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我不喜歡你

分享

回家看看大鐘,已經六點了! 我一向不會到現在才做功課,只有星期五的練習日除外。 我很快地收起足球,放好球鞋。 找了衣服毛巾去洗澡──這是我每次踢完足球之後的指定動作。 幸好我動作快,七點後這張書桌就是騰雲的天地了。 我做好功課,看看手錶──正好七點! 騰雲也好準時,立即出現在我面前。 她仍穿著校服──這是必然的,她每天放學後都會到圖書館去,已成為習慣。 『我不急。』她說,便轉身閂了門,我來不及叫她。 我們都不喜歡跟熟人一起溫習,總會分心的。 我一面收拾課本,一面把小筆記簿上最後一項的字劃下了。 『騰雲,記得我們明天早上要到醫院去探望阿烈!』不錯,這就是我剛劃下的 事。 『我記得!』騰雲把剛擺出來的木摺椅收回牆邊,轉身時辮子也跟著轉彎。 『他一定悶死了!』我嘆了口氣。 『他吃這一虧是遲早的事。』騰雲沒有停下來,她一直在屋子裡走動著,找了 衣服、毛巾。 『我待會再跟妳說。』我看看她手上的衣服和毛巾。 『好的!』她對我淺笑,辮子又跟我打招呼了! 那件日本隊球衣是我以前的球衣,現在已經不合穿了。 騰雲一直很喜歡,我便給了她。她從未穿過,想必很好看。 也罷,反正今天到我煮飯,得在爸爸回來前煮好的!          ※        ※        ※ 這天是星期六,我跟步雲一起到醫院去探望烈。 我們沒有帶花,我知道那些花遲早會被他摔死! 『你們來了?』烈聲音低沉的說。 步雲立即上前跟他聊天,還不是說學校足球隊的事, 他說得再精彩生動,烈還是無法參與的,何必再提呢? 我看見球隊上星期送的那籃水果簡直原封不動,默默地拿起一個蘋果切著。 烈似乎暫時忘記了自己的腳傷需要休養一個月,而現在只過了四分之一! 『來!吃些水果!』我討厭裝笑,但很久沒有看過烈的笑容,我不想破壞氣 氛。 『謝謝妳,騰雲!』烈看看我身上的球衣,說:『這是我們以前的球衣。』 他轉向步雲,我才想起我不應該穿他們和天皓的球衣來醫院!我真失策! 『是的,我們三個人以前... ...』 就像變魔術一樣,步雲的一句話令烈臉上的笑容和神采都消失去...  ...都是我不好。 『算吧... ...踢足球總會受傷的。』步雲拍拍烈的肩。 『這就是你要我原諒他的理由?』烈目光銳利的說。 『我們以前... ...』步雲還是舊調重彈。 『瞎子都知道他故意踩我的膝蓋!』 幸好烈租的是私家病房,不然早就嚇破其他病人的膽! 我就因為他這一喝割傷了手指,割得頗深!但我沒有怪他。 『步雲,我想和烈說幾句話。』我示意步雲出去。          ※        ※        ※ 天知道我多想叫住步雲,現在只剩下我和她了。 她輕吮著割傷了的左手食指,我不知該說些來什麼緩和一下氣氛。 『對不起,騰雲... ...』連我自己都覺得這句話難聽極了! 她走過來坐在剛才步雲坐的位置,也就是我的床沿。 她望過手上的傷痕,又望著我說: 『你一定要在傷害別人之後才懂反省嗎?為什麼不先考慮事情的後果呢?』 『騰雲,我的確沒有考慮到後果,害妳割傷是我的錯。』不知為什麼,我總不 敢駁斥她的說話。 『我不是在說我的事,是說你的事。』她語氣平和的說。 『你認為我跟你說這些是因為我割傷那麼一點點嗎?你太不了解我了! 一直以來,你這種脾氣傷害過多少人?你從沒想過別人感受嗎? 你認為你的脾氣沒有必要改善嗎?』我知道她好生氣,如果是我就不會那麼冷 靜。 我完全沒有被教訓的感覺,因為她說的都是事實, 而且她也不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令我無言以對... ...我們都沒有再 說話。 我沒有望她,只望著我被被子蓋著的雙腳。也很自然地想起天皓...  ... 但我仍未能原諒他,騰雲,我實在不能像妳這麼大量,要改變性格,對我來說 是件難事! 『對不起,我知道你很難受,竟然被一個比你少的女孩子教訓了。 我可能傷到你的自尊心,我向你道歉。』 騰雲,妳實在是個好女孩! 可惜我不敢說出口,怕把她嚇呆了... ...更可惜的是妳不能改變我。 我深刻的閉上眼睛,搖頭道: 『妳說的都是事實,不要為說了事實而道歉。』 我抬頭,發覺她仍在吮著手指,我立刻拿起內線電話按著... ... 騰雲用右手按下了電話,說: 『護士們都有很多更重要的事做,不要叫他們為我取一塊膠布。 如果你真的能改過,就讓它痛多一會兒也是值得的!』 她的話讓人聽了好舒服,總有一天我也要做到這樣! 在此之前,我得先原諒天皓... ... 她對我綻開天使般的笑容,仍然吮著手指。 身上穿的是我和天皓的球衣,還有一件純白色的風褸和長褲。 她是少有的穿褲比穿裙更好看的女孩。 『我走了!』她說,便轉身離開。 『騰雲,我會改的!』我明確的回應她。 『嗯!一定要成功!』她高舉雙手,沒有回頭。 『騰雲,我找了一塊藥水膠布回來。』步雲敲著門。 她開了門,說聲謝謝便貼在手指上。 『妳又跟人說教了?』步雲用餘光望向我。 『呃... ...』她看看我,像要我回答這問題似的。 『我沒有!』原來她要在我面上找答案! 他們離開了,我一邊吃著剩下的水果,一邊欣賞窗外的海景。 這是我住院以來最開心的一天! 住院的日子好不容易過去了。這一個月我等得太久! 我終於回到球場,感謝教練故意換出了天皓。 雖然我應承過騰雲要跟他和好,但還未是時候。 如果我再跟他起什麼衝突的話,我不敢保證任何事... ...還是專心比 賽好了! 這場比賽我只踢了十五分鐘,所以只入了一球。五比零,其實我們可以入多幾 球的。 只要我和天皓打雙箭頭... ...現在,卻彷彿是遙不可及的! 久違了的足球埸,久違了的最佳拍擋;今天,我只找回一半。 『卓令揚,想不到會是你!』我說。 還記得中三時最後一年踢丙組校隊,他便以中一生的身份入選了! 雖然這小子當時只是不見天日的大後備,但我又何嘗不是這樣開始的呢? 『師兄,歡迎你歸隊!』算起來,令揚跟騰雲該是同班的。         ※       ※       ※ 楊光烈果然好厲害,只出場十幾分鐘也可以入一球! 我還是忍不住跟騰雲說了,也得到預期的答案──『令揚,你該記得,我不喜 歡足球。』 是的,所有踢過兩年校際比賽的同學們,誰沒有受過要請假休養的傷?我們都 不以為然。 其實,對我們的家人和朋友來說,足球可能是會吃人的運動──踢得越好,受 傷越多。 可怕的是,我們都肯踢下去!像我,就從沒想過退出!         ※       ※       ※ 兩個月下來,我都沒有跟天皓說過幾句話。除了在球場上,我們還是和以前一 樣合拍。 我們都很聰明地沒有交談過。我和他,彷彿只剩下足球作為共同語言。 或許,這樣更好... ...我開始感覺到──我不想失去這份友誼。 所以,這一天,我道歉了。 『齊天皓!』這兩個月的經驗告訴我,只有這樣,他才不會充耳不聞。 他轉身看著我,只等我開口。 『我不願只跟你做對球場上的拍擋,希望你能原諒我,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的 好朋友!』 兩個月前,我發夢都不敢相信自己會說這樣的話! 他不置可否的抽動一下嘴角,便轉身走了。我沒有表現出我的不悅。 現在我看他,就像看兩個月前的自己。原來我曾經讓人如此難受過...  ... 我何德何能擁有步雲這樣的知己?還有騰雲... ... 她對我而言,像一個會施魔法的仙子!沒有她,我就永遠是一個討人厭的角 色!         ※       ※       ※ 今天,我們面對著強勁的對手──聖約瑟書院。 如果我們能贏取這一仗,將會取代他們在聯賽中第三的位置。 烈歸隊以來,教練第一次讓他和天皓一起打正選! 教練當然記得他是為了不讓他們同場作賽才叫令揚改打前鋒的... ... 但是,他和我們一樣,想贏! 『步雲,加油呀!』是令揚,今天他是後備。 『令揚,我是打後防的,如果我要加油就不太好了。』我笑笑說。 這場比賽比想像中還要激烈!由於雙方求勝心切,很自然地出現了粗暴的犯 規。 我想起騰雲曾經說過: 『如果你們三個一定要由足球開始認識,我寧願這世界上從來沒有足球! 它讓你們歡喜、讓你們受傷、讓你們反目... ...我一生也不能領略它 的魅力!』 在我想這話的同時,有人把烈踢跌了,出現了今天第二球十二碼 ... ...我射入了──一比一,我們追和了。 隊友們向我祝賀,我卻在思考著騰雲的話,變得心不在焉。 這個膠著狀態一直維持到下半埸廿多分鐘,沒多久便完場了。 久疏戰陣的烈再次被剷跌,看來是觸傷舊患了... ... 我們都上前慰問他,看來他又要被抬出場了... ... 『阿烈,是我害你的... ...』第一個說話的竟然是天皓。 我們都驚訝的看著他,我猜這多數是騰雲做的心理建設! 『兩個月來,你已經改變了很多。只有我,還是拉不下臉向你說聲對不起,我 才該求你原諒。』 烈悉然地笑了,雖然他又要『入廠』... ...這時,我知道初中時的三 劍俠復活了! 我向他們說:『我們要贏這場比賽,為我們失而復得的友情慶祝!』         ※       ※       ※ 其實我並沒有傷到那麼嚴重,還可以勉強走路的。我們離開球場時,竟然見到 騰雲! 令揚第一個走過去說了一大堆話,大概是他入替我之後射入自由球的事吧! 騰雲只差沒有推開他!她見我又受了傷,用一種頗為複雜的眼神望著我, 『下一年,你不要再踢校隊了。』怎麼可能?我只能笑笑。 『我輸了比賽,贏了友誼!』她的眼神由憤怒轉化為驚喜,望著正走過來的天 皓 ... ...他拍拍我的肩說:『勝利是我們所有人的。』 他順道帶走了我,我們要上車了! 『等等!』騰雲叫住了我們,全車人都在等我和天皓。 『你喜歡吃什麼水果?』她終於面帶那麼一點點笑容。 我閉上眼睛,想了一會,說:『我已吃厭了所有的水果,我打萛再吃一年就把 它戒掉!』 車上傳來一陣起哄的聲音,我第一次看見騰雲臉紅... ... 想不到我這麼一說,阿烈就肯放棄足球! 雖然我真的很想他們三個都不再踢校隊,我卻萬料不到阿烈會是第一個肯聽我 講的人! 反而和我日夕相對的步雲卻沒有離開校隊... ... 這幾個月,看著阿烈從以前的樣子慢慢地改變過來,我很高興。 他再也不是那個少爺脾氣的富家公子... ... 有一天,令揚問我是不是喜歡上烈,我反射性的說不! 我不明白男孩子的眼中為什麼只可以有一種男女關係! 他又說我那天送他們走時臉紅了,這是正常不過的事嘛! 『我要做什麼反應讓大家都覺得我討厭他嗎?令揚,我不會在學校找愛情!』 我有點生氣。我覺得令揚對我有一份不必要的緊張。 或許,他才是喜歡我... ...我不想知道。對一些我不想了解的事,我會詐作不 知。 我們讀的是男女校。 我見過太多只懂把『愛』和『關心』掛在嘴邊的『情侶』,不到半點鐘就分 手,好兒戲!         ※       ※       ※ 『騰雲,妳真是喜歡阿烈嗎?』一回家,步雲竟這樣問我! 是的,我們是一對感情好得可以這樣說話的兄妹,但,連步雲如此都誤會我, 令我有點失望。 『我沒有。』我答這問題答得有點累。 『那就好。』 為什麼好? 他沒有像寧兒她們那樣追問下去,到底沒有讓我失望透頂。 還好... ...不枉我們兄妹一場... ...         ※       ※       ※ 我信任她,沒有再問什麼。雖然我知道她不會輕易喜歡一個人。 有時,我覺得她的思想比我更成熟。所以,我更擔心她會動真情。 在我看來,騰雲太了解阿烈了!如果她真的喜歡阿烈,他們之間就沒有什麼障 礙了! 因為阿烈的一切,對騰雲來說早就不是新奇的事。 奇怪,我為什麼要猜他們的事?一個是我妹妹,一個是我的好朋友,我還要 猜? 算了!不是人人都像騰雲一樣有一雙看穿人心的法眼! 這天她沒有像平時一樣立刻佔據了書桌,反而像一棵倒塌的大樹般倒向睡床。 『妳真的累了!』我笑。 『是──呀──!』她想就這樣和衣而臥,把臉拼命向枕頭裡埋。 小時候,我們和媽媽一起去旅行,回來時她都會很累,也是這樣把臉栽進枕頭 去,想要睡覺。 媽媽每次都硬拉她起來,要她洗臉,先換一些舊衣服才睡... ... 現在她又穿著校服睡了,我拉不拉她好呢? 我淡然一笑,幫她煮飯去了... ...         ※       ※       ※ 那次比賽之後,阿烈又告了一天假。 今天,他上學了。我趁下午的時間過去找他。 『你說過的話一定要算數!』我知道他是個有口信的人,我只是加強他的決 心。 『算數,當然算數!』他的手在晃來晃去。 『不是──啦!』我給他弄得哭笑不得。『我不是說那種算數!』 我不知道阿烈也可以如此頑皮! 我一急,竟然不自覺的跺了一下腳... ...我顧不得那麼多,我一定要他們都退 出校隊! 『這個──算數有幾多種呢?』 『楊光烈!』我佯裝生氣,但無效。他毫不收歛地笑,這是當然的,我也在笑 呀! 我瞥見步雲正在一旁一臉興味的看著我們,竟然沒有幫我!你是我哥哥呀! 『騰雲,全靠妳的薰陶,我似乎也學到了一些說話技巧了,是不?』阿烈好得 意。 『這算什麼說話技巧!』我氣炸了。『總之你說過會退出校隊的,你不能騙 我!』 阿烈接不下去,我感到一點勝利的喜悅。什麼說話技巧嘛,還差很遠!哼! 『我不記得他說過退出,他只是應承妳把吃水果的壞習慣戒掉罷了!』是步 雲,竟然是他! 『李步雲,你不幫我就算了!』我覺得我的辮子在冒煙!『你不準再說話!』 『我不是妳的哥哥嗎?』他搔頭。『妳不準我說話?』 『你是我哥哥。可是你沒有做我哥哥該做的事!』 『我該做什麼事?向我的好朋友阿烈出示紅牌?他犯規了嗎?』 『步雲,我們真是好兄弟!』阿烈笑了。 我瞪他,好半晌說不出話來!我知道他們在玩,但我都不想輸。 『有有有!你們這對好兄弟都嚴重犯規!我要把你們趕出我的視線範圍!』我 轉身,以退為進。 『騰雲,』阿烈拉住了我的手,我知道我贏了。 『別生氣,我應承過妳的一定會做到。』他認真的說。 『噓 ── 』什麼聲音?! 大件事!不知何時,我們成為全班的焦點。他們見阿烈終於『屈服』了,便報 以噓聲。 我窘迫得很,想掘個地洞躲起來! 我感覺到雙頰的熱度,我要第一時間走出他們的班房。 我甩開了阿烈的手,逕自走出去。 一課室師兄師姊的眼光都在送我走... ...我一邊走,耳裡還聽到什麼── 叫步雲好好管教我、叫阿烈不要輸給我這小辣椒! 我走遠了,心情也平靜下來。不知為什麼,我有一點失落... ...有一點留戀 ... ...我有多久沒拉過他的手?七年?十年?阿烈那暖暖的手,很能給我信 心。         ※       ※       ※ 這天,騰雲也是七點鐘回來。她見到我,很自然的黑起臉來... ... 『書桌給妳。』 她逕自走過去,大力攤開書本,沒有回答我的意思。 『騰雲,玩玩罷了,別生氣啦!』我說。 『你不明白啦!我是生我自己的氣,氣我被你們逗得什麼都不記得!不記得那 兒是課室! 現在大家都以為我和阿烈是一對了... ...大件事!』她連費了好大力氣才戒掉 的口頭禪都搬回來了。 『若你們真是一對就好!』我亂說。 『你這算是解決問題嗎?你們讓我真的煩了!』她苦苦思索。我好趁這機會出 去,我知道我幫不了她... ...         ※       ※       ※ 步雲出去了。他輕輕的帶上門,該是知道他真的害慘了我。 我自私的佔據了房間,卻沒有讀書──整晚在想別的東西... ... 攤開的書沒翻過幾頁... ...我鎖住自己,又睡了。 好煩!我從沒思考過這麼複雜的問題。 阿烈根本沒有做過什麼呀!我們只是拖了一下下手,像以前一樣... ... 『我不會在學校找愛情!』 『騰雲,妳真是喜歡阿烈嗎?』 『若你們真是一對就好!』 我不懂思考了,好累。我記得我鎖上了門,但我真的想睡... ... 不管了!讓步雲去找鎖匙吧!他開罪了我!他的兄弟也開罪了我... ... 阿烈回來只是兩天,我就兩晚不能睡。 他讓紀錄良好的『騰雲班長』回答不了老師的問題,要罰站了! 那天,我哭了!我可能是第一個被罰站的班長! 我第一次在課室外看著同學們上課。 看著那些頑劣的同學趁老師看不見的時候談得興高采烈… …以前,我會叫他們 專心上課。 他們就會很不甘願地作狀翻幾頁書… … 小息的鐘聲告訴我,我已經站了一堂!老師要走了,便叫我回課室 … …我卻不能止住決堤的淚水,跑到洗手間去了… … 下午,步雲和阿烈來找我吃午飯,我不知道這件事怎會傳到他們耳裡 … …大概所有人都知道了吧?想到這個,我又差點要哭出來。 阿烈想替我拭眼淚,我立即躲到步雲的背後。我不願意他的手再碰到我,這雙 手害我太深… … 那次之後,阿烈漸漸發覺我刻意迴避他,刻意迴避我對他的感情! 我了解他。我知道,只要我逃開,他就一定會『放我走』! 可是,我漸發覺我不喜歡被『放走』的感覺!像我早猜到的一樣 ── 我失 落。 我得承認 ── 我喜歡他! 這十幾天,我可以從他失望的表情感到他的心痛 ── 絕不比我少。 撇開我曾經以『不在學校找愛情』為理由拒絕過令揚、撇開明年我要考會考, 他要考大學! 至少,我們不是門當戶對!哈哈!笑我吧!我想到結婚去了! 我是這樣的人,我不覺得我的思想守舊! 好快,又到聖誕節了!這簡直是主宰我命運的節日! 阿烈的生日會在每年的『拆禮物日』舉行。 認識以來,我都會去。他父母從不介意我們窮。 特別欣賞步雲這年年考第一的窮書生,讓阿烈每年都要在『一人之下』! 我也是年年這樣輸給令揚,很能感受阿烈的『痛苦』… … 自從兩年前那一次之後,我就決定不會再去阿烈的生日會。 上一年,我在聖誕節期間出水痘,有很好的理由缺席他的生日會。 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每年聖誕節都出一次水痘… …         ※       ※       ※ 『騰雲,妳今年不會再出水痘了吧?』我說。 我很高興。生日會讓我有一個機會和她『說話』! 或許,我已經在騰雲面前暴露過太多缺點,我在她心中,早已被打了個零分! 我只好竭力和她維持著這段莫名其妙的『兄妹關係』… … 她不能成為我的小仙子,最少會是我的『妹妹』… … 『或者,我會發燒,或者,會有其他的病… …』她沒有望我。 『妳 ── 不想見到婷兒嗎?妳們的交情很好啊!』 我盡力掩飾自己的失望,不肯放過她!我不相信我們連朋友都不能做! 『不,我最近功課忙… …聖誕節有很多功課要做… …我又要… …』我打斷了 她的說話。 『為什麼?妳討厭我?我做錯了什麼?』 我不接受眼前的女孩用如斯牽強的藉口拒絕我的邀請! 我只是請她到我的生日會!一個她每年都會去的生日會! 『妳不是騰雲!』眼前的女孩把騰雲聰慧的形象打碎了! 她這結結巴巴的樣子,讓我終於控制不了自己! 『我認識的騰雲不會這樣對我!從來不會!』我頓了一頓,又說。 『那天為我切蘋果,還割傷手指的李騰雲跑到哪裡去了?我很掛念她… …』         ※       ※       ※ 你何苦這樣逼我?那個李騰雲跑到哪裡去了? 我也不知道… …不!我知道!是我把她關起來! 但我卻不慎遺失了鎖匙,鎖匙偏偏要落在你手上… … 十七天之後,你又再捉住我雙手… … 『我要找以前的李騰雲,妳一定幫到我,是不是?』你說。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好… …』你始終是握住鎖匙的人,我敵不過你… …除了這句,我沒有能力 說其他的話! 『謝謝妳!妳要提她帶禮物!也是下午兩點鐘,要準時!』你笑了,很高興地 走遠… … 我馬上就後悔,我知道今年又要傷心… …         ※       ※       ※ 『少爺在等你們!』褔伯說。 我們都對他笑笑,這是基本禮貌。 我卻笑得特別賣力,因為我知道一走進裡面,我就不會再笑… … 阿烈今天是主角。每個人如果要說話,都是和他說的! 在三十多位賓客的場面裡,阿烈不能太『照顧』我,讓我暫時鬆一口氣… … 可是,到了晚餐的時候,我還是避不開所有殘酷的畫面。 阿姨一定要我和步雲坐在她身邊。我附近自然地出現了阿烈、婷兒姐姐和我的 夢魘… … 『咦!原來灰姑娘今年又來了嗎?』 是的,我是灰姑娘 ── 一個十二點之後就打回原形的灰姑娘。可是,這是我 自己的事! 『我上一年見不到她,我以為她以後也不敢來呢!』 『就是呀!今天人多,我都沒注意到她的存在!』 『如果不是可以見到小烈,打死我都不要和這種人共進晚餐!』她們四個都是 女魔頭,我一定要忍。 『就是嘛!』 她們一人一句,一句比一句難聽。 在她們太過份的時候,婷兒姐姐也曾經幫過我幾次,但是我從未開口說一句 話。 我明白,她們都是阿烈父親的生意伙伴的千金, 阿烈對她們都只是視而不見就算了,我自然也不能做些什麼。 兩年前的生日會上,她們就看出阿烈特別關心我,所以… … 『有些人真是厚臉皮,明知我們在講她,還詐聽不到!在那邊吃吃吃!真是無 恥!』 『就是嘛!』 我放下刀叉,小心的咬住下唇。 『夠了!妳們再亂說話,我就把妳們全部趕走!』 阿烈終於忍不下去… …比起我兩年前聽過的,這些又算什麼呢? 『小烈!要有禮貌!』 阿姨從廚房裡走出來,教訓了阿烈好一陣子才準他繼續吃晚餐… … 這裡雖然大,但工人們平時只是服侍四個人,現在要開生日會, 阿姨自然要到廚房去幫忙… …頂多是吃甜品時會坐得『安穩』一點!         ※       ※       ※ 好不容易捱過了晚餐,我又可以躲在一角,樂得耳根清靜! 偏偏那四個女魔頭提議要唱『卡拉OK』,又要轟炸我們的耳朵! 足球隊那班男孩子又像沒見過女孩一樣要和她們一起唱… … 阿烈也只好讓她們玩個夠,總好過纏住自己吧… … 『他們很高興啊!妳不唱嗎?』步雲從失控的人堆中走出來,認真的問我。 我拼命搖頭,他便說:『好吧!』又走回人堆之中。 步雲點了幾首我喜歡的歌,讓我自己在心裡跟著唱。我很感激他。 當他們都唱到厭的時候,那四個女魔頭又想起了我,叫我過去唱歌。 我當然不肯!婷兒姐姐本來也想叫我唱,我堅持不唱。 她們本來見沒什麼好玩,就要放棄了… …偏偏那班男孩子說了 ── 我是上一年學校歌唱比賽的冠軍! 又在『小辣椒,小辣椒』的喊我… …她們就一定要我唱! 因為她們知道上一年的亞軍是阿烈… …在她們眼中,我和阿烈又多了一重關 係… … 今晚未唱過一首歌的阿烈,也走過來了… … 『算是為我唱一首,好嗎?』他又拉著我的手,我就這樣被他那擁有魔力的手 拉過去了… … 阿烈要我為他唱歌,我願意只為他一個人唱... ...但我不想讓那四個五音不全 的女魔頭更憎恨我... ... 『唱歌啦!灰姑娘竟然唱得比阿烈還好嗎?還要拿走了他的冠軍?不唱誰相信 妳呀!』 『就是嘛!』 阿烈看著一臉委屈的我,到我耳邊講悄悄話了。 『別理她們,當看不見她們就好!唱完這一首歌,我送妳走,好不好?』 我忽然覺得他好溫柔,不再是以前的阿烈 ... ... 『嗯 ... ...』我大力點頭,眼睛有點痛。 我選了最近很喜歡聽的一首歌 ── 容祖兒的逃避你! 我知道,我千不該萬不該選這一首歌! 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讓我夠膽在阿烈和那四個女魔頭面前唱這一首 歌 ... ...         ※       ※       ※ 逃避你 世界最遙遠的一種相距中 明明迷戀 然而又不知怎向你形容 呆想 只會越盼越凍 我怎麼可得到你認同 我不清楚 不太懂 世界最遙遠的一種相距中 明明情深 然而又不敢親切地抱擁 呆等 感覺被我斷送 縱使看不清所愛面容 仍未敢伸出我手 觸碰 逃避你 卻又期待我可跟你做情人 而用情的心 可天昏地暗 逃避你 愛是遙又遠得很 而我始終不敢靠近 還是不相信能和你 合襯 世界最遙遠的一種相距中 明明留戀 然而讓輾轉的掛念撲空 回憶 心裡越載越重 卻不珍惜這一次重逢 我的思想像完全失控 如共你從沒開始 不會有終結 誰人在意 情在我心的深處 不可以停止 ( 詞:李敏 )         ※       ※       ※ 我知道我好快就會哭! 我要在哭出來之前離開這裡,至少,躲到一個沒人見到我的地方! 『我已經唱過歌了,妳們滿意了吧?』我把咪交到阿烈的手。 『我要走了,阿烈!』 我瞥見那四個女魔頭目瞪口呆的模樣,我贏了,但贏得痛苦 ... ... 他接過咪,說:『我也要為妳唱一首歌,妳一定要聽!聽完才走,嗯?』 他還是很溫柔,現在在我眼前的是一個全新的楊光烈。 我真的要哭了!我強忍 ... ... 他是法力無邊的魔術師,讓我甘願冒當眾嚎哭 的險來聽他唱歌! 他唱的是許志安的心血 ... ...         ※       ※       ※ 心血 發覺妳變得敷衍我 妳的手逃避觸摸到我 若晚上和我坐 亦無言無話像厭我 妳可知 心多麼不好過麼 (但)妳共我 同度過生命悲傷歡暢 每次風霜 把我們越擦亮  我問妳 難道妳捨得這些心血 棄掉我倆 求妳別這樣 誰如我愛妳那麼多  別當我猶如路過 為何仍然贈我 這苦楚  誰如我愛妳那麼多 原來從未認識我 還是未真過(難道認真錯) 何故妳似再也不喜歡我 縱相擁如陌生者一個 是我們完了吧 或旁人隨便代替我 我怕知 知得多增添痛楚 ( 詞:林振強 )         ※       ※       ※ 他的歌聲比以前更動聽,今天他是冠軍! 他唱了第一段我就開始哭,一直到他唱完,我還是哭個不停 ... ... 步雲過來安慰我,我知道我不應該哭,我只是控制不了自己。 『步雲,我送你們走!』阿烈對步雲說,又轉向我。 『好了,謝謝妳!妳沒有騙我,我熟悉的那個李騰雲回來了!』 我不管這兒是他的家、不管那四個臉色發黑的女魔頭、 甚至不管還有一大班男男女女的賓客... ...我不顧這一切一切,撲進阿烈懷 裡,用盡氣力地哭 ... ... 哭 ... ... 『誰說我不喜歡你 ... ...』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