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歲的聖誕節

分享

和他在一起的時候, 他還有老婆. 但是老婆在灣區和別人跑了, 要求離婚他不肯, 癡癡的在東岸這個小town等著老婆回頭. 看完鐵達尼號在車上聽完他的故事, 我們隔天就在一起了. 我沒有當第三著, 因為他的第二者根本不要和他在一起了, 我總是這麼安慰自己. 因為不要說搶人家老公這種天地不容的超級重罪了, 10年前的台灣, 光是婚前性行為的罪名, 就可以和國家元首洗錢一樣的嚴重, 何況我還一天內犯了兩條. 我們和其他留學生一樣, 週五下課後去中國超市買菜煮飯, 週末到處遊山玩水, 或是到同學家一起租日劇來看. 那時木村的愛情白皮書正夯, 大夥兒還連看了5次. 畢業後我們倆一前一後在灣區找到工作, 矽谷一片繁榮, 101公路天天塞車, 熱門餐館不事前訂位根本找不到位子. 我們和其他華人一樣, 週五下班後去中國超市買菜煮飯, 週末到處遊山玩水, 或是到其他同事家看連續劇. 那時瓊瑤的還珠格格正夯, 竟然還有人打電話回台灣追蹤下集預告. 我一直以為我們會這樣快快樂樂的生活著, 一起在美國實現屬於我們的美國夢. 尤其是, 他後來和老婆也簽字離婚了, 所以世上還有什麼可以阻撓我們的事情呢? 2001年網路開始泡沫化, 那斯達克指數幾乎是垂直下降, 將近98%的startup倒閉或大幅裁員, 101公路順暢無比, 熱門餐館空空蕩蕩, 我們倆也一前一後失去了工作.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我們和其他沒有身份的外國人一樣, 平日盡量自己煮來吃, 週末不敢出門亂花錢, 每天掛在網路上找工作. 我們去拉斯維加斯結婚吧! 那是生平第一次有人跟我求婚, 在我面臨沒身份被抓到, 可能會被驅逐出境的, 32歲聖誕節. 後來他回北京, 結婚也生了小孩; 我回台北, 繼續著庸庸碌碌的生活. 看海角七號時, 當阿嘉對友子說, 留下, 或是我跟你走時, 我的鼻頭一陣酸. 我當時沒有答應他的求婚, 他也並沒有堅持下去. 之前自己也搞不懂阻撓我們的到底是什麼. 但此刻終於瞭解, 那不是他懸而未決的婚姻, 也不是矽谷的網路泡沫, 更不是台北到北京的4800公里, 而是, 中年人最缺少的, 不顧一切的勇氣吧.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