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讖

分享

成語有所謂一語成讖,即俗語所謂的中口卦、開口中,好的不靈醜的靈,不幸給自己言中了。原來,寫詩也有所謂詩讖這回事的。 初唐有年輕才子叫劉希夷,愛美、愛打扮,喜歡喝酒,是個帶病態美的天才。他曾經寫過一首《代白頭吟》的詩,當中一句「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天花開復誰在」寫完覺得美雖美矣,卻有點不祥,好像暗示自己明年就不在似的,然而因為寫得太好,出於創作人對藝術上的美的憐惜,捨不得刪改,於是就決心在下句把消沉氣氛扭轉過來。 豈料創作這回事,下筆後作品便自成格局,即使是作者也只能被牽扯着走。接下來他竟寫下「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意境卻是更唏噓了。這時劉希夷長嘆一聲,就裝作豁達的說,既然生死不能改變,那就由他好了。說畢縱酒狂歌,作詩彈琵琶去了。 說巧也真巧,說邪也真邪。後來他的舅舅宋之問,另一位初唐成名詩人,看到他「年年歲歲」一句詩,覺得寫得真好,竟然問他索要,要小甥送了給他。創作人視作品比生命還重要,豈能隨便割愛?於是劉便唯唯諾諾答應了,再作打算。然而這個很有才華卻為人奸險的宋之問,竟然連親人也不放過,求詩不成,就命人用土囊把甥兒壓死,這個劉希夷,就這樣不明不白地因為這兩句詩而一語成讖了。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創作很多時候怕寫得不好,但有時卻更怕寫得太好。好到超越自身承受,有時候,只能賠上性命,才能成就了。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