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的尿袋

分享

1. 「阿公,你好。」 「好什麼?我一點都不好。」 「不會啊!我覺得你氣色很好,很有精神。」 「什麼精神?妳沒看我掛尿袋?夏天穿短褲,一個尿袋掛著,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害我越來越不想出門。只要我越來越不想出門,我脾氣就會越來越壞。」 一位高雄的委員師姊去阿公家裡收功德款,阿公掛著尿袋,愁眉苦臉,頻頻抱怨,怒氣連連的向師姊訴說他的不滿。 阿公的媳婦告訴師姊:「公公自從開刀以後就必須掛尿袋,所以心情鬱悶,常常因為一點小事就破口大罵,在家裡大人被罵、小孩也被罵,到最後,家裡的人似乎漸漸不太想回來,好像我們多不孝。」 師姊勸說:「阿公身體不舒服,當然心情會不好,大家都是一家人,俗語說,家和萬事興,要多站在阿公的立場想,多包容。」 媳婦很傷腦筋,向師姊求援:「自從公公掛尿袋,脾氣很壞,小孩子很怕跟阿公接近。一句話不對就會被罵,家裡的人都說,簡直快住不下去了,怎麼辦?」 師姊說:「讓我來跟阿公說說話。」媳婦答應了,但脾氣暴躁,她對這位溫柔師姊實在沒什麼特別信心。 隔一個月,師姊又去收功德款,簡單問候日常起居生活之後,對阿公說:「阿公,我帶你去花蓮慈濟給醫生看好不好,那個泌尿科郭主任,很厲害喔。」 「厲害什麼?有多厲害?我什麼主任都看過了,名堂再大的我也看過,你還變得出什麼名堂?」阿公當場不以為然。 師姊耐著性子,慢慢的說:「阿公,我們一開始,要往好的方面想。如果想不好的,結局就會不好;如果我們想好的,結局會變好。」 阿公還是不信,「我上次去開刀,也以為會好,結果越弄越糟,還弄了個尿袋回來掛。」 師姊說:「阿公,你看我像是會騙人的嗎?去一趟花蓮那麼遠,如果不是真的對慈濟醫院那麼有信心,認為可以試試看,我怎麼可能建議你去?對不對?」 經過一番勸說,阿公決定由阿嬤陪著,一起來花蓮。這位師姊親自帶著兩位老人家來花蓮醫治,而且師姊的機票還是自己出錢的。 我在慈濟醫院大廳等候三人,看到這位師姊,我當然免不了要讚嘆她:「妳真用心,去收功德款,看到阿公這樣,就當作自己的長輩,自己親自坐飛機送他來。」師姊還是保持慈濟委員一貫的縮小自己,笑著說:「這沒什麼,應該的。」 到花蓮後由我接手,於是我請師姊回去,師姊走了三步,回頭看了一下,我微笑點頭;師姊走到大門,又回頭看了一下,我揮揮手,師姊才放心的離開。 「阿公,你好。」我先來個親切問候。 「好什麼?我一點都不好。」 聽來有點熟悉,那位高雄師姊跟我說過她與阿公之間的對話,所以我聽起來有點似曾相識。 阿公說:「尿袋一段時間一定要重插,否則會感染,插管的時候,那種痛會要人命。」 阿嬤也在一旁補充說:「他的膀胱本來有問題,去開刀,開完就要掛這個尿袋。他說自從掛了尿袋,不知道小便的感覺,簡直生不如死。」 我在一旁傾聽,阿公又說:「我大便的時候,聽到外面小便聲,最羨慕。有時候想小便,尿不出來;有時候明明就沒有小便的感覺,卻一直滴。我都八十多歲了,還要包尿布包一整天,一拿掉,就滴。那種挫折,唉。」 我讓阿公連珠砲似的訴苦,只是靜靜聽著阿公的話,不發一語。 2. 阿公開完刀以後,我去看他,還沒說話,阿公就跟我說:「嘿!郭主任有夠行,帶進去,二、三小時,出來,昨天郭主任說,到今天如果小便,應該是順利。昨天手術出來,尿袋還是在,今天天就拿掉了。」 我真為阿公高興,正要說話,阿公又搶在我前面說:「昨天尿一點,會痛,今天早上又尿一點,比較沒那麼痛,下午又尿多一點,現在可以尿了,我沒尿袋了。」 阿公似乎越說越高興,我心裡想,該我說了吧,阿公又說:「前天看門診,郭主任說我這個尿袋四年了,他來做,有兩種結果,第一,會好,第二,跟原來一樣,掛尿袋。問我要不要開刀?」 「結果你說要?」我終於接上話了。 「我說當然要,我還問郭主任,最壞的結果是怎樣?他說,最壞的結果是掛尿袋。但他覺得應該是不會,不過很難講,要開刀才知道狀況。然後又問了我一次要開刀嗎?我就說要開,當然要開。」 阿嬤接著說:「師姊,我跟妳說,兒子全部反對開刀,因為他八十多歲。我只好偷偷領二十萬現金。騙兒子說我們去花蓮玩。二十萬現金用布包著,有時候藏在我衣服裡面,沒有人知道。」阿嬤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一想到兩位老人家藏著一包現金,輪流保管,小心翼翼的樣子,那畫面就令我感到有趣。 阿嬤又說:「有一個晚上我去小便,回來一看,錢不見了,我嚇壞了。」 「結果怎樣?」 「後來我到處找一找,原來我去小便之前把錢壓在床下,難怪找不到。」阿嬤自說自笑,自得其樂。 阿公說:「我明天出院。」 我很驚訝:「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我尿袋拿掉了。」阿公笑得很開心。 我一看,「哇,阿公你的尿袋真的拿掉了。」 阿公哈哈大笑,「我現在可以自己尿尿,我已經四年沒聽過小便聲。」 我問:「那現在感覺如何?」 阿嬤又搶答:「郭主任很棒,又英俊,又有禮、又親切,笑瞇瞇的,笑起來眼睛瞇瞇的。」 阿公說:「住嘴。該我說,那是我該說的。是我開刀又不是妳開刀;郭醫師是對我好,又不是對你好,你還講那麼高興。」 阿嬤瞪了阿公一眼,阿公才不管她,繼續對我說:「郭主任對我,好像我兒子對我問話的口氣。可是我兒子有時也沒他這麼好,我在高雄的時候,我只要稍微抱怨一下,兒子還會問我說,我怎麼常常在說這些,我說,我抱怨一下不行嗎?洗個澡,尿袋都找不到地方掛,換一次管子你知道有多痛嗎?」 阿公本來興高采烈說著,忽然嘆了一口氣說:「被人尊重的感覺真好。」 我說:「我知道。」 「妳知道?妳知道才怪。」阿公瞪著眼說。 我好像說錯話了,趕緊說:「是,我不知道,對不起。」 阿公忽然收起笑容,皺著眉說:「妳又沒有八十幾歲,妳知道什麼?我告訴妳,我們這種人活到這個年紀,別人不要嫌我們礙手礙腳就不錯了,我還敢奢望別人尊重我?那個郭主任。真客氣,不大牌。我在別家醫院看,尿袋被醫生撥來撥去,弄得我痛死了,好像我不是肉做的,都不會痛。不過,在慈濟醫院這裡我都沒生氣。」阿公又笑了,「你知道聽到滴滴答答是多幸福嗎?」 我覺得奇怪:什麼滴滴答答? 阿嬤說:「那是小便的聲音啦。」 「幫我跟郭醫師說,他會有好後代,後代會賺大錢。」阿公交代重要事情,表情嚴肅。 我說:「你自己跟郭醫師講啊!」 「唉呀,我會不好意思,而且我每次感謝他,他都說,老伯,你太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妳跟郭主任說,他會有好後代。」阿公好像又想起什麼,「還有,祝郭主任賺大錢。」 我笑著說:「這就不用了。」 阿公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不用?」 「你祝他賺大錢,表示他的病人很多,那就表示生病的人很多,不好不好,所以不要祝他賺大錢。」 「好,那祝他的家人賺大錢。」 我又笑了一下,「除了郭醫師,你還要感謝誰?」 「護士。換藥的時候我很彆扭、很尷尬,這麼老了,年紀一大把還要被小女生看。護士還問,阿公,會痛嗎?現在要怎樣怎樣,一步一步都會先跟我說,下一步要怎樣怎樣,也說得很清楚。還一直問,傷口會痛嗎?」 「那你現在傷口會痛嗎?」我也關心。 「不會,郭主任真棒,傷口很小。妳是女的,不然我可以給妳看傷口。」 我趕緊說,「沒關係沒關係,你用講的就好。」 阿嬤笑罵:「不死鬼,羞羞臉,哪有人掀傷口給人看?」 阿公笑嘻嘻,不在意,「對了,我還要感恩那位陪我們來的師姊。」 我點點頭:「好,我幫你跟她說。」「我不要。」「為什麼?」「我怕妳記性太差,我講的話妳漏掉了,所以我要回高雄親自跟她說。」阿公還是笑嘻嘻。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3. 阿公要出院那天,兒子來接他。 「你看!我不用掛尿袋了。」阿公得意得像展場上的模特兒,急著秀給兒子看。 兒子十分驚喜:「爸,你現在不用尿袋喔?」「當然不用。我早說過花蓮慈濟的醫生很行,你還說去花蓮怎麼行?」「不好意思嘛,我們在台北住那麼久,當然會想要帶你去那三間最大的醫院。」「大間比較大?我去高雄那間也很大,還不是沒弄好?」「好啦,爸,跟你說對不起嘛,看到你好起來,我比誰都高興啊!」 阿公把行李交給兒子,很認真的向兒子說明:「郭主任都笑嘻嘻的,給人一種很值得信賴的感覺,而且還會跟我分析病情。不像別家醫院,問我要不要開刀?要開就來開,不開就說我可以回去了。我別無選擇只好開,一開,怎麼變這樣?要掛尿袋。我就回去質問那醫師,那醫師竟然說,本來就會這樣,你都那麼老了,輸尿管萎縮,膀胱無力。」 阿公轉過頭來對我說:「這種醫院怎麼只有在花蓮?幫我告訴你們師父,來高雄建一間,我會幫忙出錢。」我笑著回答:「好,我會記住。」 阿公拉著我的手說:「走,我要去謝謝郭主任。」 我看他說走就走,趕緊說:「郭主任在開會。」 「是嗎?我看這樣吧,如果郭主任到高雄,我辦桌請客。」阿公似乎已經認為他請客請定了,又說:「對了,我有養雞、鵝,我先各寄一隻來。」 我馬上說:「不用了,萬一人家吃素,你造成他的困擾。」 阿公搔搔頭,「不然我要煮什麼?魚?」 「魚也不行。」 「那我煮青菜可以吧。」 「郭主任沒有要去高雄,他如果要去我再教你煮什麼。」我真覺得這個老人像小孩,那麼單純、又可愛。 「你們慈濟,人真好,高雄的人好,花蓮的人也好,你們的師父專收好人。」 「那是師父教得好。」我又補上一句,「你也是好人,大家可以一起來做好事。」 我拿了準備好的薏仁粉要給阿公,還說:這很營養,我教你怎麼泡。 阿嬤正要收,阿公大聲阻止:「不准拿,這麼好的醫院,我們沒給人家就很可惡了,還拿人家的。不准收,妳一收我就翻臉。」一下子又氣呼呼的。阿公像小孩一樣,可以一下子高興,一下子生氣,一下子又好了。 幾個月後,那位高雄師姊告訴我,阿公會到居家附近的公園運動,而且阿公到處跟人家炫耀,他的尿袋拿掉了。我一邊聽著師姊的話,一邊又想起一位單純、純真又有赤子之心的老人家、一位視病如親的醫生、一位用心收功德款還幫人家解決困難的師姊,共同組成了這樣一個溫馨的故事。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