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生命盡頭時

分享

深夜三時半,子安終於累透,睡倒在沙發上。 沒關上的電視機正播放著粵語長片。 我命令牧羊犬班比關掉電視,並從臥房拖出棉被,蓋在子安身上,免他著涼。 完成任務後,班比走到我跟前,搖搖尾巴。 人們說狗有靈性,我現在才相信。 我輕輕拍牠的頭以示讚許,蹲下身跟牠說:「班比,謝謝你!你知道嗎,我很後悔從前不對你好一點。」 牠仰仰頭,輕聲哀號。 我緊抱班比,補償過去的冷漠。 既然決定與子安共同渡過一輩子,我應當接受他的一切所有、優點、缺點,包括他的愛犬班比。 沒有愛屋及烏,證明我愛得自私。 子安卻事事包容我、諒解我,甚至支持我發展事業。即使經常出外公幹,不在他身邊,也從不抱怨。 他留給我的天空,廣闊無邊,足以展翅傲翔。 此刻,我祇求時光倒流,回到從前。 往事忽爾化成碎片,在腦海亂竄浮現。 都說靈魂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原來是真的。 與子安初次見面的情景、子安說話時豐富的肢體語言、那雙不停冒汗的大手掌、深邃的雙眼、粗壯的臂膀、溫暖的胸膛、為我而怦然的心跳、深情的親吻、千言萬語的眼神……啊,子安啊子安,可知我也有無限衷情? 千言萬語,如今祇有班比能懂。 我擁得班比更緊,兩行淚不由自主滑下。 為甚麼,總要在無法追回的時候才懂得珍惜?為甚麼,美好的光陰總是短暫?為甚麼,子安無法聽到我的心底話?為甚麼要為事業四處奔走?為甚麼當天我要改乘另一班機? 如果不是改了班機,我和子安在機場一別不會成為永訣。 當飛機衝入雨雲,亂流突襲,飛機搖晃不定,失去平衡;我抓緊椅柄,閉上雙眼,心裡祇想著子安,希望奇蹟發生。 但當我再張開眼睛時,已身在家中。 我不是傻瓜,我知道不幸的事發生了。 沒想到死後仍帶給子安一堆麻煩事。 眼睜睜看著他為我的葬禮四出奔走,原本瘦削的他加添幾分憔悴。 從前,我應該盡妻子的責任,照顧他的起居飲食,讓他健健康康。 娶我為妻,可能是他一輩子最大的不幸。 凝望沉睡的他,多麼渴望再一次用指尖觸摸他高挺的鼻樑、渴望被他強而有力的雙臂環抱著、渴望呼吸他的氣息、從他溫柔的吻體味著被愛的滋味、渴望再次合而為一、分享彼此的體溫。 靈氣十足的班比看透我的心,咬著我的衣袖,著我觸碰子安。 我用力把手抽回,撥弄班比身上長長的毛。「班比,沒用的,人類的感應磁場和狗的不同,子安感應不到我的存在。以後,你要幫我好好照顧子安。」 班比點點頭。 如果上天賜予重生的機會,我一定加倍愛護班比,豈止愛屋及烏,絕對是愛烏同屋。 「是時候離開了!」兩位守護天使不知何時已站在我身後。 我戀戀不捨,再望子安一眼。「能夠在離開前來看看你們,我很滿足。」 兩位天使分別搭著我的左右肩,祇覺身輕如燕。 頃刻,已穿過萬里浮雲,來到人間所說的天堂。 「這裡不是天堂!」天使笑道。「人間把天堂繪影繪聲形像化,實際是另一回事。」 我不解。 「就像你看我們,你所看到的,祇是你想像中的天使;實際上我們沒形沒體。」天使解釋。 「你的意思是,我的天堂是由我想像出來?」我問。 天使皺皺眉頭:「也可以這樣說。」 我閉上雙眼,幻想我心中的天堂……我的天堂……。 我祇覺腦中一片空白,不一會,又想起子安。 若將天堂和子安兩者讓我選擇,我一定選後者。 忽爾一道強光刺目,頭痛欲裂,天旋地轉。 糟了,難道我要下地獄? 想到地獄,登時眼前一黑。 黑暗中,飄來一陣熟悉的古龍水氣味。 「懶豬,快起來了!」 是子安,祇有他才會喚我「懶豬」。 但……怎麼可能? 我試圖睜開眼,去尋求答案,眼皮卻沉重得無法動彈。 掙扎換來一陣劇痛,我失去了僅有的知覺。 不知過了多久,我漸漸恢復知覺。我感到手心黏黏的。 「對不起,又把你的手弄濕。」 是子安,我絕對肯定。 為怕再度陷入迷昏,這次我不掙扎,靜靜享受與子安的片刻溫存。 子安把手帕隔在我和他的掌心,溫暖的氣息,仍透過手帕傳到心坎中。一股暖流貫徹全身,舒服得發出會心微笑。 「懶豬,快起來,你睡了很久了!」 他在我耳邊輕喚,吹得我好癢,我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一笑連自己也嚇了一跳。我連忙睜開眼睛。 子安一臉錯愕,瞪著我。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用盡全力,捉緊他的手。 感覺是真實的,我驚喜交集。 「你終於醒過來。」子安如釋重負。 他輕撫我的臉,眼神充滿憐惜。 「我好想你!」我傻呼呼的說。 子安聽到我的話,呆了一呆,然後咧嘴而笑,也對我說:「我也很想你!」 他俯身吻我的前額。 「你知道嗎,當航空公司打電話到公司,說你在飛機上昏迷,嚇壞我了!」 是嗎?我祇是昏迷嗎?我不是死了嗎? 這南柯一夢倒逼真得很。 我偷偷捏一捏大腿,痛入心扉,證明我不是造夢。 把握上天給予的機會,我要將心底話盡訴。「子安,對不起!」 子安被我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弄得莫名其妙。「傻豬,幹嘛跟我道歉!」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剛剛飛機遇上氣流,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子安沉默下來,凝視著我,一臉狐疑。 「怎麼了?」我緊張地問。 他搖搖頭,笑笑說:「你真的是我老婆嗎?我老婆從不跟我打情罵俏的。」 「現在開始會不會太晚?」 「醫生說得對,懷孕真的會改變一個人的個性。」 「你說甚麼?」我丈八金剛。 子安握著我的手。「蔡太太,你經已懷了兩個多月身孕,難道你一點也不察覺?」 我啞口無言。 「天曉得我怎麼會愛上你這個冒失鬼!」他拍拍額頭,作昏倒狀。 我懷孕了?我們不是訂下三年計劃的嗎?現在才一年多…… 子安見我不語,憂心忡忡。「你還沒有心理準備,是不是?」 「是突然了一點!」 他緊張兮兮,一時語塞。 我知他擔心甚麼,伸手按著他手背。「我知道你會是一個好父親。」 聽罷,他笑了。那份喜悅的光采,前所未有。 我也被他的興奮所感染。 原來真心愛一個人,會為著他的快樂而快樂。 但願一輩子能分享他的一切所有,海枯石爛,矢志不移。 子安湊近我,問:「在想甚麼?」 「我想回家,想回去抱抱班比。」 真的好想給可愛的班比一個熊抱。 子安捧起我的臉,仔細地看:「你怎麼一下子變了那麼多?」 「你不喜歡?」 「不,祇是有點不適應。」 「不適應也沒法子了,誰叫你娶了我!」我推他。「我真的很想回家。你去問醫生,我甚麼時候才能出院?」 他點點頭,轉身出去。 望著無名指上的白金指環,望著即將會隆隆突起的肚子,內心卻異常的寧謐。 感謝上蒼給予我新生命。新的人生,由此刻開始。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