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的溫柔

分享

那天在微博寫下一段貼文,題目是《給大家的情書》。我說為何微博沒有設定時間自動更新的功能呢?那麼我就可以先在這裏寫下幾百篇,溫柔的、睿智的、療傷的文章,直到有天我忽然不在這個世界了,你們仍可定時看到我的貼文和圖片,不就相信我其實不過是又跑到某處躲起來生活,而不是真的離去了嗎?那麼,親愛的,在這沒有了我的世界,不就形同並沒離開過了嗎? 貼文發表後,收到很多留言。然而印象最深刻,也最感動的,卻是萍水相逢,還沒在正式見面時打過招呼的Wyman留下的這段話。他說不用那麼煩呀,我們交換了微博的密碼,誰先死,另一位就每天寫雙份的替自己和對方更新,不就可以了嗎?長壽是詛咒。要不要我今天就開始學習模仿你的風格? 我被他的文字感動了。Wyman在看似玩世不恭的慧黠底下,隱藏在小情小趣之中,還是有他的風度與溫柔在的吧。同樣作為一個寫字的,該沒有另一番話比這段更動人了。試想想我們其中一個在途中先行離席了,剩下那個願意穿起你的衣服,孭起你的行囊,代替你把剩下的路走完—還有比這個更實在、更動聽的承諾了嗎?而模仿對方的風格,寫對方所寫的,你中有我,我中又你,又是如何了解對方才能夠做到的事?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我不懷疑Wyman能夠模仿我的風格,可他填詞的巧思與情志,卻不是我能夠做得來的。還是趁一息尚存,用心多寫一點,別讓其他人分擔我的工作,被他們笑着罵我一句不負責任先閃了人吧。 王貽興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