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的下午茶

分享

C不疾不徐地蹬著高跟尖頭鞋的走了進來。先到的D已坐在臨窗的雅座,急躁地閤上雜誌,定定看著C,想來她是遲到了吧。C坐落後,優雅的用塗著珍珠銀紫的纖手招來侍者。   「妳有什麼要說要吵的就說吧。」   「哎呀,別急,看看菜單先。」C的嘴角彎曲如她美麗的卷髮。   「嗯──薰衣草奶茶加起士蛋糕吧。」C完美的長長指甲細細劃過紙面,讓人不禁想到這指甲應是撥捻琵琶,而非撕裂絹帛。   「妳不需要妒嫉我的。」C彷彿看穿D的心事,柔聲道。   「我吃過妳醋。因為妳的身邊總不乏異性的追求,我卻都得倚賴自己不停付出才聚集起溫暖。尤其是跟AB她們,只有妳有事的時候大家才會出現,完事後隨即又消失,我好氣好嫉妒!」   C點起一根沙邦尼,示意D繼續說下去。   有些女人天性優雅,連吐出二手煙污染空氣都會被原諒,真是不公平。   『妒嫉是無能的表現;而我是否該安慰自己,不招人嫉是庸才?』C在心裡想著,卻只化為一聲輕歎,沒說出口。   「後來,可笑的事發生了。男主角竟說愛上女主角的妹妹,真的是亂七八糟,我只覺得世界快要崩坍。那並不是我想得到的效果,我也不想傷害妳!」 C吐出一口煙,靜聽D繼續說著。   「他決心不回頭,妳還是很難聯絡,兩邊都心疼。終於答應給他個機會,只是想看看他會不會是我的幸福,但未曾想過永遠!」   『既不信永遠;又為何答應開始?而妳的幸福卻是我與妳不幸的開端。』C仍舊無語,只怕說出的話是逼D自打嘴巴,不留情面。   「至於妳這邊,我的心幾乎殺死自己。我害怕面對妳,主要是害怕妳無法承受。但事實上夾在中間的我並沒有好過,只覺得這份愛我要接受好辛苦!不像妳可以光明正大的說愛他,我卻只能隱瞞,等他愛我,我多想說現在跟他的女人是我!」   『那我所見所聞妳與他的甜蜜又是如何?妳在B和他面前又是如何說我,我又情何以堪?』C仍看在往日姐妹情份上,心裡暗忖不發一語。   「但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妳知道了,連我跟B瞞的都知道了。但我已經放棄解釋,因為我確定妳不需要我,我也無法再付出了,因為我連自己都快要支撐不住了!」D歎了一口氣,無力說著。   「妳先不需要我,在愛情跟姐妹之間妳已做出選擇;而我祝妳跟他幸福。C捻熄了煙之後又點燃第二根沙邦尼。   「想要好好談,但是處處見到是不利我的情勢。我真的覺得好疲累,為什麼會變成都是我的不對呢?怒火開始升起,我也是有情緒的啊!」   「談是妳在談,今天換做是我,就算就算我再怎麼樣愛他,我也不會答應,對我而言;我選擇是長久的姐妹朋友,而不是愛情。這種事是沒有對錯,端賴個人選擇。倫理對我還是有約束力的。」C說完後切下一角蛋糕,放進嘴裡。聽D繼續說著,C沒有情緒平靜的聲音讓D難堪。   「還不夠成熟。我沉不住氣地選擇傷害彼此,只有自己才知道傷人的同時心也是很痛的。但,誰會在乎?對不起,不知道還能說什麼。只希望妳好好照顧自己,愛妳的人還有很多,若在乎他們就為那些人多愛自己一些,謝謝有過妳的關心與祝福。真的謝謝妳,仍舊渴望見到彼此都幸福快樂的一天。」D說完後低頭不語。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各人生活好好過。我們都還年輕,我祝福妳跟他。對我而言,學到的,看清的人性,比我失去的多,這就夠了。我不想拿出證據逼妳自打嘴巴,我是不會把話說絕,把事做盡的。」C一逕微笑。   一陣沉默之後,C突然把吃了剩一半的蛋糕推到D面前。   「給妳。」C笑的燦爛。   「?」D不解C的意思。   「因為我已經不要了。」甩著卷髮,C站起身去櫃檯付帳。   高跟尖頭鞋依然踏的清脆有力,是最後的情感。   晴天十二月,陽光依然燦爛,地球依舊轉動。   沒有人記得看過這一場鬧劇。@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