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最真的等待,男人最美的對待

分享

【王竹語作品◎尋找一首詩】   11. 女人最真的等待,男人最美的對待 西元一八八二年,一位二十八歲的愛爾蘭青年初抵美國。海關問他有沒有要報稅的東西,他竟回答說:「沒有,除了我的才華。」 他是王爾德(Oscar Wilde,一八五四〜一九○○)。揶揄女人:「相貌平凡的女人老是盯著自己的丈夫;漂亮的女人就不會,她們一天到晚盯著別人的丈夫。」蔑視爛書:「我一想到那本書的害處時,我就沒心再想去寫跟它匹敵的東西了。」極度自負:「想知道我這一生的一齣大戲嗎?我過日子是憑天才,而寫文章只是憑本事。」洞悉人性:「世上只有一件事比被人談論還要糟,那就是沒有被人談論。」「人總是摧毀最愛的。」領悟人生:「老年人相信一切,中年人懷疑一切,青年人知道一切。」「生命,男人了解它太早,女人了解它太遲。」屢發名言,警句連連。 事實上,他背景不凡:父親是醫生,母親是詩人。但他曾因私生活不檢點,被判坐牢。儘管如此,他才華過人,妙語如珠。有一次,他在宴會上看到一名女子,驚為天人,馬上求愛。但對方久聞他素行不良,狂放自適,所以斷然拒絕。王爾德溫柔地告訴這名女子說:「男性和女性對戀愛的態度不一樣,男人總是想成為女人的初戀,但女人卻希望自己是男人的最後戀人。」那美人聽了他這一番話,為之心動,鍾情於他。 說到以才華求婚,當然想到司馬相如(西元前一七九〜前一一七)。他回四川途中,路過臨邛,認識商人卓王孫的寡女卓文君。文君喜音樂,對司馬相如才華非常傾心。司馬相如以琴聲挑文君,愛侶私奔,同歸成都。 司馬相如的求愛情歌,對愛慕的對象先動之以情,大膽告白,言語誠懇卻充滿激情: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游四海求其凰。時未遇兮無所將。 何悟今夕升斯堂。有艷淑女在閨房。室邇人遐毒我腸。 何緣交頸為鴛鴦。胡頡頏兮共翱翔。 鳳兮鳳兮從我棲。得托孳尾永為妃。交情通體心和諧。 中夜相從知者誰。雙翼俱起翻高飛。無感我思使余悲。 我司馬相如自比為鳳,四處求凰而不得。今天,幸運之神忽然降臨,妳,外貌美艷,性情賢淑,一見鍾情,卻不知妳的心意是否已經和我相通?欣喜之餘,擔憂之心油然而生。近在眼前卻好像遠在天邊,心急如焚,何時能與妳長相左右?跟我在一起吧!我們一定會百年好合!正因為世上有愛情,所以我們要活下去。我們是為愛情而生。請勿猶豫,來到我懷抱,享受無限幸福。如果不能感動妳,我將陷入最深沉的悲哀。

向下繼續閱讀剩餘的內容。


這麼有才華,又有這麼多愛要給,總可找到一個人願意接受。司馬相如以情動情,以心碰心;戀愛中的男人,相信這個女人身上有他要的一切;換言之,男人在情人身上看到的自己,比女人看到的還多。 男生總是大喇喇的,他們不懂感情最深邃之處的細微;然而,對男人來說,有些深情從未被記錄,也不會被了解;但是,它們已經從男人心底發出,真實存在,等待女人領受。 女人只要最真的等待,就有男人最美的對待。 【文章來源◎王竹語作品◎網路轉寄】

分享

感謝你的支持,歡迎發表意見和把此頁分享給你的朋友

© Copyright 2011 Powered by funwrds.com | 私隱政策 | 服務條款 | 版權爭議 | Top