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18情人

分享

【 T18情人 】 從小,我一直希望可以跟一個穿牛仔褲好看的男生談戀愛, 這個男孩可能不太聰明,有點粗心,喜歡打籃球卻一直打得不好,唱起歌來會走音……。 但是,那都沒有關係。 只要他愛我,還有,穿牛仔褲好看就好了。 我常常低著頭走在路上,好像是看著地面, 其實,我是在看每一個路過的人所穿的褲子。 發現是穿牛仔褲的人,我就會抬起頭來,看看對方, 如果,是一個很平凡的人,穿著很普通的褲子,那就只好輕輕地嘆一口氣。 而我算過,平均每十三個穿牛仔褲的人,會有一個是陽光燦爛的大男生。 碰到那種時候,我總會不自覺地湧起一股心碎的感覺。 然後,偷偷幻想,如果可以跟那個人談戀愛, 他一定會穿著帥帥的牛仔褲,配上白T-shirt,或是春天色系的襯衫,帶我去野餐或者到海邊玩。 唉,就是那種只能想像卻不能擁有的幸福。 因為這樣的緣故,我決定到牛仔褲專賣店上班,成為一個每天幫客人找牛仔褲的人。 不知道,你會不會覺得這樣的工作其實滿私密的呢? 一個素昧平生的人把他的腰圍尺寸、腿的長度告訴你, 好像你已經觸及他最貼身的部分了。 有時候客人會忘了自己的號碼,或者是胖了瘦了,我便要幫他們量, 常常都會面紅耳赤地,好尷尬喔。 而且,我發現在上班時間裡,所接觸到的各式各樣顧客, 他們都抱著不同的心態去面對牛仔褲。 有些人只挑選名牌的褲子,讓設計師的品味變成他們的品味, 其實穿起來又不一定好看。 有些人喜歡有情緒的牛仔褲,他們會問我這褲子的材質,硬的軟的,褲子的作法, 還要配鞋子的顏色,配衣服的布料,統統考慮周全了才買。 還有一種人最誇張,不是有句成語叫「買櫝還珠」嗎? 有一次我們店裡推出一款新的中性牛仔褲, 很復古地拍了一系列黑白照片做成海報,你不知道,那反應超好的。 平均一天裡面會有二十個人來問要怎麼才能拿到海報? 還不包括那種只是很捨不得地看看,沒勇氣問店員的喔。 後來就有一個男生,天啊,就是我從小夢寐以求的那種型的,他也來問了。 當我看見他向我走來的,我真想跟他說:不用了,我偷偷送你一張就好了。 但是基於職業道德,我還是告訴他要買褲子才有送海報。 我想,那時候我臉上的表情一定很掙扎吧。 而且,就是那個男生告訴我這種為了海報買褲子的行為叫「買櫝還珠」。 因為古時候,有一個人,看到路邊有人在賣珍珠,他就跑去買, 買完又把珍珠還給那個賣珍珠的人。 原來,他看上的是裝珍珠的盒子,而不是珍珠啦。 我聽了以後,馬上就很崇拜他。 想不到他除了是個穿牛仔褲好看的帥哥之外,還懂得這麼多。 這下就算他溫柔細心,籃球一級棒,唱歌比古巨基還動聽,我都不介意了。 原先,我是希望他不要太完美,這樣我比較有機會可以數落他,而且, 不會顯得好像我很遜似的。你知道的,人都有自卑心理。 但是,所謂的人算不如天算,我還是走進命運的安排了。 那個帥帥的男生最後終於決定效法古人的精神,他挑了一條還算滿意的褲子, 試穿之後,很不巧地沒有他的SIZE。這可就有點傷腦筋了。我 說,可以幫他調到他的SIZE,但是他怕等褲子調來,海報已經沒了。 於是,我就順水推舟地說:「不然,你先付個訂金,把電話號碼和姓名留給我, 海報先給你,褲子就等貨到了我再撥電話通知你?」 我心裡是有詭計的。這樣我不但可以知道他的名字,還可以擁有他的電話號碼, 喔,老天爺真是幫忙。我已經都想好了,我可以趁著撥電話通知他的機會, 約他出去喝咖啡看電影,感情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我決定先下手為強。 「這樣也好。」他邊寫下自己的名字和手機號碼,卻一臉沈思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他抬頭問我:「那,妳是穿什麼SIZE的?」 他這樣問是什麼意思? 「如果有符合妳的SIZE,那條牛仔褲就送妳吧。」 說完,他眨眨眼睛,給了我一個電波超強的微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 我在想,我是不是日本偶像劇看太多了,怎麼會有這種奇怪的幻想? 可是,我拍拍自己的頭,沒錯呢,他留下了現金,拿著捲好的海報,酷酷地離開了。 我呆呆地望著他的背影,好不容易回過神來, 趕緊跑去找另一個店員小英,告訴她我的這一段奇遇。 果然,小英用一種酸酸的眼神看著我:「保玲,沒別的話,我只能說妳走狗屎運。」 雖然她一出口就沒好話,但我可以確定這一切都是真的, 因為人的幸福往往是建立在別人的嫉妒上面的。這一點我十分清楚。 晚上回到家裡之後,我滿足地抱著男孩送給我的牛仔褲, 以及我從筆記本上撕下來的他電話、住址,一邊喝著西瓜汁, 一邊得意地唸著他的名字……周、牧、原。 光聽名字就覺得這個人好有氣質,真是人如其名。 還有囉,他親筆留下的手機號碼,那十個數字我早已倒背如流。 我將喝完果汁的空杯子擱在地上,不知哪來的一股勇氣, 順手拿了電話就不由自主地按了那十個數字,然後, 電話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被接通了,不得已,我只好怯怯地開口: 「喂?」唉,害羞實在不是我的本性,「請問是周牧原先生嗎?」 「妳好,我就是。」低沉性感的聲音:「請問妳是……?」 「嗯,你好,我,我是,今,今天,下午,你來買,買褲子,的那個店員……。」 為了不讓自己繼續結巴,我決定一口氣把話講完:「我實在非常地感謝你送我一條褲子, 但是人家說無功不受祿,為了表示我的感謝,我想找一天請你吃頓飯不知道可不可以?」 「啊?」他顯然沒聽清楚,我相信沒有人聽得清楚。 「我是說,」我一不做二不休地:「想請你吃頓飯。」 「好哇。」沒想到,他竟十分爽快地答應了,還約了時間地點。 我甜蜜地向他道再見。掛上電話,我高興地在床上打滾。 啊,就算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也沒什麼關係了, 我現在可是一個站在起跑點上的女人呢。 在約定好的餐廳碰面,他準時出現了, 不負眾望地,又穿了一條小直筒的湛藍牛仔褲,整個人就像雜誌廣告上走下來的一樣。 而我,竟然要跟這樣的人一起共進晚餐。 要不就是我在做夢,要不就是邱比特的愛神之箭終於輪到我了。 「妳的鮮蝦辣管麵好吃嗎?」他邊用餐,邊體貼地問著。 「棒極了。」我由衷地說。 牧原選了一間義大利風情的日式餐廳, 微暗的燭光中,他的臉顯露出一份難以言喻的溫柔。 今天,我可也是特意修飾過的, 讓自己看起來閃閃動人但是不留斧鑿痕跡,這很難的。 我還特別注意到,他將他的手機關機了, 就像是這段時間只專屬於我一個人。那種感覺好貼心。 「上班辛苦嗎?」他問。 「辛苦?怎麼會!每天我最期待的就是上班,因為沒事做好無聊。」我誠實地回答; 「那你呢,你是做什麼的?」 我覺得牧原很神祕,人長得這麼帥,可是不太真實,好像不是住在這個星球的人。 而且,他好像很依賴他的手機,還是最新的機種「易利信T18」呢。 「你先別說,我猜猜看。」我看著濃眉大眼的他,帶著一抹高深莫測的微笑: 「我猜,你可能是義大利黑手黨,或者,人壽保險推銷員。」 「都不是。」他笑了:「我是個導遊。」 「真的?」 我瞪大了眼睛,看來,如果我們發展順利的話, 要他穿著帥帥的牛仔褲,配上白T-shirt ,或是春天色系的襯衫, 帶我去約翰尼斯堡野餐或者到地中海去玩,都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了。 隔天,我把我的愛麗絲夢遊仙境告訴小英, 她用一種很小人的口吻對我說:「那妳要小心了,萬一有一天妳打電話給妳的T18 情人, 他卻用聲控的方式對他的手機說:不接,不接!包準妳氣死。」 說的也是喔,那廣告我有看過, 就是帥帥的金城武穿著好男人內褲在考慮要不要接手機嘛。 萬一,牧原也這樣對我……。 「不會的,我上次打手機給他,他馬上就接了。」 我的聲音變得小小地:「而且,我們八字都還沒一撇呢。」 這才是我最擔心的,雖然,我留了電話給他,但是,萬一,他都不打電話給我呢? 總不能要我死纏著他吧? 所幸,在漫長而寂寞的人生中,愛神終於眷顧我了。 第二天的晚上,洗完澡後,我接到了他打來的電話。 「可不可以見你一面?」他的聲音還是那樣好聽。 「現在?」這可不行,我正在用小黃瓜敷臉咧。 嗯,想找妳去摩天樓看夜景。再晚,就上不去了。」 我二話不說地答應了。就要開始了嗎?一場屬於我的愛情,哎,好緊張。 我們一起 搭乘通往頂樓的快速電梯,整座城市都在腳底。 就在快要抵達的時候,牧原的手機突然響了, 他緊張地說:「不接!」那模樣真是可愛。 我們各自握著一杯熱咖啡,看著城市的燈火蔓延無際。 真希望可以把一輩子的時間都停格在這裡。 對著有霧氣的窗戶,我用手指輕輕劃下牧原的名字。 牧原頭也不抬地,對著窗戶寫:「我喜歡妳。」 「為什麼呢?」我不敢相信,轉過身問他。 「我喜歡妳說話的樣子。」他說。 「我喜歡妳說話時微笑的樣子。」他又說。 「我喜歡妳說話時看著我微笑的樣子。」他補充說明。 我將自己的手,握住他的手,希望也可以同時握住幸福。 就在我們的手交握的剎那,遠方的天空,突然綻開一道煙火,劃過了天際。 就這樣,夏天輕飄飄地過去了。因為愛情給人不真實的幸福感吧。 慢慢地,城市裡開始冒出一些秋天的氣味。 像是落葉不經意飄落在街上,或是偶爾下一陣薄薄的雨。 路上的行人也都不約而同地套上一件外套。 從前到了這樣的時候,我都會反常地有一點傷感, 當然,那種傷感是敵不過一個巧克力甜筒的。 我只要一吃飽,就會把七情六慾都忘掉,只剩下一份「好舒服喔」的感覺。 更何況,我現在沉浸在愛情的美麗裡,才沒時間傷心哩。 我看到市面上教人家如何豢養愛情的書中說,要照顧好情人的胃,愛情才會健康。 這一點我百分百贊同,因為我就是這種人嘛。 所以,我決定在中秋節的時候,邀牧原到我的小公寓來,親自下廚煮幾道好菜給他吃。 中秋節的前一天,我窩在家裡擬定隔天的菜單。 我決定採用「飲食地球村」的作法,就是呢,日式海苔壽司和草莓慕斯並存, 美式香烤牛小排和涼拌海蜇皮並列,其他像是我們最拿手的橙汁三明治啦, 法式明蝦雙拼,還有一鍋香菇排骨煲湯。 甜點我也準備了台式的蛋黃酥。 都是我自己親手一樣一樣去做喔, 有時真覺得自己是一個賢慧的女人。正當我沾沾自喜、揚揚得意的時候, 門鈴響了。 我趕緊跑去開門, 原來是住在同一層樓的朱益群。 他和他女朋友的搭配可真是奇怪, 男生優柔寡斷,女生兇巴巴的,還一天到晚要朱益群擠柳橙汁給她喝。 「方小姐,不方意思,可不可以跟你借點柳橙,附近的超市已經關門了, 可是柔柔突然吵著要喝『現榨』柳橙汁。」 果然我沒猜錯,是來借柳橙的,鄰居嘛,這點默契還是有的。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你坐一下,我去拿。」 有時我很懷疑牧原怎麼會喜歡我這種平凡的女性, 可是每次我想到朱益群和他女朋友,我就覺得好歹我和牧原也是男貌女才,也挺速配的呀。 「方小姐,妳最近有沒有掉東西?」朱益群接過柳橙,道了謝後,突然這樣問我。 「沒有啊,怎麼了?」 「最近好像有幾戶人家都有東西不見,像我們家柔柔的獎座就不見了。所以我順便跟妳說一聲。」 我左思右想,現在我最值錢的東西大概就是我的愛情了, 於是我說:「小偷總不會把我的男朋友給偷走吧?」 「那很難說,」 朱益群一臉正經地:「如果那個小偷是女的或是男同性戀的話就有可能。」 被他這麼一說,我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我決定撥個電話給牧原,他說今天晚上要跟客戶談點事情, 我想聽聽他的聲音,會覺得比較安心。電話撥通了以後,響了好幾聲,才接通。 嚇我一跳,我怕牧原真的對著手機說:「不接,不接!」那我一定難過死了。 可是,電話的那一端傳來的,卻是一個雍容華貴的女聲。 我有點遲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打錯了, 心裡又想,不太可能啊,這號碼我早已倒背如流,不會出錯的。於是我問: 「請問牧原在嗎?」 「 牧原?」對方保持著優雅的風範:「這裡只有STEPHEN。」 「STEPHEN?」我沒問過牧原的英文名字,不知道是不是他,只好說: 「那可不可以請STEPHEN聽一下電話?」 「他現在在沖澡,不太方便。」 沖澡?我夢寐以求的牧原頂多頂多只牽著我的手唱情歌, 他怎麼會在一個女人那裡沖澡,那不是全身都脫光光了嗎? 「對不起,我想,我可能搞錯了。」我當機立斷,決定馬上掛上電話。 我找出那天牧原留給我的紙條,按著上面所寫的號碼, 一個字一個字地,又撥了一遍。電話響了三聲之後接通。 是同一個女人。 我的心瞬間沉到了海底。 是了,沒錯了,牧原就是 STEPHEN, 當我正為他絞盡腦汁擬菜單的時候,他正在一個陌生女人家裡沖澡, 而那個女人,甚至不知道他的中文名字。握著話筒,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喂?」優雅的女人顯然失去了耐性。 「我不管妳是誰,請妳不要再打電話過來,STEPHEN今天晚上是我的,我付了錢的。OK?」 她狠狠掛上了電話。 在無盡的嘟嘟聲中,我終於深深地明白了。 其實,牧原一直都沒有騙我。 他說他是個導遊,他只是沒說,觀光點是他青春美好的肉體。 而且,他不是在最早最早,就透露自己是個「買櫝還珠」的人嗎? 他想要一份戀愛的感覺,卻把我對他的真心還給了我。 我不是個聰明的人,但是這一次,我卻把這層道理想通了。 儘管如此,我還是覺得好難過喔。 窗外,不知道什麼時候下了一陣雨,地上濕濕的,風裡有一種涼涼的味道。 突然,我有了另一個強烈的壞預感,我想起牧原送給我的那條牛仔褲, 小偷該不會把我的記憶也給偷走了吧? 我跑進房間裡翻箱倒櫃,找得滿身大汗,真的找不到那條牛仔褲了。 我呆呆地望著滿地的衣服,正想放聲大哭時, 忽然想到,昨天我才剛洗好褲子,晾在陽台上。 我趕緊跑到陽台去,發現牛仔褲安好無恙,連忙將它收下來。 可是,當我的手碰到衣架時,褲子上的釦子輕輕掉落,滾到樓下去了。 我望不見釦子的去向,卻看見遠方的天空中,綻出一朵七彩煙火, 像那天我和牧原在摩天樓看到的一樣。 是貪玩的孩子在提早慶祝中秋節吧? 我撥弄著掉了釦子的線頭,心想:還好,只是掉了一顆釦子而已。 然而,說不出為什麼,抱著牛仔褲,坐在客廳裡,我還是忍不住哭了起來。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