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妳幸福

分享

只要妳幸福 作者/狼米 他們兩家是世交。 兩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當他們牽起手談戀愛的時候,沒有人不贊成的,雙方家長早就把彼此視為親家,只等待時機成熟,再讓他們完成終身大事。 但是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他收到兵單,體檢後,意外發現自己患了白血病。這個惡耗把所有的計劃通通打亂了。 「怎麼會這樣?」開始接受治療後,他問醫生,「我怎麼會突然得到這種病?我的身體原本好好的啊。」 「其實血癌並不會有太明顯的症狀,除非是急性白血病,一旦發病就會很嚴重;否則一般的慢性白血病患者,大多是像你這樣,偶然間發現的,有的人可能是去拔牙的時候流血不止,有些可能是健康檢查時才發現。你的身體平時一定有一些很微小的問題,只是你以為那沒什麼而忽略掉而已。」 仔細想想,的確。 他長期貧血,一旦感冒總是要拖很久才會好,有時還會莫名的小發燒……但他以為那些不過是尋常人都會有的小毛病,不需要特別大驚小怪。 「你要慶幸現在發現得早,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的發病時間相當緩慢,你還有時間可以慢慢治療,等待骨髓移植。從現在開始,你要更照顧自己的身體,因為你已經知道自己的抵抗力不如一般人,所以不要輕易讓自己生病或受傷。」 他覺得自己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這算是一種變相的無期徒刑嗎?而且關到最後的結果還是死路一條,除非遇到大赦(骨髓配對成功),但那個機會是如此的渺茫。 他的父母動員了所有的親戚去做抽血檢查,以期找到能夠相符的基因配對。 但是結果很遺憾,沒有。 正如他所意料的,幸運之神並沒有眷顧他。就連她的全家人也都去做了檢驗,同樣沒有奇蹟。 他向她提出分手。 「為什麼?」她既生氣又難過! 「還用問為什麼嗎?妳明知道的。」 「我不會因為你生病就離開你的,我們的愛情沒有這麼脆弱。」 「就算妳不願意,你的父母早晚也會叫我們分手的。」 「你不要這樣,醫生也說了,你還有機會的,你一定會好起來的。現在醫學這麼進步,白血病並不是絕症。」 「只是茍延殘喘的拖著,等死而已,不曉得死期在何時,那才是折磨。治療的過程,更是痛苦,如果痛苦可以換得痊癒,那還值得,問題是根本就沒用,那幹嘛還去醫治。」 「這世界上有哪一個人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死?這樣說的話,換個角度來看,其實每個人不也是從一出生就開始等死了。正因為怕死,所以更要拼了命的活著,而不是像你這樣,直接自我放棄。」 「妳根本不會了解我的心情!生病的人又不是妳!」他大吼! 她並沒有回嘴,只是靜靜的讓他罵。他看著她,默默無言一陣子,然後,用力抱著她,猛烈的大哭起來! 「我很害怕,我很徬徨無助,正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我只能選擇自暴自棄……」他泣不成聲,像個孩子一樣蜷縮在她懷裡。 「你很怕我甩了你,所以才自己先向我提分手,我怎麼可能不了解呢。」她輕輕拍著他的背,像母親一樣給他溫暖的安慰。 在她的愛裡,他得到救贖與勇氣。 後來,她想出了一個辦法: 「沒有機會的話,我們就自己製造機會吧。我們結婚,生小孩。用我們的小孩的臍帶血來幫你。」 但是當她一回家向父母提出這個想法,馬上遭到大力反對。他們關起門來,對女兒曉以大義。 「我知道妳會怪我們自私,但是妳是我們的女兒,我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妳走上寡婦之路。」 「他不會死!我們的小孩可能救得了他啊!」 「可能,只是可能而已啊。萬一還是不行呢?妳不替妳下半輩子的幸福著想,也得替孩子想想,明知道將會沒有爸爸,妳還要讓孩子出生嗎?妳只是一時衝動而已,以後一定會後悔的。這時候離開他,沒有人會怪妳的。」 當天晚上她就離家出走了。 她的父母到他家去找人,兩家原本一直很好的交情,首度出現崩毀。在人性已然覆巢之下,完卵是無有的。 「我們求求你們,就讓他們試試吧,就當是救救我們兒子。如果仍然失敗,至少也算是替我們家留下一脈香火。」他的父母都跪下來了。 「我們才是要求求你們,放過我們女兒吧,她還年輕啊。今天如果是你們的女兒,你們也不會答應的。」她的父母也跪下來。 「這是她自己提出的,我們沒逼她,你們又何不如她所願呢。」 「她只是一股傻勁,沒想那麼多,只要你們拒絕她那荒謬的主意就好。」 爭吵,不斷,也沒有結果。 她躲在他們家,她的父母揚言要控告他們綁架,於是他們兩人搬了出去。 幾個月後,她回來了,帶著肚子裡的小生命,回來請求結婚。 「妳為什麼要這麼傻?」她的母親崩潰的大哭。 他們結婚了。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兒子出生後,所有的希望……變成絕望。 臍帶血的幹細胞不足,無法供應他這個成年大人所需移植的細胞數,而且骨髓的基因配對也不相符。 「沒關係。我們再生一個試試看。」她不死心的。 他只是笑笑的撫摸著她的頭髮,表情出乎意外的充滿平靜、安祥,還有……幸福感。 他悄悄的去做了結紮,沒有讓任何人知道。 他傾盡全力的給她與孩子所有的愛,他不放棄治療,不再悲觀,不再提死字,「能夠多活一天是一天」已經成為他唯一的信念。 六年後,他發病了。 慢性白血病轉為急性的,病情惡化得非常快速,雖然早已有了心理準備,真正來臨的時候仍是讓人措手不及。 掙扎並沒有多久,當他感覺到自己將要離開的那天,他把所剩的時間都留給了她,跟她說話,不斷的說話。 「我不知道我還能跟妳說多久的話,也許是幾小時,也或許只有幾分鐘,所以我得把最重要的先講完。」他虛弱,但卻很清醒。 「我很感謝妳,妳一定要再找個愛妳的人,再結婚,過幸福的日子。」 「我不要。你不在我身邊的時候,還有兒子,讓他代替你,陪著我。」她淚流滿面。 「不可以。妳是一個女人,女人只有在被愛的時候才是最幸福的,母子之情取代不了夫妻之愛。我只要妳幸福,記得。……」 數年後,她重新談戀愛,找到一個愛她,同時也愛她兒子的男人。 完成他的遺願,這是她唯一還能為他做的事。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