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疼我

分享

「你到底想要什麼?」罹患產後憂鬱症的荷花,面對這個曾經熱烈追求她3年被婉拒後結婚的鄧老虎,歇斯底里的追問著。 「我聽說妳過得不太好,很擔心,想來看看妳。我並沒有想要什麼。」鄧老虎的眼神依舊那麼沉靜溫暖,讓她更加的不安。「那你為什麼要寫那樣的簡訊給我?那明明是一種勾引?看取芙蓉花,今年為誰死?我們之間有這麼相愛嗎?」荷花顯然對這樣的見面感到不安,竟然對許久不見的鄧老虎採取猛烈的攻擊。 那種感覺像是兩個戀人在吵架,不像老朋友相見時的那種輕描淡寫的噓寒問暖。 嫁錯人快窒息而死 「不是勾引,只是一種不捨和心疼。」鄧老虎喝了一口綠茶拿鐵,手有點發抖,眼眶也濕了,正應驗了他寫給荷花的那首詩的前兩句「試妾與君淚,兩處滴池水」,此刻鄧老虎的眼睛就像是盛著淚水的荷花池,荷花終於懂了,心也跟著枯萎了。她掩面痛哭,痛哭自己竟然笨到錯失這個真正愛她的男人,反而下嫁給一個完全不會愛人的、封閉吝嗇的老男人蛇木先生。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其實我原來不敢來見你,我承認自己過得不好。我的心理醫生要我來見你。」痛哭後的荷花對鄧老虎說出自己的私密心情:「有些話我不會告訴我老公,他是一個遲頓而麻木的人。我試過很多次想改變他,最後發現我反而深深受到他負面性格的影響,他是一個充滿不安全只求自保的人,我自認為的優點在他心中全是缺點。他用他的剛愎和封閉,慢慢的讓我窒息而死。」 「相信當初如果我接受了你的愛,和你共度人生,你會好好疼愛我的。」荷花平靜的說:「我怨不了別人。性格決定了命運。」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