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床

分享

每夜,父親總在他臨睡之前,一人獨坐在床頭吸煙煙浮在空中,有時急促的飛騰,有時悠柔的渙散,父親似乎有很多沉重的往事。 那是三十多年前,父親結婚時的雕花木床,伴著父親渡過三十多年古典的歲月,竟嗅然無聲座落在小小臥室內,偌大垂地的鏡櫥,該有燃著兩枝通紅巨燭,兀自照著三十多年時光流逝吧!父親在時光擎離之後,斑鬢白髮也在回憶沉思嗎? 近三十多年古老棕褐色木床,床頭上雕鑿細緻古戲班人物,兩隻翔龍,床柱儘是一朵朵花樣,輕輕也能捎出春花美麗,一番燦爛,喜氣的日子!垂著悠柔帳紋,微微垂吊著簾鉤,微微顫動,便撩人無限悠霍遐思,床沿上便是一囊篋衣箱、衣掛,那是何等氣派與溫婉? 小時候,未搬至新屋前,有時候在父親的床睡的晚,或許懶懶厭厭早晨,懶洋洋躺在床上,看床旁左牆,兩個矮長的窗口,射下兩道光線,便會凝神望著光線下飛揚塵沙,細細小小的像許多童話,偶爾會仰頭怔著巨高天窗,高築瓦頂,無數的星星照遍了許多寂寞的夢境。 對父親那只床便那樣有著醇厚的感情,我總會小小心俯視,滿懷意境的想像著。那天問過父親,這床原來出自於廈門大師傅精雕細製的手工,祖父以高價訂購,為父親結婚誌慶的。想像父親當年的倜儻和受寵,從發黃的照片中,父親有著俊美的臉孔,母親也是十分溫婉秀麗的,從那雕花精刻,也猶可感覺,當年我們家也曾是豪富一時! 父親早年做生意,後來有了小小積蓄,分家時所有田產都留給大伯父了,他什麼也沒有,落得在城裡小巷賃屋。後來我們沒落了,踉蹌的不斷受房東的氣,租了近三十年房子,做了近三十年的工作,父親依然賺不了一棟房子,母親不斷的委屈和刺激,積鬱成疾幾十年,爭爭吵吵的,在父親近六十歲的滄桑生命,四處貸款、標會,終於買了一層房子。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最後,父親落的更沉默了,也蒼老了,他偶爾受不了母親的嘮叨和一生的沒落而發疲氣,但每晚他總獨坐床頭一人沉思。 每次經過,我心頭上便有極大的淒澀,父親一人吸著煙,那該是他半生歲月後最大慰藉,他從不抗拒命運,人都說他老實,但這背後呢?該有一種嗚咽的生命河流聲音踽踽在泣唱,我彷彿也瞧見了父親眼眶的淚水,但我從未見過父親流淚。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