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半夜習慣性的打開電腦,習慣性的泡了泡麵,習慣性的點了根煙,卻很不習慣的上了一個BBS站。 很久沒上這個站了。一開始還有點忘記密碼,但是因為一個人,我想了起來。 那個人,我一直記著,因為我根本忘不了她給過我的一切。 年少輕狂的十六歲,免不了的會想接觸黑道。 每天打打殺殺,每天處理事情,位置越來越高,身上的血債也越來越多。 有一次我進了網咖,忽然不打遊戲,想看一些文章。於是我上了這個BBS站。 看著看著,忽然我對作者有些好奇,於是傳了個短訊息給她。 她很快的回覆我,於是我要她加了我的即時通。 「安安。」 「安安。」 「你高中生阿?」 「摁,妳呢?」 「我也是。」 「妳高幾?」 「高二。」 「我小妳一歲呢。」 「所以要叫我姐姐唷~」 「誰理妳阿,除非你跟我見面。」 「這跟那個有什麼關係阿?」 「有阿,我只叫正妹姐姐唷~~」 「呵呵,好吧!你住哪裡?」 「台北。﹞ 「我住土城呢,有點遠耶。」 我跟她就這樣一直聊一直聊,聊到我打線上遊戲的時間沒有,聊到我真的把她約了出來。 第一次見面,我真的嚇到了。 當然不是因為她是恐龍,更不是因為她有什麼怪味道,而是她真的......真的很美。 「嗨~」 「呃......你有整形嗎?」 「你覺得呢?」 「有。」 「真是沒禮貌欸。」 「呵呵呵,那不然怎麼會這麼漂亮呢?」說著,我點上一根煙。 「我以為你是高中生?」 「我是阿,怎麼了?」 「你抽煙。」 「很正常阿。」 「我討厭煙味耶~」 我聽到之後,馬上把煙丟了。 「去哪?」 「看電影阿。」 「什麼片子?」她問。 我已經忘了,當初我們是看什麼片子,我只是記得,當電影結束時,我的手握住了她的。 然後一切就像是所有愛情故事一樣,我們交往了。 這種轉變一開始我很難適應,跟她約會時永遠不能抽煙,連約會前一個小時都不行。 有一天,我帶著一把開山刀,走進她的學校。 「阿仁,你....」 「上次那個嗆妳的在哪裡?」 「我...你不要這樣啦!」 「幹!是誰嗆我女朋友啦!」 我在教室理亮出刀,一刀砍在一張桌子上。 「是怎樣?你是誰啦!」一個染金髮的男生站了出來。 「我她男朋友啦,是你嗆她逆?」 「對啦!」 「幹!」 我一刀砍了下去,血馬上噴上我的臉,他們班的人把我架住,我看到有好幾個女生哭了出來,包括她。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當然我也不會呆在那裡什麼也不做,但是當我衝出教室,卻有一群警察圍住了我。 理所當然順理成章的我進了少年監護所。 出來之後,我找了一個工地的工作,卻跟她斷了連絡。 我開始後悔,開始發現黑道不能解決一切。 但是後悔沒有用,發現了也沒有用。 因為,時光根本回不來。 ********************************************* 我進了BBS站,找了幾篇文章看,卻發現那個熟悉的名稱。 「嗨~好久不見。」 「嗨~」 「最近過的好嗎?」 「很好,我要結婚了。」 「?!」 「但是,我根本不愛他。」 「那為什麼......」 「婚禮那天你來了就知道了。」 結婚那天,我真的明白了,我明白她的意思,但卻不能做任何事。 男方的手上,有一個開山刀砍出的疤.......。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