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不愉快的記憶說再見

分享

向不愉快的記憶說再見 秋日裡,花園新城薇薇夫人樂茞軍家門口的幾隻小狗,雀躍地和訪客道別,「這隻狗特別熱情,有一天牠自己跑來我家門口,就不走了,」薇薇夫人微笑地談著她家幾條狗的身世來歷,活蹦亂跳的小狗,洋溢著一種幸福,似乎感染到主人的開朗、溫馨。12年前,曾經經歷喪子之痛的薇薇夫人,如今臉上看不到一絲悲苦,展露的是一種領悟生命的成熟智慧。 *   *   * 坐在咖啡屋裡,37歲的林奇璋,看起來壯碩結實、精神飽滿,這位正在資訊軟體業逐漸闖出一片天的年輕人,沒有人看得出來,一場致命的火災幾乎奪去他和親人的生命、摧毀了他的事業,更在他身上留下了累累的傷痕。 *   *   * 在晚晴協會的活動教室裡,吳月珍開朗、自信,侃侃而談地分析現代人婚姻的問題,她現在除了專業的工作,還參加了至少五個以上的公益團體,擔任義工。很難想像,她曾經幾乎被「掃地出門」,離開一場失敗的婚姻。 不論是感情的傷痕、痛失親人的打擊或是事業失敗、人生的無常,他們所經歷的創傷,其實也是許多人曾經經歷的生命低潮,不同的是,有人在傷痕中昇華了自己,有人卻用痛苦淹沒了生命。 面對不同的人生低潮,我們可以如何調適?如何撫平?如何發掘生命更深處的力量? 情關難過,情傷自療 生命中的重大關卡,最難過的,恐怕就是感情這一關。 不論是婚姻中的外遇或戀愛中的移情別戀,受傷的一方,總是很難接受這個事實。不甘心、捨不得、沒有辦法接受的感覺,往往使自己愈陷愈深,無法解脫。 曾經協助過許多讀者處理情感問題的薇薇夫人,感慨許多在感情中受傷的人,往往因為一直在等待別人來療傷,而無法復元。 「療傷要靠自己,而不是要靠那個男人,對方不可能為你療傷的,」薇薇夫人提醒陷在感情中的人,不要太L相信承諾,感情上的事情不是一個承諾就可以百分之百的保證。如果了解這種情況,對於感情的變化,就不會認為那是一種背叛,也就不會受傷那麼深。 要為自己療傷,薇薇夫人認為,第一是生活裡面要有一些關心,不能只關心自己。你關心人也好,關心動物也好。第二,一定要有嗜好,讀書、聽音樂,讓心靈昇華的嗜好。第三,一定要有很好的朋友,有些人一談戀愛,整個世界只剩一個人。感情完了,自己也就完了。只要懂得自己療傷,一段時間之後,誰都會活過來。 曾經走過婚變,晚晴協會的義工朱莉華看到在婚姻傷痕中走不出來的人,最主要的關鍵就是不認識自己,不肯定自己。朱莉華回憶自己的經驗:「能幫助我走過來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很有自信。」 化解工作中的鬱卒 在感情中受傷的人,往往會將自己埋在工作中,藉此得到安慰。但是,在工作中遭到失意、挫折的人,又如何走出低潮? 才庫人力資源副總經理吳正興,當完兵所做的第一份工作,就讓他嚐到社會的險惡。他當時在一家電子工廠做儲備幹部,由於衝勁夠,很快就升到組長、課長,可是到了民國70年,經濟不景氣,他不曉得老闆在外面已經倒了人家很多錢,「我還傻傻地帶著員工拚,等老闆跑路了,我都還不知道。好幾個月的薪水都沒有拿到,」吳正興苦笑著回憶。 雖然面臨失業、轉業很多的問題,但是他並沒有花很多時間去抱怨,離開公司的那天,他就打開報紙,勾出八家他想應徵的工作,一天之中他就應徵了八家公司。 問他當時為什麼可以不抱怨、不生氣,現在經常為企業開EQ訓練課程的吳正興,回想當時自己的心情,是因為能夠把工作中的失落當作是一種功課來修練,所以反而可以從中看到一些正面的東西。 和平醫院精神科醫師李慧玟,則曾經運用所受的專業訓練,幫助自己走出多次的工作低潮。 李慧玟醫師回想起幾年前和平醫院精神科還沒有獨立的時候,她曾努力投入精神科的創建,但是得不到上級長官的支持,挫折感很重,很想辭職離開。在自己心意猶豫不決的時候,她用了幾個步驟來澄澈自己的思維。李醫師並沒有立刻辭職,而是一一寫下:「留下來工作的優缺點是什麼?到一個新地方的優缺點是什麼?」她就用一、兩個星期的時間這樣寫,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寫了就擺著,不再去理它。然後她就請假出去玩幾天,回來再重頭看哪幾張紙,自己再做整理。她在整理的時候發現,她要去的新地方和留在舊地方,優缺點有很多雷同,為什麼不好好運用這邊比較熟悉的環境,把優點盡量發揮?李醫師最後留了下來,和平醫院現在不但有獨立的精神科,李慧玟醫師也在網路上創辦了一個非常受歡迎的青少年網站。 參透生命的無常 生命中最大的創傷,往往來自於無情的意外。 七年前,林奇璋的人生正是邁向巔峰的時候,那時他剛從新加坡受訓回來,準備為一家電腦公司在亞洲成立分公司,開拓亞洲的市場。他的事業蒸蒸日上,也正熱鬧地籌辦婚姻大事。人生看來一片美好,直到他們在海霸王餐廳開心的談親事時,忽然發生了一場大火。 這場大火,奪去了他妹妹兒子的性命,而林奇璋也身受重傷。 他的事業也深受打擊,由於當時正是電腦公司的旺季,很多生意就因為這場意外而沒了。最後他被公司裁員,之後的一、兩年裡,找工作一直很不順利。 令人傷心的事,繼續打擊著他,林奇璋剛出院的時候,聽說有消防隊員在救人的時候,因為吸入過多濃煙而喪生。他想去跟消防員的家人致謝,於是就去中山分局詢問消防員的住處。結果,他一進去就看到令人很失望的事,大部份警員的桌上都擺著海霸王的禮盒。林奇璋想講話,但因喉嚨被嗆傷講不清楚,隱隱約約聽到有兩個警員在聊:「海霸王今天請吃飯,要不要去?」他聽了很傷心,沒問什麼就回家了。 對自己的愧疚、對政府的失望,又痛恨整個社會的不公,林奇璋心裡充滿了恨,幾 乎把他給毀了。 在這段期間,有一位同學帶他開始接觸一些宗教,一開始他很排斥,覺得這些東西很虛偽,直到有一次林奇璋去那位同學家裡時,看見他同學很環保的生活方式,對所有物品都很尊重的舉動,才知道那是生活,不只是宗教。那一剎那,他驚覺到,自己不應該浪費時間在沒有意義的恨或埋怨當中。於是他趕回家,把家裡重新整理,把以前火災的剪報全部丟了,工作上也重新規劃,還去剪了個頭髮,重新換個樣子。 林奇璋把心態調整過來之後,只想誠誠懇懇去做人做事,相對表現在工作上,老闆對他信任的程度、客戶和他溝通的態度都差很多。他的事業、婚姻、家庭也都逐漸開朗起來。 經歷過這麼多的事情,林奇璋現在學會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也更珍惜每一天的快樂。「對我來說,我30歲那年等於死了一次,我在火場暈倒的那一刻,我在想:『我這樣活了30年,有沒有什麼事情讓我非常快樂?』結果我想不出來。現在這幾年感覺,其實平平安安,我就很快樂,」林奇璋說。 如何面對失落? 面對生命中的重大打擊,像是失戀、離婚、工作上的挫敗、名聲地位的喪失,甚至親人逝世,之所以令人痛苦,都是因為它造成生命中某些重要角色的失落。不管是有形或無形的失落,都會使原來設定的一些人生價值打一些折扣。和平醫院精神科李慧玟醫師指出,面對這樣的失落,我們一定會有哀傷的反應,但是只要我們能重新架構生命中其他的角色,來彌補失落的部份,我們就可以很快恢復正常。 重要的是,我們要懂得如何去處理哀傷的情緒。李慧玟醫師認為,面對哀傷的時候,如果我們去壓抑自己的情感,可能會變得更生氣,認為問題都出在別人身上,於是我們會開始把箭靶往對方身上丟。相反地,我們也可能會認為是自己的不對,所以會把箭靶往自己的身上擔。極端一點的人,就會採取自殺的方式。 李慧玟醫師建議,要幫助一個人走出哀傷,應該是幫助他重新去面對失落,協助他去看到這個失落,對他來講有什麼樣的影響。而當他在重新面對失落的時候,可以幫助他把情緒宣洩出來,然後加以調整。例如,班上有同學自殺,可以舉辦一個懷念會,讓大家把自己對這位同學的懷念、遺憾說出來。如果你還欠他五塊錢,那你可以把五塊錢捐出來做班費,或捐到孤兒院去,這樣你跟他之間的關係就能夠有一個交代,也就能對憂傷的情緒有一個紓解。 處理情緒低潮的三步驟 如果我們不能適時、適當地處理失落的情緒,可能會對身心造成更深的傷害。陽明醫院精神科醫師楊逸鴻指出,當壓力事件產生之後,人類體內的一些神經傳導物質也會有所改變。例如,壓力會導致我們體內正腎上腺素的分泌增加,這種分泌加多時,人就會產生焦慮、不安的生理症狀。如果是憂鬱的情緒,則會使腦中的血清促進素降低。當血清促進素降低時,會導致沮喪,於是原本憂鬱的人更加憂鬱,而形成惡性循環。 楊逸鴻醫師提供了處理低潮情緒的三個步驟:抒發出來、轉移注意力、正向思考。 遇到情緒的低潮,我們可以用健康、安全的方式去發洩,像是大哭一場。如果你覺得被別人陷害,或被別人背叛,這種憤怒的情緒也不能壓抑,你可以把棉被、枕頭當作是他,狠狠揍他一頓也可以。抒發之後,接著就是要把注意力轉移。我們可以找一些輕鬆、愉快的事情來做,或找人來談。接下來可以做正向的思考,比如失戀了,不妨看看這樣的失敗可以帶給我什麼樣好的經驗,讓下次做得更成功。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走出「隧道視野」 究竟人類能不能把痛苦的記憶遺忘?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啟動我們的遺忘方程式? 從科學的研究來看,人類是沒有遺忘的能力的,幸運的是,我們可以把記憶擺在遠方,不再去想它。 長年研究人類記憶的陽明大學副校長曾志朗,分析人類情緒變化發現,那些比較無法解脫的人,大多是一直在反芻痛苦記憶的人。曾志朗教授提出了打開「隧道視野」的一些方法,能幫助我們停止負面思考、反芻痛苦記憶的傷害。 曾志朗教授建議,當你覺得不能馬上解決眼前的問題,就不要一直去想這個問題,先停止一陣子。你雖然不能忘掉眼前的困境,但是至少可以等一下再想。因為當人的情緒非常緊張、非常焦慮的時候,整個身心狀況就會讓人陷入「隧道視野」的狀態,看東西只有一個細細的視野,就像在隧道中一樣,又窄又陰暗。當你陷在這個狀態,第一個要學會的事情,就是要讓自己走開。 你可以去睡覺、看場電影。當身心狀態慢慢鬆懈下來的時候,再來思考,就不會那麼嚴重。 使自己先抽離出來以後,再找一個願意傾聽的朋友來。這時你們要扮演不同的角色,你扮演原告,他則扮演辯護律師。例如,你要告的人是自己,你在講自己不好,他就要求你舉例說明,然後以辯護律師的方式來解釋這些事情。當一個人在「隧道視野」的時候,其他人的解釋他聽不進去。但是當身心稍微放鬆之後,隧道視野打開了,人也就比較能接受不同的看法了。 欣賞昇華創傷的美感 把悲傷放在遠方,帶著一種距離看它,生命便產生了一種美感。許多人在失落中,學會了不再怨恨,他們把創傷昇華為助人的力量,生命也因此不再有太多遺憾。 就在屋外,是細細的寒雨,而屋內的女人,有的曾親身跌倒在感情的路上,有人則每個月要聽上幾十個婚姻破碎的悲劇。「說什麼『忘了吧!算了吧!』談何容易?」離婚的時候,吳月珍才29歲。剛離婚的時候,如果有人問他她,「吳小姐你結婚了沒?」吳月珍都會回答:「我小孩子四歲。」那時吳月珍還沒從離婚的陰影走出來,也不願正面去回答這樣的問題。 一直過了將近一年,有一天吳月珍走在路上碰到一個朋友,那人隨便問了一句,「你老公怎樣?」吳月珍竟然很自然的脫口說出,「我已經離婚一年多了。」他的朋友當場愣在那裡,但是吳月珍卻欣然發現,她已經可以坦然接受自己了,於是她立刻跑到晚晴協會,決定要做義工,幫助跟她有相同遭遇的人。那時候,晚晴協會在博愛路的辦公室,只有一張破破舊舊的桌子,吳月珍就對當時的總幹事說,「我要做義工,我要加入會員。」講著、講著,就哭了起來。 如今,吳月珍已經協助過上百位婦女走過婚姻的低潮。帶著感性的語調,吳月珍說出了她人生的領悟,「不是不應該怨恨,而是怨恨對自己不好。」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