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櫻

分享

春天的午后,我和小夢漫步在開滿櫻花的公園裡。一向不喜歡外出的我,這次是被她給拉了出來。春天涼爽的微風,散飛的淡粉櫻花瓣,我不得不承認這趟出來是值得的,雖然完稿的時間又得延後...在公園的某處,我們看到了一位畫家;他似乎是以幫人畫像為生,看來也有六十好幾了。這個時候,小夢那容易感傷的毛病又來了!她拉拉我的衣角,嘆息說著:「這位老伯伯沒有親人嗎? 好可憐...」我了解她的意思,微笑地說:「我們倆好像也沒啥畫像吧?去光顧他一下也好!」 我和小夢走到他的面前,此時他剛好完成了一副作品。我瞄了畫像一眼,不禁皺了眉頭一下。小夢發覺我表情的細微變化,她用手肘輕撞我,小聲地說:「你是因為他畫的人比本人好看而皺眉?」我拉她到了一旁,望望那畫家,對小夢說:「不真實...我不喜歡那樣!」小夢對我做了一下鬼臉,笑著說:「要真實的話,用照相機就好了呀!」說完,便跑到那畫家前面坐下,微笑地說:「幫我畫一張,別畫得比本人好看!」那畫家露出了笑意,我想這是他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要求的吧?又或者是他真的可以不虛偽地畫一張畫了!畫畢,小夢興高采烈地看著屬於自己的畫,直誇著他的技術好。此時的我對那畫家完全改觀;他真的是一個藝術家!他掌握小夢的神韻,就好像是我認識她這麼多年的所知,畫出我認識的小夢。我也不禁為他感到可悲,這麼好的一個藝術家,卻不得不為生活而彎身。 我坐了下來,對那老畫家笑著說:「我也來一幅吧!這輩子恐怕沒啥機會帥過了!您就幫我畫好看點吧!」旁邊的小夢起鬨著說:「是呀是呀!就畫好看一點吧!看看是否能騙到哪家的姑娘!」不久,另一張作品也完成了!畫中的我,雖然有著我部分的神韻,卻又好像不是我、或許這樣的我會比較好看吧?小夢在我身後點頭笑著說:「不錯不錯!好看多了!」我只能苦笑回她。我把雙倍的酬金交給了他,當時的他顯得有點錯愕。小夢理所當然地笑著說:「您應該收下的!這兩幅作品不只這麼多,說來還是我們賺了呢!」我對他報以微笑,後者才收下我們的酬金。 我在走前忍不住問道:「你曾經畫過無法再多添一筆美豔的女子嗎?嗯...我是指您有辦法畫得比本人好看,但曾畫過無法畫得更美的女子嗎?」那畫家呆了一會兒,神情黯淡地點點頭。我曉得問了不該問的事,便拉著小夢離開了!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到我們和他還會再見... 當天晚上,由於進度落後太多,我和小夢在書房裡趕得天昏地暗。那兩幅畫則分別掛在我和她的房間。十一點半小夢再也受不了趕稿的壓力,開始歇斯底里地拿自己做的娃娃出氣。其實我不應該管她的,只是因為那娃娃是以我的樣子做成的,我想我道義上應該制止她。我試著向她提議:「我們出去吃宵夜吧?」她向我瞪了一眼,才一臉正經地說:「...我要吃蚵仔煎...」蚵仔煎?!那可真是遠了!但又沒辦法忤逆她,也只好帶她去了!我希望那蚵仔煎能發揮它應有的功能... 我們花了三十分鐘漫步到那裡。那是在公園附近的一個流動攤販;我和小夢時常泡在那裡,那老闆對我們也很熟識了!老闆一見到我們倆來了!很高興地說:「哈...趕稿又趕昏頭啦?」我和小夢坐下來,後者對他頷首笑了笑,說著:「是呀!兩份蚵仔煎!」老闆熟練地打著蛋,對我說:「年輕人!你很幸運呦!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跟著你!」我瞄瞄身旁小夢的竊笑,急忙解釋:「老闆!你又來了!我和她是...」後來想到不管我解釋幾遍,他可從來不聽我說的話,就只好嘆氣放棄了。小夢望著冷清的街道,問著老闆:「這個時間是不是只有我們會來呀?」他對我們笑了笑,指著我們身後說:「也不全是呀!有時他也會來!」我們回頭一望,不正是下午遇上的那位老畫家嗎?我們打了聲招呼,那老畫家對我們微微笑,也加入了我們的聊天。蚵仔煎送了上來.,老闆拿了一瓶酒給那老畫家。我、小夢和老闆聊著有的沒有的事,偶而也有一搭沒一搭地和那老畫家聊。 不久,那老畫家似乎喝醉了!只聽到他喃喃自語地說:「小櫻...」我和小夢正滿臉疑惑時,老闆深深嘆了一口氣。他對我笑著說:「想聽聽故事嗎?」他的微笑很悽涼,使得我不禁微微地點頭。 是若干年前一個春天的清晨吧?在開滿櫻花的公園裡,一個年輕畫家邂逅了一個女孩。當時的他,正以櫻花為題作畫。但是畫來畫去,總是畫不出心中理想的境界。勉強地完成了一幅作品,卻為著那幅畫似乎少了什麼而煩心。此時,她出現了!她就像個稚氣未脫的小孩,脫下鞋,赤著腳在樹底下奔跑著。她穿著一身的素白,那身的白,與她容顏的蒼白毫不相讓。他凝望著自己的畫,未曾發現她的出現。直到他聽到了沙沙的聲音...映入他眼中的景象使得他呆了。面前的那位少女正用手輕晃著櫻花樹,只為著讓那櫻花瓣像雨般地飄落,點點輕落的花瓣,沾著晨間的露水,灑滿了這天地之間,也為他們倆之間,鋪出了一條淡粉的路,搖完了這顆樹,那少女又跑去搖另一棵樹,直到身上、地上都是花瓣後,她才知足地彎著腰喘氣笑著。目瞪口呆的他回過神來,也不出聲叫她,就只是拿出畫筆使勁地畫著。本以為這裡沒有旁人,後來才發現不是這樣的她,不禁羞赧地想要逃跑。但是看到他只是用心地作畫,她鼓起勇氣,向他走了過去。 「你在畫我?」 她望著畫中的自己,有點不可置信地問著。畫中的她,飛舞在紛飛的花瓣之中,就好像是一個天使似的,也難怪她不太敢相信那是畫她。他不好意思地點點頭,臉紅笑著: 「是呀...這幅畫...送給妳!」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也是這個故事的開始...至此之後,他們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她喜歡他眼神中的夢想;那就是成為一個世界有名的畫家。而他,也常和她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一年後他們倆結婚了!但是幸福的日子似乎還沒來臨。他為了他的夢想,到了法國學畫,而留下她一人在台灣。努力是有收獲的!他總算成了一個名畫家。而他的畫作,成為了畫商和收藏家競逐的商品。他未曾忘了身在台灣的她,總是把賺來的錢都寄回給她;只是還沒奠下在藝術界基礎的他,是還不能回台灣與她相聚的。 不知多少年後,他名利雙收地回了台灣。回到了家中,卻發現空無一人。這才知道她已經病了...趕到醫院的他,面對她溫柔的眼神,他什麼也說不出來。他知道,在他學畫的期間,累倒了負責家計的她。只是她從不肯說出來,就這樣讓病情慢慢嚴重,最後一發不可收拾。他後悔為什麼離開她那麼久?為什麼要追逐那些不重要的東西?其實,他的夢想就是和她在一起好好地生活。即使窮了些,苦了些,也比現在快樂多了。但是一切還是來不及了...她輕拉著他的手撫著自己的臉,笑著說: 「還記得我們當時初遇的地點?」 他忍住滿眶的淚水,點點頭。她輕輕地說著:「我想回到那裡...」 ....................................................... 他推著輪椅,帶著她來到了公園。櫻花樹還在,開得比當時更茂密了!只是當時無憂無慮的少女追逐夢想的少年,都已經不見了。她望著櫻花樹林,淡笑著說: 「當初...我們就是在那認識的!」 忽然緊握著他的手,抬頭望著他說:「能否再為我畫一張呢?就畫我眼前的這片景色?」 他有點遲疑地望著她,後者笑著說:「放心!我說什麼都會等到你畫完才走的...」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他白了她一眼,說:「傻瓜!」便拿出畫具,開始畫了起來。在他身後的她,看著他一筆一筆構成的畫,她輕輕地在他耳旁笑著:「你的畫越來越好了...」 他微微笑著,繼續地作著畫。而她,不自覺地睡著了...夢中是那場甜蜜的初識...畫到一半的他,突然感到不對勁。這才發覺,她已經走了...帶著當時她最甜美的笑容...他跪在她的面前,抱著她的腳哭喊著:「妳騙我!!! 妳說要等我畫好的!妳還是走了...」 故事就這樣結束了!那個畫家,放棄了自己的一切,開始流浪於各地,為人畫像維生...說完故事的老闆深深嘆了口氣。出乎意料的小夢並沒有嚎啕大哭。她只是淡淡地說著:「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我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請那老畫家把畫借給我看。我接過他遞來的那幅畫;果然...那真的是一幅未完成的畫作。我似乎想到了什麼,對他笑著說:「這幅畫已經完成了!」所有人呆了一下。那老畫家先回過神來,對我笑著說:「是呀是呀!已經完成了!」便把畫交到我手上,又說:「年輕人!這幅畫就送給你了!」說完,就走了。在回家的途中,小夢一直追問著我那是什麼意思。我只是笑著說,妳會知道的...小夢想了一會兒,才恍然地笑道:「我懂了...」她的笑帶著悽涼,就和我當時對那老畫家的笑一樣... 後記: 某日一友人來家中拜訪,看到了那老畫家所贈送的一幅畫,連忙叫我割愛。他對我透露說,這未完的作品在黑市裡可賣得千萬之譜,我只是笑著搖頭拒絕了。之後,想把畫還給那老畫家,只是再也尋覓不到他的身影。小夢對我說:「或許...我們不應該太執著於一切了!在乎的越多,失去的就越多...」我則是埋首於文案之中,淡淡地說:「我們只是凡人罷了!別忘了...稿子明天就要交了!」我們終究是敵不過命運,所能做的就是不放棄地努力著,不讓自己感到遺憾罷了!不是嗎? ------------------------------------------------- 大名-夢行者 主題-落櫻 在畫中相遇 終將 也在畫中分手 這幅畫 本就不應該被完成 它代表著的是 她在人間最後的依戀 對他最後的眷戀 這份感情 沒有絕期 這幅畫 也就無法完成 但這幅畫 終於完成了 在她輕輕入夢時 在她又重回初識的時光 在她靜靜闔上雙眼時 這一切 都將灰飛煙滅 於是 這幅畫完成了 無法再多添任何一筆了 未完的畫作 在落櫻的季節裡 勾畫出一段 埋藏已久的眷戀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