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學生是清白的

分享

那天參與Vitamin C電車派對,遇上多年沒見的寫作班學生。對上一次碰上已經是三、四年前的書展了,他說仍然很懷念當年跟我一起上寫作班的時光,那是他中學生涯最快樂的片段,聽到這裏,我不無愧疚。 這學生,是我當年由中三教到中四的孩子,雖然成績不算很好,有時也會亂寫亂搞,心腸卻很好,所謂壞也不過是頑皮些,撒些小謊而已,從沒真正犯過甚麼事。可是,當我嘗試跟學校要求,為他們舉辦寫作野外定向遊戲,或者申請外出文學散步時,卻給學校無情否決了,原因是,這間Banding不好的中學,校方認為他們的學生容易搞事,給他們這樣的活動,其實是提供他們在外生事、影響校譽的機會,故想也不想,便否決掉。我據理力爭不果,後來漸漸意興闌珊,就離開了。 我接觸過不少現任教育工作者,他們都不自覺抱着這種略帶歧視性的想法,因而拒絕給學生機會接觸更多,只求少做少錯,不要孭黑鑊,盡快把他們送離學校,送出社會,就卸掉包袱。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然而,即使司法制度,在那人犯罪前也是假設他們無辜清白的吧,你們又怎可以因為孩子平日在校內不是最聽教聽話那一群,就假設他們一有機會就一定會犯事,從而剝奪他們的可能性?我真的很討厭,只以一把尺去衡量孩子用處的老師與家長,稍跟塑模不同,就立即蓋上次貨印章,正眼也不再望一下。 抱着這種心態教出來的學生,他們能夠有甚麼將來,你們有真心為他們考慮過嗎?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