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嘆生死.中國彈起.美食推理

分享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冰島火山灰癱瘓了歐洲的空中運輸,影響所及,上周舉行的第三十九屆倫敦 書展 (London Book Fair)大失預算,攤位大量空置,場面冷清。大會原先預計超過一千七百個參展商,較去年增加七個巴仙,可是很多外國參展商無法飛往倫敦,例如美國 原有逾百名出版商、編輯、推廣人員出席,最終只有七人抵埗,而本來答允出席的前首相貝里雅(Tony Blair)亦被迫滯留在中東。 尚幸歐汌航空已陸續恢復正常,接踵而至的,是第十七屆布達佩斯國際書節(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Budapest),總共有二十五個國家的代表出席,來自中國、俄羅斯 、巴西 、德國 、日本 、越南 、奧地利、波蘭 、羅馬尼亞、西班牙 、希臘 、沙特阿拉伯 、以色列 等地的逾百位作家濟濟一堂,相信要比倫敦書展熱鬧得多。 本屆布達佩斯國際書節的主賓國是以色列,適逢奧茲(Amos Oz)的小說《詠嘆生死》剛出版了匈牙利文譯本。作家生於一九三九年,原名阿武斯.克婁斯拿(Amos Klausner),這位以色列小說家成為今屆書節焦點人物。 《詠嘆生死》這部力作出版兩年以來,已被廣泛翻譯成十多種語文(包括中譯),去年更名列由英國 雜誌《文學評論》(Literary Review)舉辦的「糟糕性愛描寫小說獎」(Bad Sex in Fiction Awards)的候選名單——這個古怪的獎項的宗旨倒很政治正確﹕促使作家和出版人把荒誕的、膚淺的、難堪的或沒必要的性描寫,剔出本來健康而完好的小說作品。 為什麼要寫作?如何定義自己? 在《詠嘆生死》裏,奧茲杜撰了一位希伯來語詩人,他名叫貝特哈拉柴美(Tsefania Beit-Halachmi),他其中一本詩集的名稱正好也是《詠嘆生死》,小說也不斷引述他的詩句﹕「沒有新郎就沒有新娘」——這位德高望重的詩人以九十七歲高齡辭世,但地球也照轉不誤,未來的日子將會繼續炎熱,潮濕而沉悶。在小說中,奧茲對寫作抱極度懷疑的態度,他不停追問﹕你為什麼要寫作?你的書到底扮演什麼角色?你如何定義自己? 奧茲在書中為活在慾望裏的男男女女編排了各種各樣的故事,富人揮金如土卻活得疲憊,渴求名聲卻晚節不保;詩人自以為活在另一個精神世界,卻在「詠嘆生死」之餘,改變不了殘酷的人生,他只能這樣自言自語﹕「我所有的新同學都擁有健康的頭腦和體魄,只有我,在幾近透明的身子上長著一個富於夢幻的頭腦。」每個人都各有愛與黑暗的故事,奧茲這部「晚期作品」感情細膩,對人生的疑惑與反思,正好恰當地展示人生陰暗面最溫暖的點點滴滴。 《詠嘆生死》是一本徹悟之書,奧茲並非完全以陰性目光看世界,他所透視的倒是一個超越性別的世界。寫作對他來說並不存在「為什麼」,那可能只是疲憊人生的其中一個庇護站,可在生死邊緣之間詠嘆之際,總是沒法避開猶太人沉重而暗晦的歷史迷思。 精神文明如何「彈起」 「彈起」是一個有香港特色的詞語,它可能是「崛起」的同義詞,也可能意指因受外來刺激而作出心理上或物理上反彈,對《香港彈起》這本書的創作人劉斯傑來說,彈起一詞亦語帶雙關,一方面指圖像(硬件)的彈起,將平面設計與立體紙雕變成創意組合,真是很「搶眼」;另一方面,也指向香港及其精神(軟件)的承傳與變遷——唐樓、木屋、七層大廈、九龍城寨、公屋和洋樓,都相繼隨著港人精神彈起,那就更加難能可貴了。全世界都在談論中國崛起,劉斯傑的新書《中國彈起》無疑是教讀者期待的。 可以想像,《中國彈起》的立體圖像如萬里長城、兵馬俑 、渾天儀、敦煌石窟、故宮,乃至鳥巢,在視覺上的彈起必然賞心悅目。創意大概不用懷疑,但讀者更期待的,應該不僅僅局限於這些硬件的彈起,而是如何透過這些紙雕反思中國的歷史與現狀,反思一個大國崛起的不同階段,從歷史、軍事、宗教、藝術、建築、天文的成就,透視中國及其文化如何彈起。 在視覺上,《中國彈起》肯定比《香港彈起》要壯觀得多,那麼在精神文明上的彈起呢?《中》要像《香》那麼旗幟鮮明而不失說服力,有所讚嘆而不流於表面化的歌功頌德,似乎存在一定的難度,這就得要看創作人的功力了。 當饞嘴神探遇上烹飪大師 美食結合推理小說無疑是一種創意,已故的美國推理小說大師雷克斯.史陶特 (Rex Stout)就曾作出這樣的嘗試,他的推理小說《廚師太多了》(Too Many Cooks)最近出了中譯本,故事講述貪戀美食的饞嘴神探遇上了各懷鬼胎的烹飪大師,於是覺得廚師太多了、美食太多了、嫌犯也稍嫌太多了。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廚師太多了》的主角尼洛.伍爾夫(Nero Wolfe)是個身形臃腫、足不出戶的神探,終日躲在偵探社品嘗美食,好在有一位得力助手替他到處奔走。可在這次他要親自上陣,前往一間溫泉旅館——全世界最知名、最頂尖的十五位烹飪大師濟濟一堂,真是一個難得的美食嘉年華。這時一位名廚被人謀殺,疑犯實在太多了,因為那位名廚好事多為,結怨太多了,正是伍爾夫這位饞神探與他的得力助手大顯身手的時候了。 美國前總統杜魯門(Harry S. Truman)曾說﹕「在經濟動盪不安與世界大戰期間,我只見過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總統開懷笑過兩次。一次是聽到諾曼第登陸成功的消息,另一次是讀到史陶特的小說。」這無疑是最有效的廣告了。史陶特作為小說家,可謂大器晚成,他一八八六年生於印第安納州,曾加入海軍,退役後做過三十種不同的工作,並成為自由撰稿者,在雜誌上發表過詩作、小說及專題文章。二七年,四十二歲的史陶特毅然前往巴黎 展開作家生涯,四十九歲才返美,推出以尼洛.伍爾夫為主角的推理小說,從此在文壇大放異彩。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