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離家的男人

分享

午飯後,在上環散步時,見到M迎面而來。他西裝筆挺,步伐從容,看來日子過得不錯,大概他早發現了我,隔著馬路便跟我打招呼。   他現今是一家貿易公司的總裁,負責管理三家在越南 開設的工廠,每個星期也要飛到那邊去巡視業務。他跟我說:「當年若不是遇上你,我可能還躲在家裏,就是你跑到我家來,把我活生生的拖到門診去,結果你令我可以離家……」   大概是五、六年前吧,我已想不起準確的日子。社區精神健康協作計畫的社工朋友來電,告訴我一位困在家裏已經兩年的朋友病了,發著高燒也不能外出看醫生,再不接受治療,便可能有生命危險。   我立即登門探訪。他坐在沙發上奄奄一息,臉色通紅,一看便知他的體溫高達攝氏四十度,再加上他的脈搏微弱,連站起來的氣力也失去了。我擔心他有生命危險,勸他到急症室去,他卻不住搖頭。他呼吸困難,心跳達每分鐘一百三十,全身顫抖著。   原來他三年前離婚後,有一天從巴士站步行回家,經過一個足球場,突然感到無法呼吸、心跳極快、非常恐慌,他擔心自己會崩潰,又或者會死於心臟病 ,怕得雙腳發軟,渴望有個洞讓他躲進去竭一竭。半小時後,好像平靜下來了,以為一切都結束了,心裏非常愉快。   過了幾天,當他在港鐵車站候車,恐慌突然出現,他雙腳發軟,昏倒地上,醒來時已在救護車內。   一個月裏,接二連三,每當他走到人多的地方或球場,便突然感到非常害怕。他要迴避所有擠逼或空曠的地方,漸漸他連大門也不能出去。   只要母親要求他出去買點東西,他便渾身不自在,想起要到人多的地方便恐慌,且情況愈來愈嚴重,他再也不能上班,也不能踏出大門半步。   他知道自己患上了恐懼症 ,也在精神科門診預約了診期,可他無法離家到門診去,錯過了一次又一次診治機會。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他的母親向社工求助,他給轉介到社區精神健康協作小組,再轉介到醫院,我便去見他,把他送去看醫生。因他不能離家外出,他給暫時送到精神科病房去,他拒絕服藥,卻願意接受心理治療。過了三星期,他可以戰戰兢兢地外出,但他還是想起外出便害怕。之後給他回家,再在門診跟進了十二星期,他幾乎所有恐懼也消失了。   跟他揮手道別時,他告訴我一個好消息:「我找到工作了,在上環上班……」事如昨日,卻已過了數年光景。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