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說你沒有處女情結嗎?

分享

還記得跟他第一次的相遇…那天是我上班的第一天,照理來說,平常人應該早早就起床準備好,以最好一面示人才是的…可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有點低血壓,所以常常起不了床,尤其是當你一人獨居,而你前一晚三點多才回家。匆匆忙忙的趕到巴士站,還好趕上了。坐在帶有前一人的餘溫的椅子上,微喘著氣,看著車窗,不禁回想起昨晚的「失戀」及「艷遇」。 昨晚,與交住了四年的男友分手了。雖然早在一年前,當彼此已經相敬如冰的時候就猜到會是這樣的結局,可還是有些空虛與傷感。於是便孤單一人地去酒吧,體會一下什麼叫做酒入愁腸愁更愁。空肚地喝了三杯伏特加,酒量本不好的我喉頭已有點麻麻癢癢,似是想吐的樣子。我猛然沖住廁所方向,卻迎面撞到了人。那人見我快要跌倒,便好心地拉我一把,誰知──是的,老套的橋段發生在我身上,我吐了他一身…隨著巴士靠站,我拉回思緒,收歛笑容,開始我工作生涯的第一天。 我上班的地方是一間物流公司,規模不算很大,也不叫細。我工作的部門是客務部,而第一天便有幸跟著女主管去洽淡業務。當瞧見對方公司的經理時,我差點沒叫出來。是的,老舊的橋段又在我身上重演,是他…還好我倆都算是有經驗的人,大家什有默契的裝作不認識。卻在走出會客室時,他住我手裡塞了張紙條。在回公司的途中,我看了看小紙張,是一個電話號碼,我笑了,看著車外風光。縱然風景千變萬化,我那淺淺的笑意不變。此時,電台播起了<戀得更好>。 跟他相識了一個月,躍升為男女朋友。據我觀察,他是個勤務好員工,是個普普通通的傳統的二十六歲大男人。他非常的溫柔,即便在床上也是。記得跟他渡過了那晚後,我問他會否在意我不是處女。他回答我的是拂過額際的輕吻,怎會?他說,那不過只是一層薄膜而已,就如你會否在意我不是處男一樣。我那時笑了,靠在他胸口,聽著他的心跳聲,我安然睡著了。 同居第六個月,我們決定結婚了。婚期就決定在他出差後的第三個星期。由於我倆都是獨生,而父母亦不在人世,我們只邀請些比較要好的朋友,所以將會只是個小型的派對。即便如此,我還是非常雀躍,準備著婚禮事宜。試著純白婚紗,選購些新家具,所以在他出差的兩個星期裡,思念並沒有折磨得我太過份。 可我見證了幸福並不是永遠的。他回來後的那一夜,在他快達到高潮時,我縱然有點迷離,還是聽到了他喊別的女人的名字。我如常的靠著他的胸膛,聽著他的心跳,首次發現那響聲是多麼的空洞。我決定瞞騙自己,蒙蔽事實。可天不從人願,那女人跑上我們,不,是他家,告訴我們她懷孕了。我默不作聲,走回房裡。靠著房門,我撫摸著肚皮,嘲笑著自己。未婚夫在結婚前使你懷孕了,同時亦使另外一個女人懷孕。 他走進來,我問,你選她還是我?他說,我跟她只是喝醉了。我問,你選她還是我?他說,對不起,我一定要對她負責任,她是個處女又是孤兒,我不可以就這樣撇下她不管。那我?我問。他說,我會想辦法。我沒出聲,只是靜靜的走出街外,而他沒有追上來。第二天,我請假回去收拾東西,並留下那張有他電話的紙條,寫道:記得你在那一夜說過的話嗎? 就這樣,過了九個月,我原以為可以用我極快的復原能力漸漸忘了他,可看著天天漲大的肚子,我笑了又哭了。即使轉了工,搬了屋,我忘不了。在某一天到醫院復診時,見到他臉色蒼白地站在急症室。我本打算轉身就走,可心裡卻禁不住的擔心著他。我鼓起勇氣,走了過去。他看到了我,便激動的抓住我雙肩,紅著眼說,她剛剛不止的流血,這是流產嗎?!她會不會有事!?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令他冷靜下來後,他才瞧見了我的肚子,臉色更是難看。我忙說,不是你的。天知道我是抱著什麼心情說出這句話。終於,醫生出來了,並說出了一段令我們措手不及的話,他說,你怎麼不愛惜她一點?她流了這麼多次產,子宮都差點保不了胎兒。我倆聽到後,當場呆了。最後我啞著嗓子說,進去看她吧。我轉過了身,打算在眼淚掉下來前離開他。他卻執住了我的手,我沒回頭地甩開了。這次,他追上來,可我說,你以為她為什麼要這樣做?還不是因為她在乎你們這些男人!回去!他住了腳步,沒再追上來。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男人十個有五個說不在乎,可事實上? 世界是一直的不公平,多少女人為了那片薄膜而苦惱,什至錯過了她的終身幸福? 希望大家稍稍思索一下。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