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

分享

第一話 ~ 「宏宜,我長大後要做你的新娘哦!」 「宏宜,我要走了,爸爸被掉到東京去了,我要跟他一起走了…再見… 嘟嘟嘟~~」鬧鐘響了,平日一定會賴床的宏宜,今天竟然罕有地按停鬧 鐘,靜靜的坐在床上,抱著頭想「怎麼我會夢到『她』的?」宏宜嘆了 口氣,便去梳洗,然後去了吃早餐了。 「宏宜,今天是新學期的開始哦,快點吃,然後早點回校吧!」 宏宜的媽媽嘮叨著。 「哦…」宏宜的回覆只是單單的一個字,看來很沒精神。 「我上學了…」宏宜沒精打采的步出家門。 回到學校,宏宜第一眼便看見他的好友——生田平之。 「咦?宏宜?我沒眼花吧?你竟然那麼早回校!」平之諷刺地說。 「唉…別吵我啦!就是因為太早起床了,現在好睏,頭也很痛。」 宏宜一坐下便伏在書桌上繼續睡了… 「宏宜,我長大後要做你的妻子哦!」……「宏宜,我要走了…」 「宏宜…宏宜…」 「中土居宏宜!你要睡到何時?」老師走到宏宜的旁邊, 大力拍打宏宜的書桌。 「呀!」宏宜被嚇醒了,他望著老師,「對…對不起,老…老師…」 「我知道你成績很好,很聰明,不用上課也可以升班,可是你都要懂得 甚麼叫尊重!」老師毫不留情的在眾人面前罵著宏宜。 此時宏宜發覺在教壇上有一個女孩站著,他看著女孩, 「不…不是吧…」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個女孩不就是… 「好了,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今年才進來的同學,你來自我介紹一下吧。」 老師說。 女孩一直都望著宏宜,她都呆了。「榎本同學,你來自我介紹一下吧。」 老師再次叫她介紹自己。 「呀…是!我叫榎本紗織,是從東京來的,呀…應該是說我原本都是在大阪 居住,但因某些原因,所以搬到東京了,以後請多多指教!」紗織向眾人鞠 了躬,又繼續目不轉睛的看著宏宜。 順帶一提,宏宜是空手道高手,參加過很多全國性比賽,都得到冠軍, 所以他在校內非常受女孩子歡迎。 「榎本同學,你就坐在中土居同學的旁邊吧。」老師吩咐著說。 紗織對於老師這樣的安排有點猶豫,但也只好接受,她慢慢的步向自己的 座位,坐下來,可是她並沒有跟宏宜打招呼,而宏宜就一直看著她。 班上其他的女孩看見了,都妒忌紗織,對她沒太大好感,所以她們私下都 決定不與她做朋友。 下課後,紗織想跟班上的女同學做朋友,可是她發覺所有女同學都在迴避她, 所以她也只好靜靜的執拾書包,然後默默的離開課室了。 宏宜看到紗織離開了課室,便也跟著她走,「紗織!」他大喊著。 紗織認出是宏宜的聲音,都停下了腳步,慢慢的回過頭去, 「找我有甚麼事?」 「幹嘛那麼快就走?你不等我嗎?」宏宜說。 紗織呆了呆,「等…等你?」 「你忘記了嗎?你從前都很喜歡跟著我的哦!無論是上學、放學、玩耍等等, 你都很喜歡跟著我的哦!」宏宜一邊回想著一邊笑著說。 「我忘記了!」紗織決絕的回答,然後又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你呀…別那麼幼稚了,還在記著這些瑣碎事,如果你不提起,我都不記起了! 好了,我要先走了!」說完便掉頭走了。 「紗織…」宏宜完全不能相信紗織對他說的話,「怎會這樣的?」 紗織在回家的途中,都很不開心,「我怎會向他說那些話…我究竟在幹甚麼了? 我不是一直都很想見他的嗎?」紗織想著心也碎了。「我回來了…」 她沒精打采的說。 「哦…你回來了嗎?今天要去醫院檢查,快去換衣服吧。」紗織的姊姊紗奈說。 ~ 第二話 ~ 「喂!宏宜,你今天怎麼了?幹嘛會被我打贏呢?你沒事吧?」平之不解的問。 「哦…沒事…」宏宜一邊抹著汗一邊說。「今天到止為此吧…我有點不適…」 宏宜垂頭喪氣地離開。 在醫院,紗織和紗奈坐在醫生面前,「醫生,我的情況怎麼樣?」 紗織緊張的問。 「榎本小姐,你冷靜點聽我說,你有可能會失明。」醫生神色凝重的說。 「甚…甚麼?你說我…可能會失明?那有沒有可能會醫好呢?」 紗織顯得更緊張了。 「我想…這實在是太冒險了,因為那塊壓著視覺神經的碎片在腦中, 要把它拿出來的話,隨時會有生命危險的…」醫生解釋著。 「紗織,我想…你還是接受現實吧,我不想連最後一個親人都失去…」 紗奈緊捉著紗織的手,悲哀的說著。「我知我這樣是很自私, 但…當是姐姐求你…」 紗織望著紗奈,雖然真的很想拼一拼去做手術,可是她又怕萬一手術失敗了, 會只剩紗奈一人,「姐,我不會做手術的,放心吧!」她緊握紗奈的手說。 「如果你是決定不做手術的話,我想大概過三個月,你的眼睛便會開始看不清 東西了,這種情況會惡化下去,直到完全失明。」醫生先給紗織一個心理準備。 「我…我知道了,麻煩醫生。」紗織始終對自己將會失明的事實不太能接受。 她們兩人在回家的途中,遇到也是正在回家的宏宜,紗織見到宏宜,都不好意 思的迴避他的眼光,「紗織,那個…不就是宏宜嗎?」紗奈說。 「不…你認錯人了,我們快回家吧!」紗織拉著紗奈加快了腳步。 「紗織!」宏宜忍不住了,他上前捉著紗織的手。「為甚麼要避我?為甚麼要 說那些難聽的說話?這不像你哦!」宏宜不禁地問。 紗織用盡所有力氣想甩開宏宜,但怎麼也甩不開,「中土居宏宜!你想怎樣? 我的手很痛耶!」紗織大罵著。 紗奈看見這樣的情形,便說「宏宜,不要這樣啦!紗織她會痛哦!快放手吧!」 宏宜並沒有放手,「我不放!如果紗織她不跟我說清楚的話, 我絕對不會放手!」 「我剛才都已經跟你說得很清楚了吧!那些都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已經 忘記得一乾二淨了!那行了吧!」紗織激動的說著。 宏宜聽到紗織的說話,便慢慢的放開紗織的手,「是這樣嗎?真的是這樣嗎?」 他小聲的說著。 紗織被宏宜這樣一問,都呆了一下子,「當然是這樣了,你還是忘了我吧!你 這樣的在意我的話,我會被班上的女同學排斥的哦!」說完便與紗奈走了。 「紗織…」宏宜站在原地,望著紗織的背影,心痛不已。 「你不是一直都很想再見宏宜的嗎?為甚麼…」紗奈說到這裏,便看見紗織在 哭。「紗織!你怎麼了?」她緊張的問。 「我能再見到他,其實真的很高興,可是…我可能會失明哦…我會做成他的負 擔吧…」紗織哭著說。 「笨蛋!如果宏宜是真的愛你的話,他才不會因為你失明而拋棄你吧!」紗奈 邊安慰她邊摸著她的頭。 「可是…即使他不覺得,我也過不了自己那關哦!所以…我決定對他決絕點, 只要他幸福就好了…」紗織低著頭說。 「你真的可以做到嗎?」紗奈問。「我想你到那個時候,一定會承受不了。」 「我…我不知道!」紗織說著便跑掉了。 「紗織!」紗奈想追上去,可是最後都是追不上她,只好回家了,回到家門口, 她發現宏宜在她家門口等待著。 ~ 最終話 ~ 「宏宜?」紗奈呆了呆,「你幹嘛在這?」 「其實…我是想找紗織的,我覺得紗織對我說的話不是真話,她一定是有些事 的。紗奈姊姊可以告訴我原因嗎?」宏宜心痛的說著。 「唔…你先進去吧…我慢慢告訴你…」紗奈看見宏宜心痛的樣子,也不想再瞞 他了。 宏宜一坐下來便問「究竟是怎麼回事?紗織是不是出事了?」 紗奈輕輕的點了點頭,「嗯…你應該知道我們在小時候便搬了去東京居住了 吧?」 宏宜點了點頭,紗奈又繼續說「本來…我們現在應該還在東京居住的,可是… 一年前發生了一場意外…」 宏宜皺起眉頭,「意外?」 「那天的天氣不太好,雨下得很大,爸爸媽媽和紗織在那天早上駕車出外,剛 巧我那天要在家溫習,所以沒有跟著他們,就在大約傍晚時分…我接到一通電 話,是由醫院打來的,醫院的人通知我,說爸爸他們因為天雨路滑,車子失控 出了意外,那時我立刻趕去醫院…到了醫院後,爸爸被證實當場死亡,而媽媽… 她吩咐要我照顧紗織之後,亦離開了我和紗織。」 紗奈強忍淚水,「當時紗織仍然在昏迷中,我真的很害怕她也會離開我,我每 天都到醫院照顧她,這樣的日子維持了大約半年…」 「半…半年?你說紗織她…昏迷了半年?」宏宜感到難以相信。 「嗯…我最初還以為她會一直昏迷下去,想不到半年前她奇蹟地甦醒過來,連 醫生都說這是奇蹟。紗織醒來後,有一段時間不能接受爸爸媽媽的死,所以都 仍然要在醫院接受輔導,後來有一天,紗織她說她想離開東京,回來大阪,因 為她總覺得在大阪的日子是她最開心的日子,原因是…她說在大阪可以見到 你。」紗奈望著宏宜笑了笑。 「既然她回來大阪是為了可以見到我,那為甚麼…她要這樣對我?」宏宜不解 的問。 紗奈又變得嚴肅起來,「我們回到大阪後,原本以為可以過回從前安靜的生活, 但是紗織有一天發覺自己的眼睛有點問題,於是便又到醫院檢查,後來才知 道…原來紗織的腦內有一塊碎片,剛好壓在她的視覺神經上…醫生說她會失 明。」 宏宜聽到之後都呆了,「不會吧…失明?那…那為甚麼不去動手術?」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醫生說如果做這個手術的話會隨時有生命危險,所以我求紗織不要去做,紗 織也答應了我…」紗奈又望一望宏宜,「宏宜,我知道我很自私,但…但我真 的不想紗織離開我哦!」 「紗奈姊姊…我也明白你的心情,我也不想紗織離開,但…即使是這樣,為何 她要避開我?我始終不明白哦!」宏宜問。 「紗織說她不想成為你的負擔,所以決定對你決絕一點,想你不再想她,她只 想見到你得到幸福。」紗奈將實情告訴了宏宜。 「那個笨蛋…我怎會因為她失明而覺得她是個負擔呢?那…紗織現在在哪?」 宏宜緊張的說。 「她剛才自己一人不知跑去哪了…我都追不及她。」紗奈擔心的說。 宏宜聽到後便說「我應該知道她去了哪,讓我去找她吧!」 宏宜跑到了一個小公園,他看到紗織坐在鞦韆上,便走上前,「你跟從前一樣 沒有變。」 紗織望著宏宜,「宏宜?」她急忙把臉上的淚水擦乾,「你…你為甚麼來這裏 了?」 「笨蛋!」宏宜輕輕的捏著紗織的臉,「你每次不開心便會來這個公園,想不 到現在也是。」宏宜笑著說。 「我…我那有不開心?你少管我!」紗織從鞦韆起來想逃避宏宜,怎知卻被他 一手捉著。「你…你在幹嘛?我要回家耶!放開我!」紗織努力的掙扎著。 「你還要逃避到何時?」宏宜收起臉上的笑容,換來的是他認真的樣子。 「我為甚麼要逃避你了?真可笑!」紗織努力的擠出一副『你以為你是誰了?』 的樣子。 「紗奈姊姊已經把事情告訴我了,你真的認為你會成為我的負擔嗎?」宏宜把 紗織的手捉得更緊。 紗織笑了笑,「姊姊已經對你說了嗎?」她雙眼泛著淚光的望著宏宜,「正如你 所說的…我認為我會成為你的負擔。」 「我可不認為會是這樣哦!你小時候不是答應要做我的新娘的嗎?我一直都 等待這一天的來臨哦!」宏宜緊緊的擁著紗織。 紗織聽到宏宜這樣說,眼中的淚水像決堤般湧出來,「宏宜…我…你真的想我 做你的新娘嗎?」 「嗯!」宏宜毫不猶豫的回答。「由你說要做我新娘的那一刻開始,我已經認 定你就是我的新娘了,永遠都不會改變。」 「宏宜…」紗織突然又變得失落的說「可是…我只可以再看見你多三個月,之 後我便永遠都不能再見到你的樣子了,我好怕…我好怕見不到你哦!」紗織緊 緊的擁著宏宜。 「不要緊…你見不見到我也不要緊,只要我永遠在你身邊陪著你就好了,你便 不會再害怕甚麼了,不是嗎?」宏宜輕輕的摸著紗織的髮絲。 「嗯…」紗織緩緩的回答著。「只要宏宜永遠在我身邊就好了…我便不會再害 怕甚麼了…」 紗織終於都能夠對自己將要失明這件事逐漸接受,三個月過後,紗織看東西開 始模糊起來,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紗織的眼睛終於都不能再看東西了,她再 也不能看到宏宜的樣子了…可是,她並沒有傷心,因為在她的腦海裏,永遠都 存在著宏宜那句說話… 『只要我永遠在你身邊陪著你就好了,你便不會再害怕甚麼了。』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