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笑容

分享

1. 由於我會說日語,急診室請我過去關懷一個個案。我來到急診室,看到一個年輕人,脖子掛著相機,驚嚇過度,臉色發綠。他以極為驚惶的眼神看著病床躺著的另一個年輕人,這個人顯然受了重傷,極為痛苦,臉色發白,但不敢喊痛。 我拍拍脖子掛相機的年輕人,讓他鎮定一些,然後問他發生什麼事。原來他們是非常優秀的兩個日本青年,他叫小純,考上京都大學,受傷的男生叫杉上雄紀,考上東京帝大,來台灣自助旅遊,結果受傷了。 我問小純:「怎麼會選擇台灣來自助旅遊?」 小純告訴我:「山上雄紀的姊姊說,台灣的太魯閣國家公園非常好玩,建議趁考上大學的空檔,趕快去玩。我們在太魯閣的長春祠照相,結果一不小心掉到橋下。 我又拍拍小純的肩,他似乎又鎮定不少。這時候急診的外科醫生過來跟我說,摔得很嚴重,要開刀,需要家人簽字。於是我請小純聯絡山上雄紀的媽媽,過了大約十五分鐘,小純跑過來說:「杉上雄紀的媽媽要我先簽,她明天馬上到。」 馬上緊急開刀,開四個地方,包括雙手雙腳。本來腰椎也要開,但是要等媽媽來再開。 第二天媽媽趕到,陳英和醫師詳細解說怎麼開刀,危險性在哪,最後跟媽媽說,妳也可以選擇回去日本開。媽媽一邊聽醫師講,一邊做筆記,然後打電話回日本問先生意見,先生說,既然醫生能講這麼詳細,就能幫我們兒子開刀。 真是辛苦了這位媽媽,媽媽雖然匆匆忙忙從日本趕來,但是她的化妝、衣著、談吐,一看就知道是上層社會。但是已經嚇到花容失色,我們會說日文的志工趕緊安慰媽媽。 2. 我請一位宜蘭的阿姆來當志工,他會說日文,又活潑。陳英和來巡房,告訴媽媽術後情形,還說,生活上一切都沒關係,但是不能當運動員。媽媽本來是站著,聽了陳英和醫師的話以後當場往後倒,我趕快拉她起來。 媽媽很難過,告訴我說:「在東京帝大,讀書要讀得最好,運動也要最好,叫優等生,不是只有讀書而已。」所以兒子不能當運動員的情形對她來說,好像天要垮下來一樣, 「喔,這樣。」我不禁露出惋惜的表情。 媽媽顯然不死心,面帶慌張的問我:「我的Yuki,他……他真的不能跑了嗎?」 我還沒回答,陳英和醫師馬上說:「你們誰會說日文的?快,快,趕快用日文告訴媽媽,Yuki還年輕,經過好好復健,可能還可以恢復。」 我們請翻譯照說了,可是媽媽以為我們是安慰他。笑也笑不出來,很憂愁,媽媽一定是很心疼的。 阿姆到了以後,一直跟Yuki說日文,逗他開心。晚餐送來的時候,阿姆一口一口餵,Yuki一口一口吃,吃到八分飽,就說我飽了。媽媽很高興,因為兒子開刀出來能這樣吃,表示兒子恢復得很好。然後媽媽竟然拿著餐盤到護理站,很興奮對護士說,你看你看,我兒子吃得這麼好!我兒子吃得這麼多! 真是天下父母心啊!媽媽回病房,餐盤剩下白飯和一點點菜。她吃白飯,好像很好吃,我從來沒看過一個媽媽臉上會有那樣的表情,我就在旁邊,看媽媽一口一口吃,一碗普通的白飯可以被吃得那麼好吃,對我來說真是少見啊。她覺得很安慰,她覺得兒子吃得下就有希望。我覺得那種媽媽的心,真的很令人感動,其實白飯也不會那麼好吃,是看到兒子開完刀胃口好,媽媽也覺得吃什麼都好吃。 陪了母子五天的阿姆告訴我,夜深人靜,媽媽反省:是不是日本太太太自私?她們只是把家裡照顧好、把孩子照顧好、把先生照顧好,叫做最好的太太,沒有想到,我們台灣的太太還能出來當志工。媽媽又反省:是不是上天處罰我,讓我的Yuki跌成這樣?阿姆就安慰媽媽,這是意外,但是Yuki幸運被救到慈濟。Yuki很快就會好,你們有很多能力,可以再去幫助別人,就可以了。媽媽聽了才釋然。 3. 既然Yuki手術後恢復得不錯,又能適應台灣的食物,吃得下醫院的伙食,我們就特別煮一些東西,一份一份,少少的,讓他覺得好像在日本。他很高興,我們慈濟的香積師姊做的精緻小點心,也是不輸日本的呢。 本來Yuki的爸爸第七天才要來,第五天就來了,還拿小點心送我們。我想,我們總不能白吃人家的啊,於是我烤披薩,煮紅豆湯。還告訴Yuki說,紅豆是吉祥物喔。Yuki很高興的跟媽媽說,媽媽!媽媽!我已經四個月沒有吃紅豆湯了。他們一家人快樂的吃點心,我們志工在一旁唱最美的笑容這首歌: 在異鄉遊子的睡夢中, 看見世上最美的笑容。 深深的皺紋是愛的痕跡, 溫暖的手心撫摸著受傷的我。 在慢慢成長的歲月裡, 總是辜負了你的叮嚀。 而你的寬容像大海一樣, 任由我乘風破浪, 追逐理想。 媽媽忽然放下手上的食物,很客氣地說:「師姊,這是什麼曲子?旋律真美,請妳們告訴我歌詞的意思。」我們就告訴她,她聽了一直掉眼淚。Yuki不知媽媽為什麼會掉眼淚,阿姆翻成日文給Yuki聽,Yuki懂了,也哭了。 好聽的歌,真是無國界。媽媽看到Yuki哭,很緊張的問說:「我的Yuki怎麼哭了?我的Yuki怎麼哭了?他從小到大沒有哭過。」 我告訴媽媽:「因為Yuki辜負了媽媽的期待和叮嚀,媽媽任他乘風破浪,追逐理想,自助旅遊到台灣,他不注意安全,跌到橋下。可是媽媽的寬容像大海,溫暖的手心,撫摸受傷的兒子。Yuki手術後看到媽媽,一定會認為媽媽的笑容是世上最美的笑容。」 我又問爸爸:要不要翻譯?爸爸說看得懂中文。原來爸爸是政府官員,東京帝大畢業。曾任是日本駐外人員,精通德語、英語,於是我們也找會德文的醫院同仁和爸爸互動,介紹慈濟的團體和慈濟醫院的人文精神。 剛好宗教處有兩個加拿大回來的年輕伙伴,會英文,就帶著Yuki當志工,嘻嘻哈哈過日子,Yuki恢復很快,但是媽媽認為兒子開刀,一定很痛苦,所以媽媽就一直摺紙為兒子祈福。後來一位師兄陪媽媽外交部延長簽證,我們就這樣一路陪伴,給他們很大的鼓勵。我還跟Yuki說,你要回日本時,一定要會唱最美的笑容。母子在病房一直學,我們用羅馬拼音,我也拿CD給他聽,二人唱得好準。 4. Yuki住院期間,曾文賓院長夫婦幫忙很大,院長留日,會日文。院長夫人常常去看Yuki的媽媽,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出院前一天,我帶Yuki一家人回精舍謝謝上人。我們推輪椅去,爸媽一見上人,長跪於地,媽媽一直哭一直哭,爸爸一直點頭一直點頭,上人請他們起。Yuki說,媽,我們不是要唱一首歌給上人聽?於是母子二人唱最美的笑容,都沒走音,字也很準,很厲害,IQ很高。 隔天回日本,我們表現「愛的接力賽」,整個團隊都去送行,陳英和親自送,曾文賓院長、護士也去送,送到花蓮機場,由台北賴師伯,就是帶媽媽延期護照的那位師伯接手,送到中正機場。 到了日本,日本分會師姊再接機,真的是愛的接力。在機場,爸爸說,送到這裡就可以了。因為爸爸車子很大,Yuki可以躺在車子裡面。日本分會的師姊就告訴他們這一家人:「你們回到祖國,你們就可以安心了。」媽媽回答說,「我們在台灣也很安心啊。」大家相視一笑,場面好溫馨。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回到日本的Yuki開始復健,這期間我們一直通信。Yuki寫信提到復健情形,爸爸媽媽也都有寫信過來,他們提到:東京帝大是最好的醫院,連那邊的醫生都很肯定我們有這麼好的醫生,幫他們的兒子恢復得那麼好。媽媽還說,想起我們這邊的護士,就會自然掉淚。因為護士對異國人士似乎更溫馨熱情,令人感動。所以媽媽真想回台灣慈濟醫院當志工,順便看看我們。 5. 經過一段時間持續努力復健,Yuki已經能走路了。SARS期間,他到日本分會,幫忙包素粽義賣。他也學會搭電車到日本分會,來回二小時。後來母子真的回花蓮當志工。我說我們志工是要穿制服的,他們也真的去買,就這樣穿著制服跟我們上病房區看病人,也去居家關懷,十天之後才返回日本,真是有心人。 當志工的心願終於完成,回去日本之後,媽媽寫信來說: 「我好像作了一場夢,我的Yuki跌下去,好像有蓮花托住,我的Yuki好像蓮花上的露珠。因為有蓮花托住,所以Yuki沒有損傷。雖然開刀,很快復原,好像一場夢。」 我看著一張張媽媽寄來的照片,照片內容是Yuki學校生活、復健情形、還有全家福。最特別的是一張Yuki畫的圖,他不會中文,又怕寫英文我會看不懂,所以用畫的。這張圖上面畫了五個畫面,訴說整個事件的經過:第一個畫面畫著一個人掉到橋下;第二個畫面畫著醫生、護士、志工獻花,還畫了香蕉、木瓜;第三個畫面畫著一個人彈吉他,一個人坐在輪椅上,旁邊畫了二個人推輪椅,雖然只有簡單幾筆,但四人表情生動,非常有趣;第四個畫面上面畫著我們團隊送他去機場;第五個畫面畫著一個人在走路。 我又想起媽媽跟我說過,Yuki一直很勇敢,沒掉淚,只有那天聽到最美的笑容那首歌,解釋歌詞給他聽,他一下子就哭了。媽媽還捐了一筆跟醫藥費同數目的錢給醫院。 Yuki的爸媽真的無法相信,世上有這樣的團隊,因為媽媽覺得Yuki的命真的是撿回來的。所以媽媽才會寫信跟我說,自己好像作了一場夢。 我想,如果有些夢比真實人生更加真實,那一定是因為愛吧。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