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時光掏耳朵

分享

「櫻桃小丸子」裡的小丸子有天突然迷上了掏耳朵的舒適與快樂,她不但自己一有空就猛掏耳朵,還撒嬌地要忙著做家事的母親幫她掏耳朵。母親拗不過她,只好讓小丸子躺在她大腿上,開始低下頭來幫小丸子服務。 躺在母親腿上的小丸子滿足又舒服的緩緩閉上眼睛,不知不覺就進入甜美的夢鄉了。 如在雲端 徹底享受媽媽的愛 小時候,在我們四個小孩裡,唯獨我的耳朵裡是乾燥的,所以母親總會幫我掏耳朵。母親掏耳朵的技術極好,總能快速又乾淨的清理我的耳朵。 夏日的傍晚,當太陽還留戀在山頭不肯離去,清涼的微風已經驅走不少暑氣,母親常會喚我到她身邊。 母親坐在院子裡的小板凳上,我依偎在她身旁,頭枕在她柔軟的大腿上,她輕輕的幫我撥去耳際的髮絲,再循著日光的方向,調整我的坐姿;最後用右手輕輕拉住我的耳垂,左手就開始展現清理耳朵的任務了。 母親的右手彷彿有股暖流一般,從我的耳垂緩緩地流到我的心底,我在這股暖流裡感到有點陶醉。而趴在她柔軟大腿上,就像置身在軟綿綿的雲端上一樣舒服,彷彿我可以徹底放鬆,徹底的享受母親對我的疼惜與關愛。 如催眠曲 愉悅親情妥貼我心 耳刮子在耳朵裡來回移動的聲音,伴隨著母親均勻的呼吸聲,構成了如天籟般的催眠曲,我幾乎要撐不住眼皮的沈重,墜往另一個夢想的國度了。 偶爾抬頭偷瞄母親一眼,母親仍然那麼專注,就像在做一件需要小心翼翼的事。現在回想起來,掏耳朵的確是需要全神貫注的,否則一個不小心,那可是關係到孩子一輩子的聽力問題。 有時候,實在太舒服了,彷若被人服侍得妥妥貼貼似的,於是有幾次,我真的禁不住睡著了。母親也沒有生氣,那個時候,母親似乎展現了難得的體貼與溫柔,一點都不像平常對我事事要求的母親。 如烙印般 溫柔時光長留心底 其實現在回想起來,母親可能也很享受幫女兒掏耳朵的這段時光,她不需要再擺起臉孔,扮演起嚴母的角色,負擔著希望我努力讀書、好好做人,甚至出人頭地的期待,她也可以放鬆下來,享受女兒的淘氣與撒嬌,感受母親與女兒之間相處的愉悅親情。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掏完右邊耳朵,母親將我轉到另一邊,這時候,我知道溫柔又舒適的享受即將結束。我有點捨不得這美好的時光,總是在母親拍拍我的背,說聲「好了」時,開始耍賴的說: 「還沒,還沒,再幫我掏嘛!」 母親如何處理我的賴皮,我已不復記憶,也許是母親以「還有事要忙」將我打發掉了,但是那段母親幫我掏耳朵的溫柔時光卻一直停留在我心底,像是一個永遠的烙印,那烙印裡深深刻著母親對我的愛。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