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集空間與超市選擇

分享

卡羅琳 .斯蒂爾(Carolyn Steel)寫她在市集的經驗,她沒有品嘗就向攤主買乳酪。對方關心地問她﹕你嘗過了嗎?然後向她解釋製這乳酪的背景﹕去年乳牛剛剛吃新的飼料,想這乳酪蠻有牧場感覺!在這樣公開的市集中,可以跟攤主閒聊個人經驗﹕原來他的家族生產柴郡乳酪已有二百年歷史。現在人們變得不大了解這種乳酪,所以他想做點什麼,向大家展示它最好的品質﹕濃烈、醇厚、還帶有牧埸的感覺。 讀到這樣的片段,總叫我們羨慕不已。在那市集上,我們仍然可以追溯到食物的來源和製作過程。農場主人仍像一位藝術家那樣,為他的產品負責,感到驕傲! 斯蒂爾的書用很多具體的數字和例子告訴我們﹕儘管當代食物鏈的運送更廣遠更迅速,我們有機會一年四季更便宜地吃到更多來自各地的食物,但由於操縱在有限的供應商手上,我們在各大超市容易買到的食物,選擇不一定更多,質素不一定更好。 這當然又令我想到我們的書市。大書店裏書籍堆疊如山,為什麼總找不到想找的書? 《食物愈多愈饑餓》一書,對食物的運輸和傳播,有具體的刻劃,從而見到今日食物的狀况,如何改變了我們的生活。食物更多,為什麽更飢餓? 電視裏,我們看見盛大的食肆頒獎,幾乎是人人有份。選出來的,都是大集團的食肆,往往不是那種菜式中做得最好的,卻肯定是最肯花錢做廣告的。照獎項的成績看,我們真該是活在美食天堂裏了。那為什麼,在外面大集團的酒家吃飯,不是材料不新鮮、就是調味的味精落得太多;不是貨不對辦、就是趕做另一場客不讓你坐下去?大集團以外,偶有用心的小食肆,卻又總不見它們獲獎。 書的市場也出現許多獎,良莠不齊,看來有許多獎、許多書,卻又看不到評選的過程、不同的評語。我不大相信不把評選過程和評語公開的獎。 但數量總是那麼多,排山倒海湧過來。 現代生活裏,總是數量的勝利。資訊比以前多了,但卻不一定更有智慧。關係更多更複雜了,卻不一定更有情。昆德拉《可笑的愛》其中一個短篇裏,現代的唐璜哈維爾追逐一個又一個女子,不斷跟這個訂下約會,跟那個訂下約會,結果只是疲於奔命,從一個約會奔向另一個約會,根本沒時間跟任何人發生感情。 費里尼的卡薩奴華也好不到哪裏去。我們只見他一臉疲憊,他不是感情的英雄,變成感情的奴隸了。 伊力盧馬對感情的了解最是透徹了。《夏天故事》的男主角加斯柏,周旋在三個女子之間,先後分別答應了她們三個到伊埃尚島旅行。結果又是爭吵、又是說謊,搞出尷尬的僵局,不知如何解決?約定的時間到了,最後傳來心愛樂器在外地發售的消息,他如釋重負。最後選擇的是音樂,不必在三人中取捨了。盧馬似乎在說:表面繽紛的選擇是無關痛癢的,心之所安才最重要! 公眾空間阿哥拉 書中描寫古代雅典的阿哥拉(Agora),那是一塊廣大的公眾空間,三邊有拱廊,當中紀念碑和神廟,有道路穿過,四周植滿梧桐樹,樹蔭可以庇人。空地貨架 上擺滿出售的食物和用品:這裏賣酒,那裏賣橄欖油、另一邊則賣瓶瓶罐罐,每樣貨物都有專門擺賣的地方。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我禁不住想﹕香港有沒有這樣的公衆空間呢? 過去我覺得,香港全盛時期二百多份報刊,每份有四、五版專欄,談什麼題材都有,也可算是熱鬧的大笪地了吧? 可惜盛况不再,包容的園地不多了。而且公衆空間,需要容許不同意見互相對話的機會,需要胸襟也需要默契。主事者、發言的和聽衆要成熟到一個地步,不致騎劫了公衆、扭曲了道義,不斷有制衡和反省,似乎是需要長遠的教育和溝通,不是一下子可以完成的呢! 書中提到超市、餐室和廚房的空間,我覺得都值得探討下去。現代食品供應宣傳令每個人覺得自己不會下廚做菜,只能依賴超市!(負責宣傳的也算公眾知識分子嗎?)這是否就是我們的未來?作者說﹕如果相信文明傳遞更多東西,那我們就不得不與之抗爭。 找到一幅圖畫給你看看﹕黎茲頓史坦(Roy Lichtenstein)普普藝術的後現代廚房﹕乾淨、現成、混置,沒有了個人、氣味或深度的空間。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