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診室裡偷笑一下。

分享

護士要她別緊張,開刀房已在整理了,馬上可以上樓接受治療。此時需要她老公在文件上簽名,才發現他不在身邊… 那天家中長輩因身體不適到醫院求診,急診室的醫師列了些醫療項目,讓她可以澈底檢查看看到底毛病出在哪裡?就在等待時,只有我陪她在急診室裡耗著。 少婦車禍要手術 老公送女兒離去 我們一等就是大半天,既無電視可看,也沒有報紙可讀,我又不能離開,無聊得索性觀察起其他病床上的病人來。 首先,隔壁床的少婦,她比我們早到,看起來是出了一場小車禍,她身旁的小女生,經過醫師仔細檢查後,只有些小小的擦傷。 大概就讀幼稚園大班的小女生,勇敢的讓護士替她清理傷口、擦上藥,而躺在床上的少婦,則是手指開放性骨折,正在等待開刀房準備動手術。 她這一等也是等上大半天,看看時鐘短針,已經指向十二點了,我看她先生牽著小女生,說要出去吃個飯、順便將她送到學校再過來。我聽到床上的少婦交代她先生,記得快點回來。 一晃眼,短針已指向兩點鐘了,隔壁床的少婦似乎已經忍受不了手指的疼痛,眼睛開始飆淚,激動的喊叫醫師。 一會兒,從旁跑來一個護士要她別緊張,開刀房已在整理了,馬上可以上樓接受治療。此時需要她老公在文件上簽名,才發現他不在身邊。 動手術要簽文件 老公晚歸她長嘆 待那個老公回來,她細問之下,才知她老公是為了找戶口名簿,好來開立小孩的診斷證明,才耽擱了那麼久,已受疼痛無情摧殘的少婦,只仰天嘆了一聲,轉過頭再也不跟她老公說話。 是啊!若是我,也不想跟他說話了。在這個節骨眼上,不管她心理或生理上,都極度需要有人在旁陪伴的時候,身為老公的他,竟然還分不清楚事情的輕重緩急,他的直線思考,也讓大夥兒看了不禁要長嘆一聲。 不久,急診室門口停了一輛計程車,在車上的三個大男人下車,走向同一扇門,同心協力要將一個不知是酒醉還是生病的男人拉下車坐上輪椅,但那個大哥很有個性,雙腳怎麼也不彎曲的好好坐上輪椅。 大哥挨針跳起來 身上刺青窮裝樣 他雙眼環視四周,好似在看是不是有人在笑他,而七手八腳的同伴,好不容易才將他推上急診室的病床上。當護士準備替他打點滴時,只見同行的三個大男人,一人一手一腳的將他牢牢壓住,還一直安撫他,說馬上就好了。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就在針頭戳進他的皮膚時,只見他躍起、臉上淌著淚、嘴裡罵著髒話。這一罵,我才發現他的身上有好多龍鳳刺青,他似乎是個江湖人,應該看多了打打殺殺,或者經歷過,他怎會對一個小小的針頭,起這麼大的反應呢?想來,有多少在外逞英雄的「男子漢」,也是逃不過皮肉之軀,也會痛、會哭、會喊叫的,平常舉止都是虛假的。 在長輩要推進病房前一刻,我看到對床探病的男人,大約快五十歲了吧,一進來看到床上那個年齡相仿的女人雙眼閉著在休息,只輕拉起她的被單替她蓋好,並輕撫她的頭髮、輕握她的手。然後,那個女人睜開眼,只是微微的笑,再繼續閉上眼休息。 好令我羨慕、好溫馨、好浪漫的一幕。不管他們是什麼關係,這一刻,好美。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