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麻,什麽是愛情?

分享

五歲的柏荃一邊兒吃著早餐,一邊在畫圖; 懷他的時候正在學服裝畫,可能是胎教吸收得好,這孩子比我還熱衷繪畫。 我湊臉過去,看到他已經畫了個有放射狀光芒的太陽、三朵閑雲,及一棟尖頂高樓;高樓的右側近頂端的部位“長著”一個煙囪,煙囪口卻是向下的,連飄出來的煙也是向下伸展的;高樓旁還有幾個綁成一團的汽球。 那口朝下的煙囪,看起來若似屋旁灣窗(Bay Window)上,衣服烘乾機的排煙口;但我不去點明,想知道他心裏想的是什麽。 我指著那煙囪問他:「這是什麽?」 他說:「煙囪。」 我又問:「煙囪口為什麽向下?」 他說:「表示這是George Washington(喬治。華盛頓)大樓的煙囪,不是房子的煙囪,所以它是朝下的。」 他習慣用「表示」替代「因爲」來做解釋的開場白。但我實在是搞不懂他那兒學來的「George Washington(喬治。華盛頓)大樓」; 而且這大樓還長個和一般房子不同、口朝下的煙囪。 把拔看出我的疑惑,細聲跟我說,他畫的可能是國會大廈前的紀念碑。而我想的和他卻不一樣,我覺得他畫的是他自己的身體,而那口朝下的煙囪正是他的… 我突然想問他父親昨晚柏荃是否尿床了,但我沒有開口,因爲他一定又要一臉邪門地睨著我說:「馬麻好色!」 我把注意力轉移到那排汽球上,問柏荃:「這是愛情的汽球嗎?」 前一陣子,聼久了古典音樂的我不知如何,突然很想念台灣的流行歌曲;特別找了辛曉琪的遺忘專輯出來共賞。沒想到孩子們比我還迷戀辛曉琪的歌聲,對她甚感興趣。 柏荃問我:「辛曉琪住在哪裏?」 我說:「跟阿嬷一樣,台灣啊!」 柏荃說:「那我要囘台灣和辛曉琪握手!」 三歲的柏鈞也搶著說:「柏鈞要囘台灣和辛曉琪握手!」 我說:「好,辛曉琪開演唱會時,我們就囘去!」 我接著又說:「馬麻最最喜歡第十一首歌“味道”,你們呢?」 柏荃說:「我最最喜歡第八首”愛情的汽球“!」柏荃求知欲很強,每聼一首歌,就指著曲目、歌詞問我這寫什麽;不覺又多認得了幾個中文字。 柏鈞也搶著又說:「柏鈞喜歡”愛情的汽球“!」這個年紀,哥哥是他模仿的對象;他是哥哥的模仿貓(Copy Cat)。 因爲知道柏荃喜歡那首叫”愛情的汽球“的歌,所以當我看到他畫的汽球時,讓我聯想到那首歌;因此,我故意問他:「這是愛情的汽球嗎?」 柏荃嘟起小嘴,一臉不悅地對我說:「No,這是汽球,不是愛情的汽球!」 又滿臉疑惑地緊接著問:「什麽是愛情?」 我和他把拔宛然而笑,不知道怎麽跟這個才五歲大的小孩解釋愛情是什麽。「等你長大了就知道了!」的答案,對每事必求打破沙鍋問到底的他而言,肯定會招致不悅。我只好“因材施教”,告訴他:「愛情就是一種想念,很多很多的想念;像你每天希望Mini 陪你睡覺覺一樣;不管你到哪裏,你都希望Mini 陪著你。」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Mini 就是狄斯奈卡通中的米鼠妹布偶;他一出生,馬麻就把Mini 送給他;因爲淑蘭阿姨說,小孩都需要個安全物(Security)陪伴,給他抱個玩偶總比抱毯子好。果然,柏荃愛 Mini愛得深刻,晚上非得Mini 陪著睡覺不可;去年中文學校的演講比賽,他還以“我的寳貝”為題,把Mini介紹給觀衆。 他若有所悟地將疑惑的目光收回到畫紙上,繼續享用他的早餐芝士三明治。 我鬆了一口氣,神秘地看了把拔一眼;心想問他:「你說,什麽是愛情?」 什麽是愛情?嗯...愛情是一種難解的密語,像...MYSVM MYSVM?別瞎猜,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麽。還是由你來解答吧!@ 文章摘自 《貝弗麗的風華日記》: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