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陽親友如相問

分享

一個人的逝世,從社會標準衡量,應以喪葬為完結。   哪管你曾經翻天覆地、建功立業,抑或是才華蓋世,到最後,始終要離開。   所以中國人說:「蓋棺論定」或「入土為安」。即使是更偉大的英雄、更絕色的美女,當行過喪葬儀式之後,其一生算是告一段落。   形式上如此,至於感情上的聯繫,則各有法緣。   有些人在生時,聲名顯赫,如雷貫耳,但是很奇怪,才死去不過三五七年,竟然可以完全絕迹,一點線索也沒留在世上,像從來沒有在人類社會出現過。   另有些人死後,仍不斷被人提起,肖像反覆被多次使用,栩栩如生。像甘迺迪 總統、占士甸、柯德莉夏萍,以至瑪麗蓮夢露等等。   至於為甚麼前者被人遺忘,後者被人惦記?種種原因足以寫成一本書。   像本周初(四月十二日)舉行喪禮的狄娜 ,從此灰飛煙滅,但若干年後,究竟誰還記得這位「香江一代奇女子」?則無人知曉。   哥連臣角的喪禮,舉行得簡潔清爽,一句廢話也沒有,乾淨利落,恰似狄娜生前本色。   她的兒子米高甚至沒有發言。狄娜在臨終前,已預先安排喪禮的一切細節,遺言憑歌寄意,以法蘭仙納杜拉的《My Way》(《我的路》)總結。   雖說喪禮不公開,但是來告別的親友,也相當眾多,除了坐滿幾行的醫生、律師之外,還有各行各業人士,中外雲集,男女老幼,顯示她生前交遊廣闊。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傳說中的狄娜,既神秘又香艷,裙下之臣無數,但是當日在靈堂致祭,低頭啜泣者,竟多是女性親友,亦可見狄娜之「奇」:男人為她神魂顛倒,女人對她竟不敵對。   只因為她真的做出一番事業。不論成就功過,那種特立獨行、自由自主的精神,實在令很多人佩服。   難得是百忙之中,還有情有義。像尋找失散多年的近身翩姐,還有曾託筆者訪尋粵語片時代的舊友伊雷。   後來得悉伊雷落泊,病死在深圳 ,她曾經非常難過。至於翩姐,找到其家人後,還特地往屯門 的靈前拜祭,俱是出自一番摯誠。現在輪到她自己走了,一片冰心,不枉彼此相處過一場。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