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老師!同學們都排擠我!

分享

在我求學的回憶中,不管是什麼階段總會有這樣的同學出現在我的回憶裡,他們是班上受到排擠的人。有些人活在班及群體裡,愛打同學小報告或是組別裡的超級米蟲,這種人被排擠還算是老天有眼罪有應得。也有些人長相不雅觀、功課不太好,如果個性爽朗或是三不五時與人邀約在蘆洲火車站相殺,這樣或許人際關係沒那麼差;但個性如果是懦弱怕事,沒脾氣,還會想要偶爾當個好人,那完了(搖頭)……鐵定被排擠!!而且絕對被欺負!就跟多啦A漫裡的大雄一樣,完全沒有任何理由,看到他就想整他一下,袖手旁觀的人總是會哈哈大笑,甚至還拿手機拍下過程PO上網,然後不小心上新聞引來撻伐……。 國中,我人生中的戰國時代,一個兵荒馬亂荒唐到不行的年代,這階段的同學穿褲子總是喜歡露出四角褲;看報紙總是只看性侵害消息;帶A光到學校,上頭總是寫著「世紀帝國II」防被抓;坐公車說話總是喜歡比大聲還會開窗嗆路人。 理著三分頭滿臉青春痘的我們,走在街上總是覺得女生好像都在注意自己,為了向異性表達帥氣又多情的自我,還會在書包上用立可白寫著歪歪扭扭的「匆忘我」三個字,過了兩年才發現自己寫錯字…。 國一開學第一天,剛從國小畢業一臉稚氣的我坐在第一排第一個位置,神情緊張的環顧這陌生的四周。當時我的老爹除了認為國中階段道德教育重要外,更擔心我身材矮小,個性又懦弱被欺負,於是不惜花下大把學費將我送進一間管教嚴格的天主教男子中學就讀。以為這樣就可以陶冶我的身心,平安畢業,但……… 「啪!」一聲。 我瞬間感到左臉頰疼痛,轉過頭去發現一個眉毛跟眼睛一樣短的同學,手指呈現發射橡皮筋的動作對我笑著。 「好痛…剛剛是你用橡皮筋射我嗎?」我問他。 「當然,不是我還會有誰?」陌生同學回答我。 「你幹麻射我?」我皺眉頭問。 「因為我看你很好欺負的樣子啊~~啪!」陌生同學說完又接著射出第二條橡皮筋,一樣打在我臉上。 好難過……當時的我眼淚差點流出來,開學第一天怎麼就遇到這樣的同學?而且後面看戲的同學還在偷笑,莫非往後我國中三年的日子就要成為同學欺負排擠的對象嗎?以前就聽過白目國中生這個名詞,但沒想到真的有白目到這樣的境界!!我難過的摀著雙眼無心上課,也不敢跟老師打小報告,任由身體被那陌生的同學繼續用橡皮筋蹂躪。 不知過了多久,攻擊停止了,我打開雙手發現那傢伙好像玩膩趴在桌上睡著了,而且睡姿極度難看!面目猙獰的樣子酷似名偵探柯南裡被兇手殺害的死屍一樣。 「快快快!猴伊夕!!」坐在我後面的同學們手裡拿著串成一串的橡皮筋繩,一端還綁著一罐飽滿的立可白,看他們淫穢的表情似乎在打著什麼主意。 我看著他們由坐在第二個位子的同學抓著橡皮繩的A端,另一綁著立可白的B端則接力傳到第七個位子,整條橡皮繩被他們拉扯到足足十公尺長,我大概猜的出來他們想幹麼!別鬧了~~這樣會出人命的啦~~~ 當時的我絕望的看著這由橡皮筋繩拉出來的致命武器,為何我絕望,因為他們瞄準的目標似乎是我……,我轉過頭去趕緊用雙手抱著頭大喊「不要~~」眼淚都炸出來了,但他們似乎聽不見我那無助的哭喊,還是像看見小白兔的野狼一樣流著口水像我飛撲而來。 立可白藉由橡皮筋彈力,在空中呼嘯而過時還發出「俗──」那種令人恐懼的聲響,最後「碰」的一聲命中目標,聲音之大讓全班停止上課幾秒鐘,但我卻完全感覺不到疼痛,反而爽到大罵髒話跟後面發射的同學一起擊掌叫好。 因為他們目標並不是我,而是剛剛一直拿橡皮筋射我的白目────「的右臉」!! 老實講……他被立可白炸到的瞬間在我腦中重播了不下一千遍,驚醒回眸一怒嘴邊還掛口水絲的樣子更是重播不下一萬遍,但讓我重播無數遍的還是老師當時的被聲音嚇到的回答:「嗯!不要再睡了,我們繼續上課。」 從那天起,那個同學被封了「睡神」的綽號,當時射我橡皮筋的囂張態度蕩然無存,變的像一隻小花貓一樣無能。也從那一刻起他與我的命運交換過來,踏上了國中三年連續1095天不間斷被同學欺負的顛簸路程。 睡神多會睡?這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的境界,因為太愛睡,導致值日生連做十八天的輝煌記錄至今無人能破。在我印象中似乎沒有一堂課沒睡過的,就連健康教育敎到「男『女』的身體」這章時也能睡,只是下課跑去洗褲子就是了。他在課堂上的睡姿千變萬化,今天被破招,明天出新招,但他卻是天天被拆招!坐著睡、趴著睡這種基礎動作一定要會,但什麼沉思式、小鹿斑比式、孫悟空瞬間移動式這種高難度的動作也做的出來,最扯的是手工藝底子不錯的他還曾經用講義和課本在桌上蓋出小房子想擋住老師視線,但卻被老師的板擦飛彈給炸垮,其招示之多比A片的動作還要讓人眼花撩亂。 直到上了大學後還聽說他曾騎機車等紅綠燈時,那顆戴著安全帽的頭……嬌滴滴的倚偎在隔壁騎士的右肩上打呼起來。 別以為課堂上只有老師會去關心他上課是否在睡覺,全班同學都有這份莫名的關心與熱誠,不只上課會好心拍他桌子說「看!還睡!」就連下課睡到一半也會被同學抓起來,抱著他的頭像籃球一樣在手中玩弄。還有一次老師擔心他會睡過頭遲到,叫全班同學上學前打電話叫他起床,結果一個早上下來,他家的電話就燒掉了,那種感覺比變態騷擾電話還恐怖! 也因為他愛睡成績也不甚理想的關係,變成了班上排擠欺負的對象,我一直以旁觀者的角度看待這一切,看著班上同學對他的欺負從下課吵他睡覺轉變為更激烈的欺負手段: 畢業旅行睡在遊覽車上的他,沒人叫他,當他眼睛再度張開時,人已回學校了,害他當時作文題目「畢業旅行」只能寫愛麗絲夢遊仙境。考試作弊鐵定被抓,完全都是同學「熱心」協助;在學校上色情網站也總是被同學「熱心」檢舉,還請老師切螢幕畫面給全班當證據。 睡神似乎也察覺到自己在班上人際關係極度不好,於是想要與班上同學打好關係,當時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與班上同學玩「多P淫亂大混戰!!」現在回想起來……那時我也為了融入這個班級,也出賣自己的肉體,夾在一群模仿A片動作的同學中間,一起前後擺動「喔齁喔齁~~」起來,還要裝的很舒服……。老爸啊……現在的學生社交也是很辛苦的。 「可以讓我一起玩嗎?」睡神小聲的對著3P中的同學說。 「滾啦你!我的屁股不歡迎你!」其中兩個同學大罵。 「沒關係給你玩!」但另一個同學破天荒讓他加入這場淫亂遊戲,這讓其他兩個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你得要當墊背的才行!」那同學接著又說,其他兩個似乎知道他的用意也接受了睡神。可憐的他,完全不知接下來的自己會發生什麼事情……。 「依機、逆、桑~~~一~哭喲!!」那三個同學一說到「喲」字合力發功往後一頂,震的睡神往後連退三步,結果「框啷」一聲,睡神身後的窗戶應聲被「幹爆」! 「猴~~你完了!你把玻璃弄破了,會被老師打死的!」 同學一句話嚇的睡神趁隔壁班上體育課時,把人家的窗戶偷來貼補家用,但這樣的下場讓他跌入更無境的深淵! 「老師!睡神剛剛撞破窗戶還偷別班的窗戶來補!!」 同學的檢舉,使得睡神被老師罵到狗血噴頭,體無完膚,並賞他屁股一棍吃吃。老師那一下,「砰」的一聲比那窗戶碎裂聲還大聲,痛的睡神原地轉了一圈嘶嘶慘叫,照理來說那一棍下去一般人會死,但睡神卻一點事也沒有,因為他是「神」!! 日子久後,睡神因長期趴著睡的關係,睡到頭都禿了,你問有多禿?看清朝人的髮型可以略知一二。他的人際關係變的更加險惡,綽號除了原本的睡神外,還多加了「電燈泡」、「光稜塔」或是「火星人」這種極盡汙辱的綽號。而且三不五時就會有假扮成MIB的同學說要收服他……。 如果你覺得被人甩巴掌是人生中最大的羞辱,那我只能說你世面見的不廣。看見睡神的遭遇讓你覺得甩巴掌根本就是小孩辦家暴酒的LV!被人「拍禿頭」那才是羞辱界的王道!! 「耶~打一下~~啪!」 打從他被同學發現禿頭的那天起,班上開始流行起拍他禿頭的慘忍遊戲,而且一定會發出充滿羞辱的「啪」聲響。他的禿頭每天至少也要被拍上數百次,拍到連痘痘都長不出來了!班上同學上課玩、下課玩,甚至放學騎車回家經過他也不忘拍他禿頭說掰掰。 睡神為什麼不會生氣?會!他當然會生氣?但身為被排擠對象生氣一條路只會自己變的更難堪。那睡神為什麼不跟老師告狀?有!他當然也告狀過,但告狀的結果只讓同學拍他禿頭的聲音變的更大聲,次數更多次!「降龍十八拍」、「八卦六十四拍」、「國中女生十三連拍」還有「直徑10公分的圓為25拍」的經典劇,在他跟老師告狀後一一環校巡迴演出。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睡神無奈,卻只能忍耐,唯一能做的就是強顏歡笑迎合欺負他的同學,別人叫他起床他會回:「謝謝。」別人拍他禿頭還會笑著說:「怎麼沒有剛剛那麼大聲?」但忍耐的結果也沒有像灑狗血的小說一樣全班同學對他改觀,反而欺負的更透徹,嘲笑的更大聲。 一天……睡神被兩個同學架了起來呼著:「有仇報仇~~沒仇拍禿頭。」口號吸引了不少同學排隊拍他禿頭,或是想摸他禿頭祈求好運。這樣的慘劇不只吸引了我們班,連隔壁班也來湊熱鬧。現場歡聲雷動,笑聲連連,簡直可比天下第一武道大會,就連班上時常扶老爺爺上廁所的模範生也在一旁袖手旁觀,不時還會噗哧一笑。 但睡神還是依然強顏歡笑,跟同學打哈哈,這感覺……就像是前幾天我看的某部成人片一樣……被多人合戰的女優還要裝笑說:「阿~起墨跡~~」 「夠了!你們別再打他了!」我終於忍不住跳出來擋在睡神的面前。 「南方……你幹麻?待會我拍完就換你啦!」一個同學說著。 「你們真的很過分…明明睡神他也沒有惹你們,而你們卻要如此整他。長的不好看錯了嗎?成績不好錯了嗎?倒底安著什麼心?你們怎麼可以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如果換作是你被人架在這邊拍禿頭,你們還笑的出來嗎?父母送你們來這裡讀書,是叫你們來欺負同學的嗎?以多欺少算什麼男子漢?」我對著班上同學怒吼著。 全班同學瞬間安靜下來,只有場外別班的人在那邊吹噓,睡神這時說話了: 「南方……謝謝你,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了。我記得你以前也被我欺負過,想不到今天居然以德報怨,幫我說話,我真的好感動!」睡神勉強對我露出一絲微笑。 「這是身為同學該做的事情,你不用跟我道謝,因為我之前也你被欺負過,很高興你還記得這件事情,我知道這種被欺負又無助的感覺,所以我剛剛是………… 騙──你──的!!喔耶!COME ON GIVE ME FIRE!」語畢,我揮起右手用力的往睡神禿頭上大力拍去,「啪」的一聲剛剛靜肅的現場瞬間哄堂大笑。 「看!南方你真的很賤耶!」 「怪不得我剛剛看你的嘴角好像在偷笑的樣子!」 「啊哈哈哈!這樣才快樂阿~~~」我愉悅的說著。 睡神那時流淚了,但我故意沒去注意到,至今這幾滴眼淚像是沉重的枷鎖鎖著我的心,看著那隻曾拍過睡神禿頭的右手,我後悔當初為什麼要這麼做?直到現在仍無法原諒當時白目的自己。也許傷害睡神最重的人就是我… 原諒我…睡神,我那時真的只是個白目國中生… 對不起…睡神,但這句對不起始終不敢當面告訴他…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