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小小文章-羽毛

分享

  那年夏天,我終於見到姐姐久違的笑容。   姐姐常常說,我們是最不像雙胞胎的雙胞胎,連媽媽也這麼覺得。有時候,媽媽會閉起眼睛,一面回憶著一面撫摸著我們的小手,告訴我們她生下我們的事情。   她說,姐姐比我早五分鐘來到這個世界上,安安靜靜的,軟軟地蜷曲著縮在護士的手心上。而我,則整整哭了五分鐘,曾經聽到的人,都說那是一種因為不小心遲到所以不甘願極了的哭聲。   好像從那個時候開始,姐姐跟我的命運就這麼岔開了。   從我有記憶以來,姐姐的頭髮一直很稀少,怎麼留都只能蓋住額頭,水汪汪的眼睛,也變得更澄澈、更惹人憐愛。我的頭髮又多又亂,長得超快的,在地板上學爬,遠遠看過去好像有一團毛線,在桌子椅子下跌跌撞撞。   我的抽屜裡,有一張我們穿著相同顏色的圍兜兜、坐在沙發上的合照。因為戴上了帽子,不仔細看還不容易區分我們呢。一定得拿著放大鏡,檢查一下才會發現,那個嘴角有微笑的人,是我。   上了小學以後,我跟姐姐變得更不一樣了。我到處蹦蹦跳跳,她則坐在輪椅上,默默地凝視著天花板。因為很少曬到陽光,姐姐的皮膚很白,而我全身都髒兮兮的,總是沾滿泥巴。   「妹,今天在學校有什麼好玩的?」   我一放下書包,總是會聽到從她房裡傳來這句話。   姐姐常常拿我的課本去看,只是我很少跟她聊到上課的事,都講一些同學的笑話,所以話題互不相干。不過,姐姐沒有自己的同學,我想這是她聽不懂那些笑話的原因吧。   直到那年夏天,媽媽幫姐姐買了一部電腦,姐姐才開心起來。因為,她在天龍八部裡,愛上了一個叫做微風的男孩……   我好驚訝!在姐姐的世界裡,竟然已經有了愛情的存在。她開始跟我談到微風,還有許多我沒聽說過的事。   一下子,我的心情變得好複雜。我不想承認,我對愛情還不太瞭解。而且,在我的身邊還沒有這樣的一個人,可以像姐姐那樣,聊微風聊得這麼興奮。姐姐的世界裡,已經不再只有我了。 十多年來,我一直以為我走在姐姐前面,為的只是追上那呱呱墜地的五分鐘。但沒想到微風的出現,卻讓姐姐一下子把我趕過去了。   我是不是有點嫉妒呢?不然,我為什麼忽然開始不想告訴姐姐,我今天在學校裡發生了什麼事? 姐姐在天龍八部的暱稱,叫做羽。取這個名字的理由,是因為她有一天躺在床上,突然看見一隻小白鴿不小心闖進了屋裡,翅膀受了重傷。小白鴿雖然奮力想要飛離室內,卻屢屢摔下來。   那天我 ? ^家得晚,一進姐姐房間,只看到她捧著小白鴿的屍體,像是低頭對著墜落凡塵的折翼天使般,溫柔地自言自語:「妳會好起來的……」   後來,我幫姐姐安葬了小白鴿。姐姐的懷中,還留著小白鴿的一根羽毛。我想,對姐姐來說,那似乎象徵著某種純潔、輕盈的自由。   「妹,妳別光看著窗外,快過來陪我嘛。」   「才不要。」   「微風在找我了啦!」   「不關我的事。」   「快啦!不來我可要生氣囉。」   原本我是吃醋,一點都不想見到她跟微風的親密互動。但是,她對我的冷淡好像視若無睹,硬拉著我的手腕,要我湊到螢幕前面來。   我已經記不得,姐姐跟微風在天龍八部裡,一起共度了多少個晨昏。就在陽光最刺眼的某個週六下午,我陪在姐姐身邊,不期然看到Notebook螢幕上緩緩出現的字句。   ──羽,今天……微風能和妳相遇嗎?   我不由得側臉看了姐姐一眼。姐姐彷彿偷偷地垂下了雙肩。   「My God,妳看微風又來了啦!」我故作輕鬆地說。   姐姐什麼都沒有回答,只是直楞楞地盯著那句話。   其實,這已經不是微風第一次希望可以跟姐姐見面,但是,把話說得這麼明白,卻還是頭一遭。   「怎麼辦?」   這下子問倒我了。其實我知道,姐姐也很想跟微風見面。   「我……姐……」   「妹,妳知道我心裡的答案嗎?」   「不知道。」   「拒絕他好了!」姐姐的聲音很乾脆。   「這樣好嗎?」   「人家都說雙胞胎會有心電感應呢。」姐姐撇過頭去,「想不到妳居然這麼遲鈍!怎麼可以答應呀?太便宜他了啦!」   儘管說得輕鬆,姐姐敲擊著鍵盤的十指,在說完這些話以後,忽然變得有些顫抖。   ──微風,對不起。我……   ──羽,為什麼妳不肯見我……!   微風的反應比我以為的還要激烈,他對姐姐這次的拒絕很不能接受。姐姐還是沒有正面看著我,「算了,不玩了!我好累了!」   「姐……」   當姐姐關上電源,我透過螢幕的反光,似乎看到了姐姐悵然若失的表情,她原就消瘦的臉蛋,變得更加憔悴。   姐姐為什麼不願跟微風見面?這個問題,一直在我心底盤旋不去。在天龍八部裡,微風是個親切溫煦的大男孩,雖然姐姐生了病,他應該也不會拒絕跟姐姐交往的啊。   想不到,我的疑惑還沒有得到解答,姐姐就突然住院了。 病床上的姐姐,連電腦都沒辦法使用了。蒼白的膚色,也從姐姐的臉頰延伸到她的嘴唇。少了微風的陪伴,她連呼吸都變得十分疏離。   我真的真的以為,姐姐可以過得了那個夏天的……   應該是那個夏季的最後一天,我在病床陪著姐姐的時間,也是這輩子最長的。姐姐沒有讓我扶她,她獨自努力地支撐著,坐起身來。   「姐……妳怎麼了?」   在她伸出的雙手虛弱地落下之前,我好不容易握住了。姐姐的手中,呵護著那根小白鴿的羽毛。   「妳可以代替我繼續存在嗎……?」   「姐,不要說傻話!」   「替我去跟微風見面……」   「為什麼……妳不自己去見他?」   這個時候,姐姐笑了。費盡所有的力氣。   「我不可以讓他難過啊。」   「妳不見他,才是讓他難過!」   姐姐的笑容持續著。   「我見到他以後,又沒辦法一直陪著他,他一定會好難過的……」   連我自己也料想不到,當時竟能夠堅強地接下小白鴿的羽毛。   我不敢繼續看著姐姐,飛快地逃出醫院,跑回家裡已是氣喘吁吁。進入姐姐的房間,打開觸感冰涼的  Notebook,螢幕上顯示著登入遊戲的畫面。   我下定決心,敲著天龍八部。   微風也在線上!   ──羽,妳怎麼鬧失蹤了?   ──沒有啊。最近生了一場病,沒辦法上線。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跟微風聊起天來,我彷彿不像自己,成了姐姐的化身。和微風之間,一切都是那麼熟悉、那麼愉快。好像打從一開始,微風認識的人就是我。   我這才意識到,姐姐當時拉著我說:「快過來陪我嘛。」   姐姐堅持要我陪著她,竟然都是為了此時此刻?   我的眼眶終於不爭氣地濕潤了!   ──微風,你還願意帶著我一起飛嗎?   宛如時間暫時停止,畫面上好久才出現了微風的回答。   ──我一直都願意!   於是,我一個人來到約定好的地點,雙手捧著小白鴿的羽毛。經過百貨公司的落地窗,我看到自己的倒影,發現自己原來跟姐姐的模樣那麼神似。姐姐健康活潑的模樣,一定和我完全相同的。 我們畢竟是雙胞胎啊……這是永遠不會改變的。   為什麼堅強的我,這個時候會變得這麼愛哭呢?原本準備幫姐姐畫上的淡妝,在我臉上都快被弄花了。   突然,我看到一個男孩,從遠處漸漸朝我走來。我猜他就是微風。   我趕緊拭乾淚水,舉起小白鴿的羽毛,朝著他揮揮手。   他開朗地笑了。果然是微風!   「妳……妳是羽嗎?」靦腆的嗓音,令我也不自覺地以愉快的笑容回應。   「微風,我……」躊躇了一陣,我終於鼓起勇氣:「我就是羽。」   「妳好!」   「我想把這根羽毛送給你。」   「羽,這是妳最珍惜的……」   我不讓微風說完,就向前準備將羽毛遞給他。沒想到,當微風伸出手來,突然其來的一陣風,將小白鴿的羽毛吹上了天空。   「啊!羽毛飛走了……」   在我們抬頭仰望、驚訝萬分的表情上頭,羽毛輕盈地飛向更高處,我們的眼睛也被碧藍的晴空,照耀得睜不開眼睛。   「小白鴿的羽毛,會飛到哪兒去呢?」我喃喃自語。   「天堂吧。」微風回答。   我開心地笑了。   誰說我跟姐姐沒有心電感應呢?我清晰地聽見,姐姐在我的心底說:「微風,我很幸福……」我相信,微風也一定聽見了。   那朵小白鴿的羽毛,接下來一定會飛到通往幸福的國度,帶著姐姐去。   因為,那是天使的翅膀!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