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薈小姐3854335

分享

 蘆薈小姐3854335  文/谷淑娟   「只不過是二十幾萬的款子,你放心,過幾天我一定會匯給你。」家豪在電話這頭拍著胸脯。   「小蔡,看在幾年交情的份上,我再相信你最後一次。」印刷廠的阿奇說。   收線後,家豪大大地嘆了一口氣。   現實真是不景氣,不但廣告界受影響,連他的名字也遭到波及。前不久,人人見到他,還會喊上一聲「豪哥」。也不知道從哪一筆款子付不出來開始,他卻已經成為家喻戶曉的「小蔡」了。   輸了裡子,不能連面子也沒了。家豪強振起精神,整好粉紅色領帶,將那台尾款尚未付清的寶藍色跑車,駛出即將廉讓的車位。到達與姍妮相約的醫院前。勒緊褲袋的家豪,依然堅持,要為女友準備一大束令人望之生羨的鮮花。   「飛了一趟英國,鼻子過敏的老毛病又犯了。吸……吸。」在醫院等藥的姍妮,接過鮮花,打了一個長長的噴嚏,鼻子的抽吸聲更加嚴重。   「早就叫妳別飛了,一切有我就搞定啦。」家豪十分男子氣概地說。   「下個月起,我決定不飛了。」姍妮邊說,邊翻掏著皮包找零錢,準備到販賣機,再買兩包衛生紙。   聽見姍妮的決定,家豪反而有些錯愕。他只是習慣性地展現一下口頭上的體貼,沒想到,姍妮會當真。   「我來買。」有錢出錢,是家豪不變的堅持。他從褲袋裡,好不容易翻出十塊錢來。   「這點錢,我自己付就行了。」姍妮與家豪爭著要出錢。   突然,姍妮的手機響起。瓜只好放棄與家豪的爭奪。   「什麼?跳票?嗯…嗯……我們要結婚了……我也是剛剛才決定的……嗯……我再叫他回鮮。」   從販賣機走回來,家豪隱約聽到一些對話。   婚姻,不再只是一束鮮花、一條蒂芬妮項鍊,或者是一頓燭光晚餐那麼簡單。想起每天要面對妻子和孩子充滿索討的眼光。他不由自主,抽出一張新買的面紙來擦汗。  「我想結婚了。」   「我知道。但是也要等到……」也要等而逼不得已的時候啊!家豪在心裡吶喊。   「偉哥已經向我求婚好一陣子了。」   偉哥?誰是偉哥?難道是那個纏著姍妮不放的副機長錢大偉?   姍妮的話,讓家豪有一種閃躲不及,迎面撞上的痛:「什麼時候的事,為什麼我現在才知道?」   「我也是……最近才決定的。」   這個女人在電話裡,明明跟別人說是「剛剛」才決定的呀。   「我很明白,你並不是真的很愛我。再這樣耗下去,也只十彼此耽誤。」  「我給妳的愛還不夠嗎?我每個月幫妳付手機費,幫妳繳房租,還固定送妳鮮花和禮物,我還幫妳買了面紙。妳……」  「是呀,我每個月見送禮物的快遞和送鮮花的店員,都比見你的次數多。」   家豪現在才知道,女人如此不知足。  「小蔡,承認吧,你根本就沒有真正關心過我。在一起都一年多了,你連我的鼻子對花過敏,都還搞不清楚。」  「小蔡?」家豪不可置信地瞪著姍妮。他對她,一向都是付出,還沒賒欠過。別人這麼叫他就算了,她憑什麼!  「對了,阿奇叫你打電話給他。」  原來那通電話是阿奇打來的。一定是姍妮從他那裡知道了自己的困境,才臨時動議,決定嫁給那個有錢就以為自己最「大尾」的錢大偉。  「吸……吸……」一臉尷尬的姍妮側過臉去,用家豪剛買給她的衛生紙擤鼻涕。  看著一張張純情的衛生紙,被姍妮活生生地從塑膠套裡拖出來,忍氣吞聲地任她摧折和蹂躪。家豪突然譴責起自己,當初怎麼會把大把的鈔票虛擲在這個女人身上。  「小姐,妳好像鼻子過敏得很嚴重?」突然,一名穿著粉紅色套裝的女子,坐進姍妮旁的座子裡。  正急著轉移話題的姍妮,像喜獲甘霖,對女子猛點頭。  「長期吃藥不是根治的辦法。我告訴妳一個祕方,只要每天將蘆薈切片,像這樣塞進鼻子裡。停留幾個鐘頭。慢慢就會改善鼻子過敏的毛病了。」女子從小塑膠袋裡押出一條晶瑩剔透的蘆薈。  看著那鴉黏瘔瘔的東西,在眼前搖來晃去,姍妮反射性地往後閃躲。然後,正好被家豪一把攫住:「妳不是一直受鼻子過敏所苦嗎?現在就請她替妳試試看好了。」  「好哇,如果不嫌棄的話。」女子非常樂勵地要將蘆薈塞進姍妮的鼻子裡。  「不要……吸……吸……」姍妮掙扎著。  「乖,多吸一點就沒事啦。」家豪卻從背後牢牢抓住姍妮揮舞的雙手。  女子遞給家豪一個善解人意的笑容:「剛試的人,難免有一點排拒。」  「咳……咳……」姍妮一時被嗆到,吸進去的蘆薈又全從鼻子裡咳噴出來。然後,那一條無辜的蘆薈,就鑲貼在她小巧完美的鼻子旁,活像一道死皮賴臉的鼻涕。  「放開我!」姍妮推開女子和家豪,跌跌撞撞地從位子裡爬起來。  「妳的臉──」女子試圖要提醒,卻被家豪一把攔阻住。  「沒關蘆薈用來膚臉,效果不是也很好嘛。」  「可是,我們公司,還新推出一套蘆薈研製的保養系列,用來保養皮膚效果更好。」女子急忙從化妝箱裡拿出一堆瓶瓶罐罐。  「隨便給我一罐吧。」家豪只想趕快擺脫這個不識相的蘆薈小姐。  女子遞給他一罐蘆薈膠:「這瓶蘆薈膠,女生用來保養皮膚女,男人用來當刮鬍膠效果也不錯。」  家豪回應她一個不耐煩的微笑。  在蘆薈小姐的人生哲學裡,沒有「知難而退」只有「乘勝追擊」:「這是我的名片。如果好用的話,加入會員,將來要買就便宜多了。我的電話號碼是:3854-335、三不五十想想我、3854-335、三不五十想想我……照這樣多唸幾遍,就絕對不會忘記嘍。」 走出醫院,家豪順手將寫著孫蔚蔚的名片,毫無眷戀地扔進垃圾桶。因為他此刻需要的,實在不是什麼保養聖品,而是可以保住公司的救急金。 然而,就在第二天,機會竟然主動找上了門。  「我收到貴公司寄來的公司簡介,感覺還不錯,希望你們能參與這次新產品包裝的比稿。我們集團旗下的事業有很多,『永遠』就是我們經營的一個子企業。不過,我們想看到的設計,是要有想法和概念的。」  聽見「永遠」這個熟悉的名詞,家豪簡直覺得是天降神蹟。提案之前,為了了解產品,家豪翻箱倒櫃拚命想找出蔚蔚的名片。未了,才猛然想起,根本一開始就給扔了。  「三不五十想想我、3854-335、三不五十想想我……」突然,蔚蔚的電話口訣,如撞鐘般在他的耳畔迴盪起來。  半個鐘頭後,家豪來到蔚蔚姐賃的小公寓。  「原來,你對我們公司的產品真的有興趣。我還以為,你跟其他人一樣,只是衍我而已。」拉啟的門後,是蔚蔚一臉鮮麗的彩妝和甜美的笑容  為了讓家豪充分感受產品的效果,蔚蔚首先要為他示範做臉。  蔚蔚塗滿蘆薈按摩霜的雙手,在家豪臉上像滑冰一樣轉著圈圈。一圈復一圈,溫柔而體貼。家豪沒想到,這些保養品原本真的能產生如此神奇的感受。難怪那麼多的女人,願意為這些瓶瓶罐罐傾家蕩產。他有些感動地閉上雙眼。  「媽咪,我想喝水。」突然,一個稚嫩的聲音,驚醒了家豪的陶然。  那是一個俊美的小男孩。他的手拉扯著蔚蔚的衣角,眼睛卻直勾勾地盯住滿臉「勾芡」的家豪看。  「看不出來,妳已經有個這麼大的兒子了。」  倒完水的蔚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繼續在家壕臉上畫圈圈。  一陣奇異的沈默後,她突然說:「其實,恩恩並不是我的兒子。」  「嗯?」  「恩恩是我姊在十九歲兩年不小心懷的小孩。本來,是我們姊妹倆一起照顧的。但是後來,我姊遇上了一個不錯的男人。你知道的,再好的男人,還是不能接受一個女人有這樣的過去。」  「所以,妳就代姊從母。」  蔚蔚點點頭。  「妳就不怕耽誤自己的幸福嗎?」家豪憤憤不平地說。連自己也被自己的激動嚇了一跳。  「噓,小聲一點。我不希望恩恩知道這件事情。」  家豪沒想到蔚蔚是這樣一個善良的女人,他以為,她和其他的推銷員一樣,親切是裝的,微笑也是假的。  「哇,都已經七點多了,留下來吃個便飯吧。」示範完產品,出乎意外,蔚蔚並沒有急著催促家豪加入會員。  但是,越是這樣,老早打定主意,誓死不加入會員的家豪,就越有佔老弱婦孺便宜的罪惡感。  「不打擾了。」  「你幫我看一下恩恩。我隨便炒幾個菜,馬上就好。」蔚蔚不容家豪推卻。  然而,多年沒有吃過家常小菜的家豪,面對一桌熱騰騰的飯菜,一個天真的傻女人和一個可愛的小男孩。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疼惜和依戀感。  晚飯後,蔚蔚從廚房端出一碗湯料。  「這蘆薈燉蛤蠣,喝這道湯,不但能強肝清火,還可以增強抵抗力。你們做老闆的經常超支體力工作,喝一碗試試看。」  想起蔚蔚把蘆薈塞進姍妮鼻子裡的情景,家豪禁不住想笑:「妳哪那麼多蘆薈呀?」  蔚蔚神祕兮兮地將他拉到陽台。一盆又一盆青翠蓊鬱的蘆薈,把小小的陽台裝置成一座迷你叢林。  「妳竟然種了那麼多蘆薈,那不是要浪費很多時間去照料?」在家豪眼中,將精力耗費在商業以外的行為,都是一種生命的浪費。  「蘆薈需要的關心,不是量而是質。你看,這盆蘆薈的葉片是不是特別厚實?看起來好像很健康的樣子。」  「不是嗎?」  「我一開始不懂訣竅,只知道天天澆水。結果,充沛的給水,是讓蘆薈的葉片變得很渾厚;但是,內在的果肉卻相對變薄了。最後就變成這樣:外強中乾、虛有其表啦。」  家豪覺得,姍妮就像一株被他「灌」壞的蘆薈。早知如此,就不該一次給她澆那麼多「水」。  「蘆薈需要的其實並不多,一個禮拜澆一次水就夠了。」  家豪心有所悟,決定下一次,一定要找個蘆薈型的女人。  「不過,想要種出一株絕色的蘆薈,可就不是那麼容易嘍。」  家豪很好奇。  「想種好一株蘆薈,就要多親近和觀察她。久而久之,你才會知道,什麼表情,是代表它渴喝水;什麼狀態,是顯它需要養料。」  果然,要討好一個女人還是很麻煩。家豪對於這樣的結論,覺得很不耐煩。  「時間不早了,我該走了。」  蔚蔚幫家豪把鞋子從鞋櫃裡拿出來:「我有一個客戶是做土木的,最近想找人重新設計一個看板。不知道你有沒有熟人可以接這樣的案子。他的預算不多,只有十來萬。」  聽見有財路,家豪眼睛一亮:「我們公司通常都接一些規模較大的案子。不過,看在孫小姐的面子上,我就親自為他設計一個好一點的logo吧。」  「蔡先生,你人真好。」蔚蔚天真地說。  從那天開始,只要壓力一大或心情鬱卒,家豪總是以會員要提貨為由,三番兩頭往蔚蔚家跑。有時候,只是去拿一小罐洗髮精,就能享受一頓精緻晚餐、全套的按摩敷臉服務,外加一碗能清血補肝的蘆薈燉蛤蠣。這種穩賺不賠的交易,何樂而不為?  慢慢的,廣告公司的生意有了起色。  「今天公司簽了一筆生意,這是給恩恩的分紅。」那一天,家豪來蔚蔚家提貨時,送給恩恩一個超人玩偶。  「媽咪,妳看!」抱著布偶,恩恩手舞足蹈。  「不要寵壞小孩子。」蔚蔚堆著滿臉笑容說。  「媽咪,為了謝謝勾芡叔叔,我們請他報遊樂園玩好了。」  「你根本是在謝謝你自己嘛。」蔚蔚拍拍恩恩的頭。  自此以後,每當家豪接成了案子,由恩恩提議,家豪負責開路,成了他們三個人之間一種不成文的慶典方式。  國父紀念館放風箏。家豪發現,除了家金錢把理想催生出來,原來還可以把願望寫在風箏上,讓夢想自由飛翔。  中正紀念堂餵鯉魚。家豪驚覺,十塊錢一包的魚飼料,它的滿足感,竟然比一頓光晚餐還長、還久。  淡水看夕陽。家豪終於見識了,最奢華的顏色,原來不是在一把兩千元的玫瑰上。  他從來沒料過,最快樂的時光,竟然發生在他最潦倒的日子裡。  公司現在只剩他一個人撐著。從企劃文案到商標設計,都是由他一手包辦。就連那個土木行的看板,也是他在大太陽底下監工,看著工人將它給高高懸起。  那天,望著自己設計的招牌在太陽底下熠熠發光,握著土木行老闆交給他的尾款。一股巨大的空洞感,卻霸道地佔據心頭。  那段日子,他已經習慣了,當手上的風箏升起時,便可以贏得恩恩熱烈的掌聲。當他將車子停靠在夕陽下時,便可以贏得蔚蔚像小女孩燦爛的笑容。如今,金錢握在手心,他卻沒有一點獲得的感動。  難道自己已經失去了為事業打拚的鬥志和企圖心。這是家豪陌生的自己,他恐懼起來  「勾芡叔叔!」家豪轉過身去,恩恩直撲他的懷抱。  一把抱住恩恩的家豪,突然有一種真實擁有而想哭的衝動。  「你還親自來監工啊。」剛好提貨給土木行老闆的蔚蔚說。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這是妳介紹的案子,我不放心夥計做事,一定要親自過來看看。」家豪放不下的,還是身段。  「這麼大的太陽也不戴帽子,你看你,整個人都焦掉了。不快點消紅的話,會得皮膚癌的。」  蔚蔚緊張兮兮地把家豪推促到車上躺著。然後,從塑膠袋拉出一條又一條軟呼呼的蘆薈來。  看見那些蘆薈,家豪突然從搖下的座位彈跳起來:「妳該不會要把蘆薈塞進我的鼻子裡吧?」  「蘆薈有消炎的作用,我是要把它敷在你曬傷的皮膚上,冰冰涼涼,很舒服的。」蔚蔚好脾氣地又把他安撫回去。  然後,舒服過頭的家豪,竟然睡著了。  醒過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而依靠在他肩膀的蔚蔚,仍甜浸在美夢裡。  蔚蔚的沈靜甜美,讓家豪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撥開她輕拂過臉上的髮、整序好她翻亂的衣領。然後,他順勢低下頭去,呼吸著她的呼吸,傾聞她身響裡散發出來的馨香。  「勾芡叔叔。」蔚蔚懷抱裡的恩恩突然睜開眼睛。  「對……不起,把你吵醒了。」  「沒關係,恩恩可以照顧自己。」  「好乖。」  「但是,媽媽她很需要別人的照顧喲。」  家豪沒想到,恩恩會直銷起自己的母親來。他整個人像觸到電一樣,反射性地將伸向蔚蔚的手瞬間抽離。  那一刻,家豪覺得,是該慢慢收手的時候了。雖然,蔚蔚的善良令他感動;雖然,恩恩的乖巧經常令他有擁抱的衝動;雖然,那一座蘆薈叢林,總是能對他發揮獨特的效用。但是,他害怕去背負任何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他想要的,是一個全新的、完全屬於自己的開始。  接著幾個月,家豪都假裝沒聽見耳邊「三不五十想想我」的召喚。他不准讓自己再「誤入歧途」。他以為,這樣便可以開展一個他真正想要的生活。  一早起來,家豪打開久違的信箱。裡面跌出一大堆廣告紙和一張怵目驚心的紅色喜帖。  是姍妮和錢大偉的喜宴,日子就在今天。  出乎意外的,喜宴並不如預期的豪華。  「豪哥,聽說最近生意不錯喲。也照顧一下小弟嘛。來來,我敬你!」阿奇的笑臉,透過自己舉起的酒杯,變形成扭曲的形狀。  家豪瀟灑地笑了笑,仰頭,灌下一大杯紹興酒。他今天來,就是要向大家證明,自己並不是個失敗者。  「是姍妮沒眼光,嫁給什麼錢大偉。出了車禍,傷了視力,連飛機也不能開了。還能有什麼搞頭!」阿奇口沫橫飛。  家豪一直以為,姍妮嫁給錢大偉就是為了錢。不是為了錢,那是為了什麼?  到了新郎、新娘致詞的時候。  「謝謝姍妮,她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包容了我……」因為哽咽,新郎無法說完全部。  姍妮輕輕拭去新郎眼角的淚:「不是我包容你,而是你給我的關心,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和富有。」  看著這一幕,家豪愣住了。這一切,完全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範圍。  「想種好一株蘆薈,就要多親近和觀察它。久而久之,你才會知道,什麼表情 是代表它渴望喝水;什麼狀態,是顯示它需要養料。」  蔚蔚說過的話,像一枚書籤,梗住他無序翻動的思緒。  難道,要討好一個女人,真的像照料蘆薈一樣,光給水分是不夠的?  家豪踉蹌地逃離了喜宴。面對這樣的輸法,他一點招架的能力也沒有。  恍惚的家豪,正在用力尋找跑載的時候。突然,一個熟悉的畫面,凝聚了他模糊的焦點。  「先生,這種蘆薈膠在刮鬍時用,效果也很不錯喲。這是我的名片,我的電話很好記,是……」  「不要!」家豪衝向前去,一把奮下蘆薈小姐手上的名片。  家豪搖搖晃晃:「沈曼琦……咦,妳什麼時候換名字啦?」  「你這個人有病呀!」  那一刻,家豪才發現自己認錯人了。那一刻,他也終於發現,自己長久以來的自私和膽怯。  他將跑車「衝撞」出被自己禁錮已久的嚮往。他想,他已經做好準備,從今以後,要和蔚蔚共同照顧恩恩,共同照顧那一陽台的蘆薈。而且,他會試著做一個不只給蘆薈水分,還要對它傾注更多愛心和關懷的主人。  「對了!」在按下蔚蔚的門鈴時,家豪提醒自己。還要說服蔚蔚趕手換掉她的電話號碼。  因為,他再也不願聽到她對其他的男人說:「三不五十想想我。」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