診室裡跑! 看到她慘白的臉,枯瘦的手,我的腳步跑得越快了...... 長長的走廊,我不停地來回踱步! 「偉銘!」 「爸、媽!」 「她...她昏倒了!」我低著頭說。 「嚴不嚴重啊!」岳母急得眼淚都出來了。 「醫生還在急救!」我看著岳母說。 「怎麼會這樣?」岳父扳起臉看著我說。 「雅娟她說:她想去看看風景,散步,所以我......」話還沒有說完,岳父就打斷了, 「你怎麼當人家老公的!雅娟的身體還這麼虛弱,病也還沒有好,你竟然帶她去散步,豈有此理!」 「好了啦,你就少說兩句!」岳母將忿怒的岳父拉到旁邊,她拍著我的肩膀說:「你也不要太自責!你爸他就是太心急了些,所以才說了這些氣話,不要放在心上哦!」 「媽,我......」 岳母嘴角微微上揚地說:「沒事的!雅娟一定會平安沒事的!」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心跳隨著時間加速著!三雙眼睛不約而同地看著亮燈的「急診室」三個大字。 突然間,「急診室」的亮燈滅了,我和岳父岳母一同站起來,大門緩緩拉開,醫生走了出來,我馬上向前, 「醫生,怎麼樣?」我著急地問著。 醫生將口罩解下, 「已經沒事了!」 站在身後的岳父岳母都鬆了一口氣,「我已經把陳太太送回病房了,你們現在可以去看看她!」醫生接著說。 「謝謝你!醫生!」 道謝完,迫不及待地和岳父岳母想去看看雅娟! 「陳先生!」 我轉過身說:「還有什麼事,醫生!」 「呃..我有一點事想和你商量!」醫生面色凝重地說著。 剎那時,心中浮現出不安的感覺,「爸、媽,你們先去看看雅娟,我隨後就到!」我看著岳父岳母說。 「要敢快哦!」岳父用命令的口氣說著。 「不會有事吧?」岳母緊張地說著。 我笑著說:「沒事啦!我只是和醫生聊一下!你們快去吧,別讓雅娟一個人在那!」 岳父和岳母兩個人牽著手慢慢地走遠...... 「雅娟怎麼了?」我著急地問著。 「很不樂觀!」 「到底怎麼樣?」我的聲音越來越急促。 「恐怕..恐怕陳太太她撐不過這個冬天!」醫生低沉地說著。 「怎麼..怎麼會這樣!」我睜大眼睛不停喃喃自語...... 「陳先生!陳太太的病情已經不能控制了!我們已經盡力了,抱歉!請您節哀順變!」醫生無奈地說著。 我整個人往後倒去,癱坐在椅子上!口中不停說著:都是我害了雅娟!都是我害了雅娟!都是我....」 我記得最後聽到的聲音是醫生的嘆氣聲,之後世界彷彿變得安靜了!....不知道過了多久,多久.... 「陳先生,陳先生!」 我突然驚醒過來,定神一看,原來是早上送藥進來的護士! 「咦!你怎麼還坐在這裡!你沒有去看看你太太!」 「哦!對..謝謝妳..」隨即我飛奔到病房! 剛好岳父岳母走出來,「你怎麼那麼慢!」岳父不悅地說。 「醫生怎麼說啊?」岳母問著。 「沒有啦!只是要我多注意雅娟的飲食而已。」我面不改色地說。 「沒什麼最好!我跟你媽先走了,好好照顧雅娟!如果,再有什麼閃失的話,我一定饒不了你!」岳父嚴肅地說著。 岳母拍著岳父的肩膀說:「好了啦,別嚇壞他了!」隨即看著我說:「麻煩你了!」 「別這麼說!爸媽你們慢走!」送走了岳父岳母之後,我的心又再度地沉入湖底! 進入病房,看到護士小姐正替雅娟蓋被子!我向她點頭微笑;當護士小姐出去之後,我坐在病床旁邊,握著雅娟的手,看到她毫無血色的臉,不禁感到哀傷! 「都是我害了妳!雅娟」臉頰上流下兩行淚,我用一隻手摀住嘴,儘量不讓哽咽聲吵到她! 「偉銘,你..你怎麼哭了?」雅娟突然醒過來。 我連忙用手擦著眼睛,一邊解釋:「沒有啦,我只是..只是眼睛有點痛!」 「不要騙我!」雅娟彷彿用最後的力氣搖著頭。 和雅娟交往到現在,她從來沒有看過我哭、我流淚;我曾告訴她,我只有在父母去世時哭泣過,僅此一次!雅娟一直認為我是一個堅強的男人,如果我又再流淚,肯定是很大的打擊! 「我..我對不起妳!」我緊緊握著雅娟的手。 「為什麼這麼說?」雅娟看著我。 「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妳!」我把頭整個靠在雅娟的手上。 雅娟突然將手伸出來,撫摸著我的臉,「這不關你的事!我的病我自己知道!」 我抬起頭,「可是....」 雅娟勉強地舉起手摀住我的嘴,「再過一星期,就是十二月二十五日了,你知道那一天是什麼日子嗎?」 我輕輕地將雅娟的手拿下,「我知道!是耶誕節,也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 雅娟輕輕地笑了,「原來你還記得!」 「我不曾忘記!今年我一樣要慶祝這一天!要比去年更盛大!」我笑著說。 「不!只要和去年一樣,帶我去看日出,一樣的地方,一樣的時間,好不好?」 「這....」我面有難色地說。 雅娟突然整個人抱住我, 「答應我!好不好!」 我拍拍她的背,「好!好!我答應妳!妳的身體還沒恢復,趕快躺著,乖!」 我讓雅娟躺下,把被子蓋上,拍拍她, 「早點睡吧!」 「謝謝!」雅娟說完便闔眼睡了! 「喂!爸、媽,雅娟她陷入昏睡狀況了,你們趕緊來醫院一趟!」 掛上電話,我又馬上奔回病房!「醫生,怎麼樣?」我倉皇地問著。 「情況已經十分惡劣了!」醫生皺著眉頭。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有沒有辦法救救她!」我抓著醫生的手。 「現在我只是在用藥物維持陳太太的壽命,恐怕.. 撐不了多久!」醫生搖著頭嘆氣。 我走到病房外的椅子上坐著,腦中浮現出過去和雅娟在一起的時光.... 第一次的牽手、接吻,接受親友的祝福步入禮堂,.... 「偉銘!」 一陣叫喊將我從過去拉回現實,「爸、媽!」 我馬上站了起來,看到岳母紅著眼睛,我猜想他們可能知道了事實! 「我們剛剛去找過了醫生,他都跟我們說了!」岳父語氣低沉地說著。 「爸、媽,我對不起你們!」我哭著跪了下來! 岳母哽咽地說: 「趕快起來!不要這樣!」一邊扶著我站起來。 「唉!命中註定了..」岳父嘆氣地說。 「爸、媽,你們先回去好了,等雅娟醒了,我再打電話給你們!」 「可是..」岳母擔心地說著。 「好了啊!現在進去看到雅娟,只不過又在那哭哭啼啼而已!還是回家等電話吧!」岳父打斷岳母的話。 「爸、媽,慢走!」 岳父回頭叮嚀著:「雅娟醒了,一定要通知我們!」 我點著頭,「好的,我一定會!」 我每天呆坐在床邊,看著越來越瘦的雅娟,我的心也越來越沉重!緊緊握著她的手,不斷的祈禱著:「雅娟,妳一定要好起來,一定要好起來!」 已經是十二月二十五日了,現在是凌晨零點! 我撫著雅娟前額的瀏海,「雅娟,今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妳難道忘了我們的約定!妳醒醒啊!我求求妳醒醒,雅娟!」 我激動得流下眼淚,聲音整個?C咽住! 「嗯!」 我聽到雅娟發出聲音,我不停地喊叫,「雅娟!雅娟!」 雅娟慢慢地張開雙眼,有氣無力地說:「我..我聽到了,你..你在叫我!」 「我馬上去叫醫生,順便打電話給爸媽!妳等我一下!」 我連忙地站起來,要往外走! 「不要!」雅娟叫住我。 我馬上靠過去, 「怎麼了?」 「不要..不要告訴任何人!」雅娟看著我。 「好..我答應妳!」 「走吧!」雅娟看著我。 「去哪?」我一臉的疑惑。 「你忘了.. 我們的..約定..」 「妳是說,現在要去看日出!」 雅娟微笑地表示!.... 「可是,妳的身體.... 」我猶豫地說著。 「我..我知道..自己..的情況,讓我..完成..最後一個心..願!」雅娟眼眶含著淚水說。 「雅娟!....」 路上的車輛寥寥無幾,看著坐在身旁的雅娟,她側著頭看著車外的景色! 「到了!」雅娟說。 「妳還記得這個地方!」 「你可不..可以抱我到..那塊石頭上!..」雅娟看著我說。 「可是外面很冷!」我擔心地說。 「有你抱著..我,就..不會了!」 「這....好吧!」 我輕輕地將雅娟抱出車子,慢慢地走向石塊,坐了下來,將她緊緊地擁在懷裡! 「幾點了?」 我看一看手錶, 「再十分就五點了!」 「偉銘,謝謝你陪我的..這一段路,..這輩子..我已經滿足了!....」 「不要這麼說!」我看著雅娟。 雅娟痛苦地皺著眉頭, 「我....我好..難..過哦!....老公!....」 看到她的掙扎,我忍不住流下眼淚, 「雅娟,妳不能走啊!....妳不能..離開我!....」我哽咽地說。 「我..也..不想啊!....」雅娟哭著說。 一道曙光照亮我們的身影, 「好..好美!....」雅娟看著光線。 「抱..緊..我..老公....」雅娟表情越來越痛苦! 我整個人抱住她,她也緊緊地抱著我, 「如果....如果..有..來..生,你. .會..不..會..再..愛..我....」雅娟在耳旁說著。 「會!」我抽搐地說。 「謝....謝....」雅娟的手鬆垮了下來, 「雅娟!雅娟!雅娟!」我哭喊出來。 吶喊聲傳遍了整座山,震落了花朵;陽光也躲了起來,彷彿也在哀傷! 我抱著雅娟的手未曾放過,我不斷地哭著,哭著,哭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多久........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