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愛很愛很愛你

分享

走進了教堂,他要我在神父那裡等著我,我甜蜜的笑著,在旁人眼中,真的很讓人眼紅。   「恭喜 凝 與 夏天甜蜜滋味 ,正式成為夫妻。」原來,要我來教堂,不是要跟我結婚,而是要我來幫他跟一個不知名的第三者做見證人。   「甜蜜…你只是要跟我玩玩而已嗎… 她?她是誰…哪來的第三者?!」我衝向前要打那穿著禮服的女孩,卻被他阻止了。   「你才是第三者好嗎?是你自己要跟著我的!你憑什麼打她?應該是她要打妳才對!」   「啪!」甜蜜的一掌,讓我跌在地上,倒在地上的我目送著他們幸福的走‥   「嗚....是你把我從他的手中搶走了,到最後我被灌上了背叛與第三者的罪名‥」我沒有力氣起身,我只能無助的在教堂哭泣,一秒鐘前我很幸福,一秒鐘後我卻是在這裡哭泣著﹔臉頰已經不知道痛是什麼,想要阻止眼淚在滑下,想要阻止,卻一直繼續流下。      「小迷…」一個熟悉男子的聲音,叫著我的名字,但是這股熟悉感,始終讓我猜不到他是誰。   「是…是誰…」淚流滿面的我,抬起頭尋找著叫我的那名男子,我看見遠方,以前被我拋棄的他,痛苦的看著我。   「你來看我這樣墮落的樣子對不對!你現在一定覺得我是個白痴對不對!我背叛了你,下場就是這樣對不對!你盡情的笑吧。反正我已經是一個沒用的女人了。」語無倫次的我,自己也不知道再說什麼,我只知道現在的我,只能一直哭,一直哭下去。   「我就跟妳說不要跟他走!妳為什麼不聽?他在外面有許多女人,他從小就是我的朋友,什麼都要跟我搶,連女朋友他都要跟我搶‥就因為我的弱點是不會說話,他就用甜言蜜語把妳給拐走… 妳要走的那時候,妳知不知道我的心跟現在的妳一樣痛…」在外人眼中,只是一個刺客抱著一個牧師,看起來…真的很像要分離的戀人。   「冷血…我不值得你為我哭。我是一個沒用的女人…被男人搞的團團轉,到最後還是自己拋棄的男人安慰自己…你快走吧。」我想將他推開,但我掙脫不了…  什麼時候,他的力氣變的那麼大了?   「我不要。我在放手,你就真的不再是我的了。 小迷你還不明白嗎?我還很愛你啊!還記得我們相識那時候嗎?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約會嗎?我知道你還是愛我的!你那時要跟他走,你是用依依不捨的眼神看著我的!」他站了起來,他把我給拉出了中央西門外,走到了花圃邊。   「還記得這裡嗎?這裡是我們相識的地方,我問你為什麼不去熱鬧點的南門,你卻要在這裡休息。」   「因為這裡個寧靜的地方…」話還沒說話,他又將我抱的緊緊的。   「我真的…不想要失去你。我想要下輩子,你當我的新娘。」他的唇蓋上了我的唇,我不明白為什麼他要說這句話‥不過真的這次,我不想要在離開他了,我想要這輩子跟他一起生活,為他生個孩子…   「我愛你。」   「我也愛妳。」   晚上了,我們兩個人躺在西門外的草皮上,述說著以前種種我們快樂的回憶,我好希望我們兩個,能就這樣一直下去,到老。   「小迷,明天中央城要招集一些人,去剷除在迷宮裡的巴風特,我們…去參加好嗎?」   「好阿…你去我就去…」他的夢想就是跟巴風特搏鬥,只是有許多人都因此與在巴風特腳下…我怕我再次失去他。   「如果我們沒死…我們結婚好嗎?」他拿出了一枚戒指,放在了我的手上,為什麼…不幫我帶上呢?   「明天過後,我為你帶上。」   「嗯。」   為了準備明天的體力,我們兩個早早就睡著了,只是等到明天‥我們還能在一起嗎?巴風特的可怕,使我擔心了起來,看著手中的戒指‥我還趕快睡吧,明天我們拼死也要打倒它…!   早晨。   一到了中央,就看見了數不清的人群往著城堡方向走去,想必那些人也是想要去試試身手的‥只是,回來的人又有多少人呢…   我們排隊報名完後,走到了迷宮裡頭,越走越裡面…我的心也開始緊張了起來。   「別怕。 你還有我。」他緊緊抓著我的手,我的手…很痛,只是我不想要揭穿他,他也再害怕的事實。   走到了二樓後,漸漸的魔物開始肆虐了,有許多人也在魔物爆走中,喪失了生命。   「巴、巴、巴巴巴風特在左轉的那條路上,大…大…大家 小…」一個騎士渾身是血的跑了回來,話還沒有說,人就斷氣了。   大家將他的屍體安置在一旁後,有的人衝向前殺去、有的人卻開始計算,大約再多久巴風特會死。   巴風特似乎察覺到我們的存在了,一股血腥味,往我們逼近,沒幾秒鐘,我看見了巴風特的鐮刀,不札眼的揮著,有許多剛剛跟我要天賜的,全都在巴風特腳下摧殘著。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小迷,保護好自己。」他衝向前,開始與大巴戰鬥著,但是‥沒幾秒鐘,我看見了全身都是血的他,倒了下來。   「冷…冷血!」我衝了進去那充滿血腥的戰場,我將他抱了出來,走出了迷宮外。   「冷血…你不要在離開我了…」   「不要哭…我…幫你帶上戒指…」他把我的戒指從我口袋拿出,吃力的將戒指帶到我的手指中。   「好了‥戴上戒指了‥你是我最美的新娘…小迷…我 …愛你…」他說下了這句話,人就安詳的睡了,會醒來嗎…不會了… 這一天,是我生命中,哭的最慘的一天。   「小姐~要一起去喝杯茶嗎?」一個騎士,走向了一個牧師面前說著。   「不好意思…我已經結婚了」牧師伸出了手,在騎士面前晃阿晃,騎士識相的走了。   冷血…我這一生,一就是你的新娘,下輩子,我一定也是你的新娘。   我不在哭了,今年是你死去的第三年,我現在已經是別人所尊敬的神官了,你死後,巴風特不久也死了,一切都歸功於你給他的致命一擊導致他失血過多。   我想要認領一個孩子,父親就是你了,而今年這孩子也三歲了,他的名字是‥ 冷靡。   我要將他訓練為一個專業的刺客,就像你一樣,讓這孩子為你而驕傲…   冷血…  我好愛好愛好愛你…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