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搖籃的手

分享

行事原本就有點不拘小細節的我,原本計劃星期日安排到國外推展業務。當我告知我兄長時,他卻說,今年我「又」不和家人共度母親節了嗎? 翻開月曆才知本月14號是今年母親節,心中對母親的歉意卻油然加深,我和長兄是家中倆塊寶。雖是親兄弟,但論長相與個性卻是完全不同型。兄長的像父親,但卻十足遺傳母親性格,十分內向。而我遺傳母親長相,卻十足擁有父親外向風格。 從小只知大哥身體不好,母親也要我多禮讓大哥,不要和他爭吵,所以在小時後,我儼然是我大哥的大哥,從小就擔起保護哥哥責任。記得我唸小學時四年級,唸六年級的大哥被班上小流氓欺負,結果我就帶一票好兄弟,前往堵了小流氓,但一回到家裡就被雙眼流著眼淚的母親叫住,他沒問我今天作了何事,只是要我跪在神案前想想,我今天作了那些事情。 「你用拳頭解決事情,日後可能就去當流氓。」這是我跪了半小時後母親對我說的第一句話,雖當時還不了解打架是何大事,但我知道母親很傷痛我這個行為,看著母親淚流滿面,她哽咽地說,嫁給父親,因身份地位不相同(母親是來自窮人家庭),遭受到姑姑的歧視,更取笑她不識多少字的女人,日後如何教養小孩……?所以她說無論她受任何委屈,也要教好小孩。若是小孩唸書不成器,也決不會讓我們成為危害社會的流氓。 當時聽了有一點懂,但還不是很完全了解。上了國中時因父親生意作垮了,家中產業也相繼變賣還帳,而不識幾個大字與個性內向的母親,卻挑起家庭重擔,開始在市場學作生意。看她為孩子的未來,在學人么暍叫賣,看她為家庭的重擔,拋開她矜持性格大聲么暍,看她為已失去自信心的丈夫,汗流么暍,看她……我不禁淚下……。 唸升學班的兄姐與我,在學校均為出名優秀好學生,但我無法接受父親的自哀沉淪,更不願見到母親無悔的付出,只想喚回父親重新站起。已唸國二的我,決定放棄學業,幫母親工作賺錢。當我逃學去工作時,沒人知道我在何處,聽兄姐,說母親當時為找我,都沒作生意,一直在工業區找我,而且在我離開的五天,她除天天騎單車找我外,每晚均跪在神案前,祈求我平安能歸來,更是鼓勵兄姐要堅強,好好唸書。但她卻獨自在神案前,流淚祈禱。 被尋回家時,父親給予我一個耳光,這是父親第一次動手打人,家中小孩還未曾有人讓父親真正打過,更何況是耳光。母親擁抱著我,抱的我好緊,一樣沒對我多說幾句話,直罵我傻我笨,說我是家中傻孩子,總是沒搞清楚就惹事,然後母親真的真的真的好傷心哭了。 而我當時,卻感覺到在母親懷裡是多麼的溫暖,這種溫暖已好久沒感覺到了,淚水也再次流下。 五位兄弟姐妹都被母親叫到房間,哽咽的母親從大姐的大拇指開始咬下,留下一深深齒痕,二姐就被咬了食指,三姐就是中指,大哥無名指,而我是小指。咬完後母親要我們說出被咬感覺,兄姐與我皆言很痛,母親要我們在想想她為何咬我們兄弟姐妹手指頭。 聰明的大姐說五根手指頭就像我們五位兄弟姐妹,無論咬傷那一隻,其他也一樣會感到痛,而我們就如媽媽身上的肉,所以最痛的是媽媽,而且無論我們姐弟誰受傷,最痛的還是媽媽您。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大姐哽咽,再也說不出話來。而我母親早已擁抱著三姐與我在哭泣。 一連往事又勾起從前記憶,除了淚眼婆娑外,更覺對母親歉意,她無悔的教育,造就出我們兄弟姐妹之間的關懷與互相體諒,雖至今各分南北,但手足之情卻緊緊相牽,更感謝她用心的教悔,讓我劣根性能磨滅,更感謝她無怨無悔,讓一個瀕臨破碎的家庭,重回溫馨與歡樂。看著她已髮白的身影,不勝唏噓。 我是衷心愛您,感謝您,我敬愛的母親。感謝您的手,輕推搖籃,讓我如乘白雲安睡於甜夢裡,感謝您的柔背,讓我輕趴於你背上,讓我體會出你慈祥的溫暖,感謝您輕握我的手,陪我踏出人生第一步,因往後我會自己走得更沉穩更安然,感謝您......諸多話說不盡,唯一想說的,還是--, 母親,我愛您。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